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海嘯背後

海嘯背後 - 海嘯背後之恐懼的總和

何斯人

2008 年 10 月 21 日


我並不覺得特區政府推出的無上限保證存戶銀行存款這種措施,跟歐美國家的救市行動,在本質上有甚麼區別,事實上,這種行動正反映著同一天空下的同一種應急辦法!君不見,香港並非是最早採用這種辦法的地區,不要說美國,許多歐洲國家如芬蘭、冰島、希臘、英國、德國、歐盟等來說,我們相對地是較慢的了。

救市?說穿了,是救金融機構,亦即是救銀行,最後才間接地救到整個大市!銀行自2、30年代國際性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以來,都只充當「救人」的角色,可是踏進21世紀首頁,卻成為了「被救」的首要對象!這是相當嚴重的情況,所以我們只要明白各國政府的大手筆行動,便不難明白,銀行及金融機構的「火災」已經燒了出來,而且更燒到了外面,隨時觸及其他「物件」而引發更大的火災!可以說,各國政府以注資救銀行體系這種現像,實乃是一種「禦敵於門外」的手段!對香港來說,這種措施只是避免了銀行可能出現的擠提危況。

這,只是金融海嘯第一波的衝擊!同樣地,只要我們參考對比上一個大蕭條的情況(亦只能如此),便不難理解為何斯人說這只是第一波的「攻擊」!我不是地理學家或者冰河博士,我不懂得施永青的冰河時期跟大蕭條如何能夠聯結起來,亦不曉得這二者有著甚麼樣的必然關係!對我或者大部份讀者來說,這絕對是一個由國際金融災難所引發的全球性經濟大蕭條!而這種蕭條還未正式大規模地爆發出來,不過,爆發可以說是無可避免的了!是否有如上一次蕭條那麼淒桑,相信地球上沒有人確實知道,因為上一個蕭條,最後終以戰爭手段來解決(二戰)問題的…。

,相信讀者們都知道,銀行是靠甚麼來「生活」的?答案是放數(欵)來賺取利息。那麼這些放出去的數(欵)是那裡來的?答案是存戶!換句話說,銀行是給存戶低於銀行放欵的利息來賺取息差養活自己。不管銀行放欵的類別如何地複雜,這是銀行謀生的基本法則。如果存戶突然大量抽走存款的話,銀行的現金週轉便出現短缺甚至緊絀。又如果所放出的貸款,出現大量斷供壞賬的話,銀行的情況便將更糟!用‘屋漏兼逢連夜雨’ 來形容這種情況,也許是最貼切不過的了。

這也就說明了為何美國財長保爾森要從那7,500億救市資金,硬要挪用了1/3的比例(即2,500億)來購買美國9家銀行的優先股,以期透過這種注資手段來挺住 ‘屋漏兼逢連夜雨’一眾的銀行!這亦說明了英國和歐盟為何亦採取同一措施!

任總說這是未雨綢繆!的確是!至少當金融機構「爆煲」的話,存戶不致出現恐慌性的行為。特區財政司曾俊華說現在還未到最壞的時候,便足以證實了未雨綢繆這句話背後引申的恐怖!

銀行已緊縮其各類按揭貸款,當然這種無可奈何(無錢)的行為最終會令商業貿易陷於停滯,畢竟做生意的人,很少是拿出百份之百的本錢而不靠銀行的借貸資金的。但是在此之前,如果大量的海外呆壞賬大得令銀行真的要倒閉的話,情況便不會是存戶這個環節的問題那麼簡單的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銀行的債權人要把銀行清盤的話,所有的未到期借貸便需要提前清還了!借貸人如果忽然被迫清還他們尚未到期的按揭,相信會導致破產!當然,如果是個別銀行的問題,借貸人還可以採取轉按的方式,可是,如果所有銀行都不再接受按揭申請的話,借貸人又有那門子路?再者,如果借貸人有錢的話,他們根本也用不著向銀行借貸!這次,輪到了借貸者‘屋漏又逢連夜雨’ 了!

斯人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預言家(我手中並沒有冰河論者的那種水晶球),這只是我個人根據歷史、經濟、政治、金融等情況,一些膚淺的綜合觀點。然而,這還不算是恐懼的總和!何解?大規模的商業機構結業、大規模的失業、大規模貧窮引起的社會動盪、國與國的‘生存空間’ 爭奪 、資源的爭奪…等,還未開始!





