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經濟問題所在 2003-06-05

香港經濟問題所在 2003-06-05

一名本港商人在金融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香港現時已不是甚麼動感之都,而赫然變成痛苦之城──打工仔時刻面對裁員及減薪,樓價自九七年至今大瀉六成半,失業率屢創新高。

香港經濟究竟出現甚麼問題呢?民主黨認為是沒有民主普選政府的結果,以致領導人無需為其失敗的政策負責,矛頭直指受中央領導人欽點的董建華;而王文彥先生(中原集團另一股東)就認為是香港受限於「三高一低」,即匯價高、樓價高、薪金高而人的質素低。

但經紀超卻想用另一角度去看,香港一直沒有民選政府,今次經濟衰退怎可能與民主政制扯上關係?相信只是民主黨爭取民主普選的手段而已,民主普選是否合適並非今次要討論的問題,但總不能說成沒有民主普選就令香港如此不濟;而三高一低只屬一種現象,是「果」不是「因」,究竟是甚麼原因使香港出現令人沮喪的三高一低現象?

「香港經濟成(功 )的因素何在?」經紀超記得這是一個中學的經濟學課題,答案不外乎香港的優良地理位置、靠近中國大陸以至轉口興旺、深水港令船運暢旺、法制健全、低而簡單的稅率等,而最重要的是政府實行積極不干預政策(Laissze-Faire Policy)。

實行積極不干預政策有其歷史原因,英國當年以殖民地統治香港,目的當然是獲取經濟利益,預算絕對是量入為出,不然的話就要從英國倒貼過來。而香港作為一個小漁港,要吸引投資,唯有靠低稅率及優厚條件,包括以長年期批出土地等。可以直接點說,英國在香港實行這積極不干預政策是誤打誤撞,使香港最終被世界公認為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代表資本主義成(功 )的典範。

但時移世易,政府似乎忘記了過去的成(功 )之道,加上自84年開始的地產大牛市令香港儲備急升,以致政府手鬆大幅增加社會福利開支,亦對市場作愈來愈多的干預。

經紀超清楚記得,以前香港人是以勤勞、自力更生見著,從不依賴政府援助(因為當時根本無或很難獲得援助),但今日香港人遇到困難時不假思索就向政府伸手!且看電視新聞報導中,一名雞販說如果政府禁止售賣新鮮雞,他便會申領綜援,說的時候是多麼自然、多麼率直,而當中全無半點內疚或羞恥之心。

公務員拒絕按通縮減薪,福利開支高企不下,無非覬覦政府龐大的儲備,香港已從小政府的無為而治,走向甚麼都要管的大政府。大如聯繫匯率制度及八萬五建屋政策等,小的有地產經紀發牌管制;干預就有如吸毒,愈吸愈多,愈干預愈利害,政府正一步一步遠離我們賴以成(功 )的積極不干預政策。

經濟制度絕對是一個地方經濟最最最重要的一環,影響至為深遠。中國大陸是最典型的例子,中國經濟自鄧小平鼓吹改革開放,實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即口號是共產,骨子裏實行資本主義),二十多年來以來,只稍為開放一下,引入私有產權,生產力已然大大提高,可見經濟制度的重要性。而香港卻剛好相反,福利主義抬頭,干預有增無減,已令香港陷入最嚴重的衰退。無怪乎有人認為回歸後,出現了香港廣州化,廣州香港化的現象。

經濟盛衰循環,本來可以透過各式各樣的工具調節,無奈政府強加干預,阻慢調節幅度,亦阻慢復甦的時間。

或者,當儲備花光時,政府才會痛定思痛,香港才可以重新振作起來!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