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削行的啟示

削行的啟示

剛收到四大行之一的利記,傳聞高調地,將於本年內減少二十間分行!網友紛紛來電研討。本客覺得此舉為意料中事,不過經與網友言談之間,本客却發覺此事甚有歷史式啟示。

如果把中記集團「十月事件」結合作一起,就不會太難地看到了中記的新政策。「無為而治」實際上在「十月事件」作為導火線的點燃下,已經名存實亡得讓路人皆見 !

從來任何一種在組織或國度里曠日持久的文化或者某類主義,亦非說要改便可以馬上改變過來的。明顯地,施先生必定相當明白其所謂「無為而治」,箇中所愆生的癥結於前!「十月事件」無情地迫令他狠下「整治」的決心和提供了早已想「整治」一些內部高層的機遇,當然,還有利用事件替其千瘡百孔的「無為而治」提供有效的改轅易轍的黃金機會!所謂「無為而治」在此後,本客認為只會成為一紙「商標」,好像有些人說,中國的共產黨只是「掛羊頭賣狗肉」般的形式主義!這個裁減分行的動作,其實便是這種思維底下的其中一種客體化!

中記被全面「無謂而治」的旗號主宰了超過十年,當中權力不斷地被下放,由是地區勢力日漸膨脹,連成本亦有跡可尋地隨著急劇地上升。在早十年八年前,由於特定的客觀環境使然,盈利還可以容納得下偌大的成本,甚至以本傷人的政策還是可以使用(如分行飽和式地滲透包圍各地區,以增加成本減低利潤收益,務求迫使對手離場,這種以本傷人的手法,相信很多老板並不會陌生,甚至戲謔為「七傷拳」)。當這種思想意識,普及地在其管理層內泛濫起來,植根成一種公司文化 (Corporate Culture) 的現狀後,施先生為求讓這種有時損人利已,但很多時却是往往既損人又並不利已的「零和遊戲」行為合理化,記得他曾高調地把此等行為,包裝為一種「順天應命」的所謂達爾文「森林定律,弱肉强食,適者生存」(這種跟其製造所謂「無謂而治」的手法,確實如出一轍)!於是乎,似乎惟一的出路就是「開源」,即通過濫開分行、「狂谷」廣告地「把蛋糕做得最大」來實現這種所謂「森林定律」思維!在當時的客觀市場的容許下,再加上「無謂而治」的旗號下與及營業額確實地在增加的基礎下,似乎無往而不利!

可是,客觀環境是在不斷變化的!這幾年的二手交投銳減;一手經常主導市場;由於地產代理發牌制度的較嚴格規管下,中、小行在質的方面愈來愈高,比如以單區集中滲透的策略,成功率較高;而在量的方面,中、小行不斷前赴後繼的冲擊,進一步削弱大行的營業額及生產力;同時,中小行的營業軟件,並不會讓大行專美等!

再者,由於中記的戰線較長,故在監管局的「祭旗」行動前,龐大的介面,自然地經常成為目標!中央的「無謂而治」,各分區只能各自為政去處理,處理不來,還是要回到中央,中央又沒有統一的對策,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被動式防禦,故屢屢出現不絕的醜聞。

這里要先講一下,以往分行多,在成交量高企的年代里,營業額亦會順理成章的大,衹不過邊際利潤亦被削低。作為非股東的授薪職員,那怕是董事抑或是總經理,對於看待成本的態度,本質上是不會亦不可能跟股東相同!故此,那個時候,流傳於大行內的一個笑話,說是當高位的職員,祇要懂得多開分行,便有錢賺有前途矣!其實,嚴格來說,這是一種剝削股東的行為!而罪魁禍首便是這個「無為而治」!

架牀叠屋的七、八層架構加上眾多分行和員工(包括中央後勤),到了市場的客觀條件產生變化後,減省成本遠慢於營業額下降的速度,原來單薄的邊際利潤,更會頻頻出現赤字!然而,奇怪得很,這樣偌大的機構里,人才濟濟却竟然完全沒有高瞻的目光和危難的識見而只懂得盲目地追逐眼前的營業額!一手市場的開發後,表面上似乎解決了龐大的分行網絡的成本,但這只是舒緩了成本,却並非解決了問題!更衍生了新的問題。這個問題可以歸納了鴻運的倒閉。於是削減分行、人手及廣告成了惟一的決擇。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要一下子進行改革,相信絕非易事!僅僅藉機遇去推出幾個文官、撤去幾個武官及其所屬「藩鎮」之冗員(藩鎮並不認同)兵馬、分階段收權、削行(削藩)、削支出(甚至牽涉佣金、分成等「兵糧」)、資源用中央「有形的手」去作重新分配等是很理想,理想得就連剛念完管理的學生也懂得做。不過,這一切,相信只能在一種「絕對的環境」 (Perfect Condition) 底 下,即在絕對真空密閉的實驗室里,來執行本客稱之為「修正的無為」!

現實,是沒有「絕對的環境」,而只會有複雜多變的相對互動的環境!每一種的修正,都會令到中字集團「固有市場定位」(Existing Market Positioning)在市場內出現某程度上的「洗牌」效應。比方說當削行撤藩後,從前用幾個分行去包圍人家,現在却被人家包圍。分行員工發覺勢頭不對,收入下降,必定會「良禽擇木而棲」地「蟬過別枝」甚至乾脆出來開檔!成功的例子一旦在區內出現,更多的競爭對手,便會不斷地加入,前赴後繼地爭奪市場…

這種「修正的無為」是要在此消彼長的條件下執行,弄得不好,可會是《淝水之戰》的翻版!

然而,從利仔削行的動機,啟示出「修正的無為」政策出籠。客觀地說,終究是一種積極性的表現!至少較「終極無為」更有積極性。當然,與「有為」還是來得「尤抱琵琶半掩面」!雖執行方面,如上所述,有「劃虎不成反類犬」的機會,然其改革步伐的機制經已啟動,結果如何,目前言之尚早。但其積極性,行家們亦不容視之!(全文完)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