TOP

海嘯背後 - 三號風球?


何斯人
2008年10月24日


今天,曾特首在一個公開場合說:「…這個海嘯的影響將長達5到6年…」!美國前財長格林斯潘亦公開承認這個海嘯不知會影響多久!10月22日在《海嘯契機》論壇上,中原創辦人王文彥先生說,樂觀的話也需要3年!施永青更在較早前說冰河時期來臨,即一百萬年(人類歷史才不過一萬年左右,足見施永青在開大家玩笑)!

我不知道特首辦是否有人參與上述的論壇,又或者看過斯人的《海嘯背後》,不過特首拿1929年由美國引發的‘大蕭條’ 來比較,這點跟斯人的口徑是一致地貼題的!

其實李嘉誠亦早在幾個月前,已不斷地發出警告,叫市民小心。斯人撰文《海嘯背後》亦在雷曼「爆煲」之前!可惜,沒有幾多人真的會上心,唉!原來不聽老人言,真可以會吃虧在眼前的!

斯人不是危言聳聽,特首雖然以上個世紀的‘大蕭條’ 來成功地引喻,我卻隱隱地感覺到他的苦衷,為了不想引起香港市民的大恐慌,他始終並沒有把上次的‘大蕭條’ 真相盡情披露!至少,上個世紀的‘大蕭條’ 從1929年10月爆發,經歷1932年的高峰,情況一直未能改善,全世界的銀行、企業破產不計其數,各國經濟嚴重衰退甚至崩潰直至到40年代初期,總共是差不多經歷了10年左右後,才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而把‘大蕭條’ 「停住」!戰後的整個世界政經格局亦由此而改寫。

今天有位老友告訴斯人,這個海嘯是不是已經在三號風球?斯人告訴他,海嘯跟颱風不同,是沒有球的!海嘯的破壞力事實上亦比颱風厲害!如果理解泰國布吉渡假聖地及南亞地區早年前發生的海嘯,便不難明白為何斯人說海嘯比颱風更甚了。十號風球,大家還是可以躲進了被窩裡來看電視,然而海嘯來臨的話,就算躲進了布吉島上最5星的豪華渡假酒店,都逃不出生天!這是事實。

斯人不是消極,相反地,我積極地鼓勵那位朋友跟斯人一起去種瓜種豆種玉米種菜,還有種番茄…搞太陽能發電、有機農莊…!他笑了!可能讀者們都跟他一起地笑了!有沒有這樣地嚴重?

斯人不像施永青那樣地喜歡開人家的玩笑,斯人是實話實說,當看到危機來臨的話,最要緊的是要看到危機背後會帶來甚麼樣的結果?永遠看早他人一步往往要承擔很大的壓力!然而卻有較大機會「浩劫餘生」!

剛看到新聞說,李嘉誠已經「喝停」所有未動工的項目,而且旗下集團把現金在資產的比例中保持不少於80%!讀者們!這像是三號風球
嗎?

TOP

大地震vs海嘯

(轉貼)

著名經濟學家兼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指經濟最壞情況已過去,相信數周後經濟會穩定下來。他又指,今次金融危機對內地經濟影響不大,相信若內地經濟繼續發展,香港經濟將不會有太大問題。

指餘震不斷應叫「金融大地震」

自9 月15 日美國5 大投資銀行之一的雷曼兄弟申請破產後,香港媒體一致地將是次金融危機命名為「金融海嘯」。但曾是史丹福經濟政策研究所主任、現為中大校長的經濟學家劉遵義則認為, 「金融大地震」這名詞更切合當前的經濟困局: 「海嘯是一次性的,一個巨浪打過來,受影響的只是住在海邊附近的居民;而地震的牽連則較廣泛,而且有餘震。」

他指金融大地震震央在歐美,而亞洲區則受餘震的影響。他解釋近日亞洲各地跌市的原因時指: 「美國人在全球各地都有投資,現美國經濟出問題,他們都紛紛把世界各地的資產變賣,然後把資金調回國。」劉遵義用「謹慎樂觀」四個字來形容他對內地及香港經濟的前景。他相信金融大地震基本上已過去, 「但不等於無事,因為還有餘震,但餘震的威力與大地震相差很遠,而且只是局部的。」他指歐美經濟雖不至於短期內復蘇,但至少不會再差下去。

註:劉遵義97年前曾預測會有亞洲金融風暴.

