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勢力何解?》

《勢力何解?》

可能有人認為,分行數目多寡則反映地區的滲透,是在二手市場一種勢力的表現!又有人認為,能夠每個及每次,在發展商地盤內的經紀最多(即所謂「杭馬多」),則一手市場佔有率最大!亦有人認為,全港的銀主盤都齊,則視為銀主盤及拍賣勢力最大!是嗎?

當然,有好些老板看到這里,會異口同聲的說:「當然不是啦!這些只不過是一種表面現象吧!還得看成交量呢!」

好了,成交量!那麼,成交量大,又是否代表勢力大呢?

當然不是!否則羅先生的利嘉閣無須賣盤!相信羅生的利家閣當時的成交量絕不下於祥益吧?當然,利家閣現今仍是大勢力,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這是事實!但若果當年沒有人接手,豈非成為另一間利達行或者是柏聯?(利達行及柏聯亦曾幾度搌轉易手)

那就以盈利來算吧?好了!到了這里,讓我們回首看看,先前的成為勢力的因素都總括在公司的盈利里,好像先前那些東西都只是在盈利的大前題下的工具!夫「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工具多並不一定是好事(鴻運的工具夠多吧?),當然,亦非壞事。那麼,看怎樣使用工具比工具本身更重要,這點便悠然成立矣!這樣,各位前輩,是不是第三勢力並非分行多、一手人多、銀主盤齊等因素來厘定呢?盈利又是否厘定勢力的標準呢?大家再想想。

若是以分行之多寡、人員之數量分野、廣告之多寡、盤源及客路質量的對比等諸因素,來厘定勢力之强弱,只是流於表面化!這好像一個全身穿戴名牌的人,甚至駕駛名車,出入上流高級場所,相信入世未深或初出道的年輕人,才會想當然地,相信這就是有財有勢的人吧!嚴格來說,這都不過是生財的工具或道具而已!

地球上,相信除了慈善機構、政治團體或另有目的的機構(如用來抵消稅項)外,那有商業機構不在時刻追逐盈利?換言之,甚麼工具也好,道具也好,說穿了,還不祇是用來替機構的盈利目的而服務?但人員多不等於利潤多,分行多亦不表視賺錢多!80年代盛極一時的L & D就曾以勞斯萊斯車多作招徠,亦以廣告全行最多來表現「老大」地位。本客認為這種虛張聲勢的手法,只是為達到宣傳推廣的目的,屬於增加盈利的一種工具。不過,有工具則不一定增加盈利,很多時候,工具由於不能發揮出預期的有效性,反成為一種負担!當然,如果此等工具產生正面的效應如增強盈利能力,便也只能說是一件有效的工具,然而却不能以此作為定位的標準!更不能倒果為因地去真正反映其市場地位或所謂第幾勢力!說了一大堆,其結論是盈利强弱方可實質地反映機構的强弱!

然而,盈利的强弱又是否可作為比較全面的第幾勢力的量度標準焉?

粗畧地看,盈利表現反映出機構整體的能力,這是肯定的現實!然而,僅是看盈利表現,本客認為全面性還是不足。每一所機構的盈利,由於只能反映出過往的業績,或者是過去的盈利能力!憑機構過往的業績,這僅是一般投資者去買賣其股票的參考。若是單以此作為衡量機構之强弱及市場的勢力定位,仍未免有點以偏蓋全!再者,正所謂水無常勢,亦高亦低,相信若是以為標準,充其量只可以分時段來屆定!

本客認為,真正的成為第幾勢力,還應該包括其未來的盈利能力!未來的盈利能力就是機構未來的命運或稱為未來的存活及發展能力!這就算得上成為第幾勢力較全面的標準。

未來盈利的能力在於,機構對未來市場的適應性。這便有賴機構決策者的“視野”(VISION),亦取決於其有效的“管理適應性”(ADAPTIVE MANAGEMENT)* 來因應客觀環境的變化而所作出的適當調節!例如因預防決策核心的要員,因意外去世,某類情況下由其繼承人取替出任其職位,然而,由於其繼承人並不能勝任,故決策核心採取“要員承保”(KEY MAN INSURANCE) 作為一種風險管理(RISK MANAGEMENT) 的支援又是否恰當?又如在未來發展中,是否因應市場的客觀條件,分行獨立化地引入主管成為主要的股東?又如在某種客觀環境下,增加生產所需投入的成本,導至邊際利潤(MARGINAL BENEFIT)的下降,形成一種經濟學所謂“INCREASING AT A DIMINISHING RATE” ,那決策層又是否需要把機構有效地除去不穩定的盈利層次,把這種盈利的部份通過上市或特許經營(FRANCHISING),從而使機構的風險公有化,以穩定機構收益,甚至變成經常性收益呢?

凡此種種,才能保住機構的未來盈利。換句話說,機構的持續性發展,其關鍵乃是決策核心的强弱!强弱的原因是誰在機構的決策核心內,或者是誰不在內!故此第幾勢力將誰屬,不如評估誰在那個機構內可以更有表現,便不難找到答案!

*詳細請參考”ADAPTIVE ENTERPRISE – Creating and Leading sense-and-respond organizations” by STEPHAN H. HAECKEL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