[ 本帖最後由 明眼人 於 2008-10-27 01:40 編輯 ]

TOP

張五常:保零也艰难!

我这一辈关心中国发展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大跃进及人民公社期间北京公布的经济数字不尽不实,往往离谱。开放改革以还,经济统计有了革命性的改进,可惜这些统计历来麻烦兼头痛。先进如美国,最近发生的金融风暴,把大有来头的财政部长与联储局长弄得手忙脚乱,反映着他们的统计也有不少问题,误导了。是的,如果年多前次贷事发时他们有足够的资料,立刻处理,今天的灾难不会那么严重。

记得一九八三年底,中国改革开始有眉目,一位在北京主事统计的仁兄到香港解画,说他们大事整顿统计,陈辞恳切,又说他个人可以担保数字不错。我对他说:相信他的真诚,但希望他以后不要那么傻,担保数字的准确性。我指出,政府的经济数据全世界都错,分别是错多错少而已。我也打趣地向他说了两个他很不以为然的小故事。那是七十年代时,香港的财政司郭伯伟与美国的经济大师佛利民,曾经不约而同地对我说,如果政府完全不公布任何经济数字,对社会可能较好!

没有理由质疑中国今天从事统计的本领,但可以指出与其它先进之邦相比,统计上中国在几方面有特别的困难。其一是流动人口不仅多,且常有变动,而这些是无从估计得准确的。其二是月入千六以下的不用付税,打散工的懒得付,这些人的收入多少难知。其三是中国发明的发票制度,容易导致经济统计产生偏差。

提到这些,因为多年来我老是觉得中国的经济数据有一处我不能理解:我可能错,但当局发表的数字,与个人现实观察的情况比对,通常是前者迟了一段日子。有时迟三几个月,有时迟逾一年。迟发的经济数据外国也有,但中国的彷佛特别迟。这是个人的感受,可能错。这感受不起自今天──八十年代初期起我就觉得是这样。

要我认错容易,但朋友,我是真的错了吗?无数读者会同意,数十年来我对中国经济的推断很准确──差不多没有错过。远比其它经济学者推得准,一部分靠真功夫:我的宏观分析是自己的发明。然而,衷心说实话,我的准绳有好一部分是骗人的:在真实世界见到了情况的转变,认为合情合理,推远一点,就先写了出来,过后政府公布的数字说我对!这不是骗人是什么?不是政府骗人民,而是我骗读者。是的,只要政府公布得迟,而你不断地到处观察,这里那里八卦一下,先说出来,水晶球就变得灵光了。

最近北京公布的经济增长率下降,上季下降至百分之九。明年怎样看呢?某机构的预测是明年增长九点五,北京说要保九,林毅夫说保八以上不难。我呢?认为保零也不易!是的,我的水晶球说,未来一两年,神州大地很可能出现负增长。说得肯定一点吧:如果北京依然故我,不洞烛先机地大手应对,负增长一定出现。最近北京公布的数据显示经济的增长率下降得快,但跟我在几个地区见到的工业下跌相比,还是好看很多。工业是中国的经济命脉,此业遇难,整个国家的经济无可救药也。

地球金融风暴,对神州当然不利,但我说过,这次起自美国灾难的地球传染性不高。这风暴起自一个月前,但中国的工业困境是八个月前开始明确,逐步恶化。这使我在悲观中看到乐观的一面:如果中国的工业发展没有兵败如山倒,还是有着十多个月前的形势,那么这次地球灾难,除了某些部门或机构大输一笔,中国的发展还会是很不错的。这是说,地球带来的不幸,中国可以处理的治方不多,但自己的工业不景,在地球不幸之前出现的那部分,起于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北京立刻着手更正是有前途的。

工业出事,主要是两点,说过多次了。其一是人民币处理失误,其二是新劳动合同法。大陆的厂家也一般这样看。有些厂家是赞同这些政策的。某些有成就的大厂,见这些政策替他们淘汰了半生不死的「山寨」小厂,不是拍手就是偷笑。这不对:维护大厂、牺牲小厂,跟中国文化的伦理不合,跟我知道的可能早就失传的经济学也合不来。

要搞什么经济转型,或要淘汰某些所谓夕阳工业的言论,这些日子我听得多了。理论不对,我知得清楚。这些所谓「转型」或「淘汰」的理论基础,来自西方的所谓效率工资理论(有三位曾以之获诺奖)。说来有点搞笑,这效率工资理论却来自我一九七六发表的《佳座票价为何偏低了?》。他们是误解了我。我认为该理论错得离奇(见拙作《制度的选择》,一五六至一五九页),但胡里胡涂地给一些回归的后起之秀成功地在神州推销了。

经济转型是大话题,有机会才细述。这里要指出一个重要的真实故事。不久前认识一位朋友,做厂的,做得很大,但生意算是「夕阳」工业,国家不重视,希望淘而汰之吧。这位朋友说,美国不断地向他招手,邀请他到那里去设厂,提供很多方便、补贴等等。主要因为此友的工业,从科技看是「夕阳」,但雇用人手多,有养生之术也。世界难道这么快就轮流转乎?中国不要的工业,美国却抢着要!

回头说「人民币」与「劳动法」这两个问题,读者以为厂家们排哪个是为祸之首,哪个次之呢?我赌你猜不中,虽然厂家的看法很一致。你不可能猜中,因为有两个不同的答案。一、论到生意亏蚀,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是祸首(其中复杂的内情要另文分析)。二、论到关门大吉,则要拜新劳动法所赐(其中内情也要另述)。

最近的三中全会及跟着推出的政策,显示北京是体会到事情来得严重了。他们推出的有对有不对——对多于不对——但我认为这些政策不能解决面对的困境。到处都是问题,世界本来复杂,今天看是大乱了。北京的朋友千万不要以复杂的政策来处理复杂之乱。

[ 本帖最後由 明眼人 於 2008-10-27 01:39 編輯 ]

TOP

曾蔭權的抉擇

(轉貼)


為應付全球金融海嘯,行政長官曾蔭權將於十一月三日主持經濟機遇委員會的首次會議。

委員會成員包括十位來自不同界別的人士,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則出任副主席。

行政長官說:「現時我們正面對巨大的挑戰。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造成的破壞力,正逐步顯現,並且在繼續發展中。我們要及時評估形勢、籌謀對應之道,以及捕捉新的機遇,從而提高香港的國際競爭力。」

經濟機遇委員會成員名單如下:

戴維思 渣打集團主席

馮國經博士 利豐集團主席、大珠三角商務委員會主席及國際商會主席

劉遵義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梁家齊 鷹達證券集團主席及前香港期貨及交易所主席

梁高美懿 香港豐銀行總經理及工商業務環球聯席主管

麥嘉軒 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

斯蒂芬‧羅奇博士 摩根史丹利亞洲有限公司主席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地產代理監管局成員及香港房屋委員會委員

汪穗中博士 德昌電機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及行政總裁及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主席

胡恩威 進念二十面體行政總裁

[ 本帖最後由 明眼人 於 2008-10-28 13:42 編輯 ]

TOP

海嘯背後之始作俑者(一)


何斯人

2008年10月27日


艾倫格林斯潘今日在電視觀眾前「解話」,並且說不知後果這樣嚴重的說話,至於經濟衰退更不知會何時了結!歐洲股市馬上應聲跌到停板!香港股市亦創新低,跌至沙示時候的水平!

相信不用斯人多說,金融海嘯的始作俑者,首推美國前財長格林斯潘乃實至名歸。格老任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一職,長達18年5個月20天,任期之長居美聯儲局亞軍!僅次於在1951年至1970年擔任同一職務的威廉馬丁,後者任期為18年9個月29天。

要了解格老便必須要有他的一些個人資料!格老乃紐約人,初中畢業後來到了'華盛頓高中,剛巧跟基辛格做同學。高中畢業後考進著名的'朱利亞音樂學院' ,不過當音樂家似乎並非是他的天份,也許他亦有自知之明,不過修讀了一年,他便退學。然後轉到名校,紐約大學並於1948年以優異成績獲得了經濟學士的學位,2年的碩士課程,他又獲取了經濟學碩士學位。後轉到另一名校,哥倫比亞大學深造,由於中途輟學,因此格老要在1977年才獲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

從1954到1974年,再在1977到1987年,格林斯潘在夥拍開辦的經濟咨詢公司裡,擔任副總裁、董事長、總裁等職位。事業平步青雲的格林斯潘終於在1987年8月終於成為了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

1970年到1974年,格林斯潘擔任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成員、財政部顧問兼聯邦儲備委員會顧問、總統國外情報顧問委員會成員等。此外,他還曾經擔任通用電纜等多家公司的董事。

1987年8月11日,格林斯潘成為了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其後四度獲得連任。

格林斯潘喜愛音樂和運動。1952年與畫家鍾米切爾成婚,但不久便離婚。1997年4月,他又覓得新歡結婚,後者是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電視台記者。

格林斯潘歷任列根、老布殊和克林頓三朝總統的聯儲局主席。就在他上任後不久,美國就爆發了震撼全球的'黑色星期五' 大崩盤,他力挽狂瀾,寶刀初試,雖然後來美國經濟波濤起伏,最後還是漸入佳境,美國終於數年來呈現高增長、低通脹、低失業的良好勢頭!事實上,當時格林斯潘是功不可沒的!從此他便享譽朝野。



TOP

海嘯背後之始作俑者(2)

何斯人

2008年11月3日


人類喜歡造神,然後反過來膜拜自己的「產品」。香港人熱愛偶像級歌星,儘管歌星會間竭性地走音。大多數美國人亦都是偶像的崇拜者,你看這幾天共和黨連加州州長、前‘Terminator’的阿諾舒華辛力加也邀請助陣麥凱恩,便可知偶像級人物的重要性!

在美國,許多財經界裡的大哥小弟,對格林斯潘的膜拜,比諸我們地產代理行業的大多數人,在這十多年來對施永青的膜拜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國《新共和》雜誌登過一篇文章,說是紐約一家投資銀行的經紀人由於太過崇拜格林斯潘,竟在辦公室裡設了個神龕!

當然,格林斯潘也並不是瞎吹出來的,他那資產階級經濟學家的「神像」亦是久經考驗而不是浪得虛名的!1987年美國股市狂瀉,1997-1998亞洲金融危機,格林斯潘都有不俗的表現。

雖然人間傳奇的格林斯潘已是光環四射,儼然一派人神之姿,但智者千慮,總有一失。神話老人要是有所閃失,其錯誤亦必被放大數倍。這就是偉人跟普通人的區別!因為偉人的成就和謬誤都要比常人大出許多倍。格老在2000年,就在納斯達克下挫45%的那年,便初嚐神話預言的破產!正好像某些人在雷曼破產前幾天,還揚言樓市有甚麼9大理據誓必要昇一樣!格林斯潘推論新經濟大大地如何提高美國的生產率,美國如何地已經進入了長期的永動階段…。

其實這是華府自20世紀70年代越戰以還,一直玩著‘虛擬經濟’,所謂‘虛擬經濟’ 是剛好跟實體經濟相反,我在上幾章裡已經簡單地描述過,這是以國力為信用,其概念類似名牌效應,所以有人說,這就是為何美國要苦撐住「世界一哥」位置的原因之一。這種虛擬經濟模式底下,美國新經濟便可一馬當先,無論美國耍甚麼新招,世界各國都奉若圭臬而去爭相仿效,無他,美國的價值觀念實在太吸引了!這好像我們都深信不疑中原和美聯狂開分店那種業務模式總是對的一樣!因此,美國人盡吃仿效的後來人,更輕易剝削全世界!格老便是在這種環境裡應運而生,乘風而上。當然,正如上文所說,格林斯潘亦不儘是靠吃這種老本便可被供奉作偶像的,他亦有鼎力托起過美國經濟的獨立寒秋時候。至少能成為四朝元老(列根、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在美國歷史上只有聯邦調查局(FBI)長胡佛可以相比。而胡佛跟格老不同的最大之處,便是胡佛靠「黑材料」來保地位。誠如美國前總統約翰遜所言:「胡佛這種人,與其讓他從外面往裡面撒尿,不如讓他從我們這裡面往外撒尿」!格林斯潘是有些真本事的人,所以不存在撒尿的問題。

聯邦儲備局長格林斯潘手中的皇牌便是加息和減息!只要他一出手,股市不是應聲倒地便是隨歌起舞。聯邦儲備銀行調節經濟有三度板斧,一是增加貨幣供應量;二是調整利率;三是調整滙率。由於現時央行並不敢輕易增加貨幣供應量,因這會觸動通貨膨脹的關鍵按鈕。滙率卻是隨利率和貨幣供應量而動,故此,力量便集中在利率這方面。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始作俑者3

何斯人

2008年11月15日


格林斯潘利用了利率這枝「魔術棒」,從2000年開始,引導了大量美國人把房產當成了提機來使用!

2004年,斯人的妹妹剛巧因為要前往東岸工作的緣故,要把西岸的房子賣掉。這個時期,美國的房地產市場正是牛氣沖天,擁有物業的美國人無不身家膨脹。她曾一度懷疑賣房子這個決定是否正確,因為如果不賣房子的話,可以把升了值的房子重新估值再按,甚至加按!這樣她既不用賣掉西岸的房子,同時亦可以利用有餘的貸款在東岸再買房子。當然,這種做法是否進取,大前提是由美國物業市場的未來走勢決定!

正如香港在97年之前,很多人都深信樓價正如神話般,只會升而不會跌或者總趨勢依然是只會上升。大多數的美國業主由於身家膨脹,就是有實際需要賣樓,都會被按揭經紀遊說去把物業加按甚至重整信貸而不把物業賣掉。美國目前的金融困境,按揭經紀的推波助瀾絕對是責無旁貸的!

相信有部份讀者可能聽過所謂'125' 或'130' ?即是物業持有者可以按照物業的淨值來個125%到130%的貸款!如果買家不會違約,或者直接的說,如果樓價還是節節地上升的話,那麼買賣鏈中的每一個角色都將會是得益者。業主可以高價快速出貨收錢自不在話下,地產經紀和按揭經紀的佣金和交投量亦得以水漲船高,估價師亦然,銀行或財務機構當然是最大的得益者,將按揭重新包裝的評級機構和金融投資機構亦因按揭衍生的工具而受惠!這是一種正面的骨牌效應,正如荷里活電影傳統般的'happy ending' ,皆大歡喜!

有一點我們必須留意,那便是息率!如果聯儲局不是把息率保持在低水平,換言之,如果現金的成本是較高的話,無論按揭經紀和銀行怎樣地去推波助瀾搞促銷新意思,都只能會是事倍功半,畢竟是『魚兒離不開水,瓜兒斷不了秧』,按揭增長當然是離不開低息率的環境。聯儲局「四朝元老」格林斯潘不僅是懂得製造及培育這種低息環境,適當時他也會把息口反過來調高。所以格老真的能成為日後在金融海嘯中實至名歸的始作俑者。

2004年2月23日,格林斯潘發表了題為《了解住房貸款》的演講。他的訊息清楚地告訴業主們:「你們的行為過於保守了,這將是令到你們浪費了大量的金錢」!

他續說:『業主們的還貸風險手段是運用固定利率房屋抵押。這種擔保方式使他們在利率下降時提前還款,但利率上升時又不會導致債務增加。事實上,美聯儲局最近的內部研究表明,如果房主在過去的十數年裡運用的是可調整利率抵押,而不是固定利率抵押,那麼他們便可以節省數萬美元…』。

格老又替那些接受新鮮事物較遲鈍的人,進一步闡釋:『對於那些擔心付不起月供,又希望能控制利率風險的家庭來說,傳統的固定利率抵押按揭,會是一種昂貴的房貸手段!』。

在消除了借款人的潛在顧慮後,他又轉而「推銷」勸說抵押行業已開展的這項業務:『如果貸款人在傳統型固定利率抵押之外提供更多的抵押品種,美國消費者將受益匪淺!』。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始作俑者4

何斯人

2008 年 11 月 16 日


當格林斯潘對可調整利率抵押,讚得有如推銷員之時,利率正處於50年來最低水平。任何人只要是接受了格老的建議,幾乎都會對後來事態發展不滿。在發表了前述言論後2年內,格林斯潘連續加息達17次!利率亦從1%加到了4.5%!

不過,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那便是縱使利率持續上升,房市卻仍舊是沸騰火爆似有愈燒愈烈之勢,並不受到利率的增加而有所降溫收斂!這種連利率都壓不下來的樓市烈焰,徒令樓市不敗的神話增加了大量信徒。

這種現象當然並非因為樓市是神話的緣故,而是抵押行業的種種不斷創新之故!美國文化的最大「國寶」之一,便是創新思維,關於這點,從矽谷(Silicon Valley) 的電腦相關行業到華爾街的各類金融衍生工具,其實便可見一斑。

抵押行業的創新包括了‘選擇性可調整利率貸款’ 及‘無收入證明貸款’ (次級和次優抵押貸款,其中後者更能迎合那些需要大量資金但又無資質證明的貸款人, 由於這類貸款不用入息證明,更俗稱做‘騙子貸款’ ) 。能夠跟利率同步上升的樓市,其神話背後便是由於這些五花百門的按揭術法(包括內容和手法)來支撐著。

可能是美國的歷史文化不夠深厚,再加上美國從短短幾十年裡,忽然地富有起來的緣故,因此美國人的其中一種文化觀念是對技術較為偏執,而很少從一個全面而根本的觀念來看待問題,這點我在前幾篇的文章裡,在描述‘Quick fix’ 的美國文化裡已經述及。這亦是美國社會的致命傷。如果說日本人在二戰的下場是基於小國文化胸襟(日本某作家說)的話,那麼,美國人所局限的便會是暴發戶式文化的短淺目光(相信有些看過哥普拉《現代啟示錄》一片的讀者,都會有這種體會)。

特區政府‘經機會’有個出位的「代表」曾說過「開單大過天」!為了做生意,連天都可以被犧牲,何況是法律和政府?業主、買家和經紀又更算是老幾呢?美國引發的全球性金融災難,便是在這類貨色的意識形態下被驅動。所以,危難的根源往往是摸不到和看不見「藏於九天之上和九地之下」的社會價值觀念及衍生的文化思維!

老實說,「開單大過天」這種唯利事圖的短視觀念,不僅金融制度會被摧毀,更是地球氣候變暖、生態環境遭污染和無原則性掠奪耗竭地球資源的萬惡之手!這種意識是否屬於邪惡?斯人並不習慣使用感性的形容詞來表達,只感覺這類意識絕對是不妥,而且更是禍患的根源!

美國人便是因為「開單大過天」,在資金成本低廉的情況下,不顧一切去誘導客戶加按、再按、超按,甚至使原來無法可獲信貸的人,透過寬鬆得近乎作弊的手段來取得貸款,換句話說,只要閣下肯借,財務機構便敢貸!對於貸款機構和經紀,這會是一種‘息、佣’ 兼並的豐收時代,不過,對於國家以至整個世界,這是一種表面繁榮卻是引火自焚的破壞開始!

TOP

海嘯背後之始作俑者5

何斯人

2008 年 11 月 30 日

一般對格老的指責主要是集中在兩方面。

首先是由於美國科網於2000年間泡沫爆破,格林斯潘執掌下的美聯儲局從2001到2003年間,為平衡經濟上的衝擊,進行了一連串減息調節行動,可惜是減息減得過了頭,隨後加息步伐又過於太慢!由於低息率刺激了抵押貸款,種下了後來樓價飆升至覆水難收的局面。

其次是美聯儲局監管太過寬鬆,批評人仕認為,由於沒有推行較嚴格的抵押貸款標準,以杜絕信用不良的借貸人,導致最後出現了大量斷供欠債。

格林斯潘為了解決科網泡沫所帶來的經濟動蕩,利用減息來作為解決工具,本是無可厚非。不過,這樣下來卻製造了另一個泡沫,那便是樓市房地產的泡沫!減息事實上帶來了預期樓價的升溫,直接或間接地鼓勵了不少業主因房價上漲去增加額外借貸以供消費,完全把消費鼓動了起來。前文提及我那位姨甥女書友的家庭便是這類事例的典型。本來已經是習慣了先使未來錢的美國年青中產一輩,在按揭公司等財務機構的聳恿之下,房屋變成了提欵機,消費自然是變本加厲起來!而這只不過是有產階級的情況。

大家都知道這場金融海嘯是自上而下始於銀行及財務機構的風險管理失誤,原因正如一些經濟學者所言,乃出自無止境的貪婪!不僅銀行忽視了超額借貸及高危借款人在樓市萬一下滑所帶來的骨牌效應,連美聯儲局及格林斯潘都始料不到。貪婪地大做生意對銀行及財務機構來說即是大開「水閘」盡量放欵,由於借貸過度導致銀行欠缺足夠資本來吸納這些貸款的最終損失!

格林斯潘最為引起爭議的階段,是始自2000年以來的五年,這五年正是美國的多事之秋!自從20世紀90年代末,美股市被科網熱潮弄上前所未有的高峰,道指突破11,000點,納指亦突破5,000點,然而接著急速下瀉,並於2001年把美國的經濟拉開了衰退的帷幕。

2001年9月11日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令情況雪上加霜。為了抑制通貨膨脹,同時又希望保證經濟有所增長,格老採取刺激性的貨幣政策來促進經濟復甦,在復甦勢頭被穩定了後,他又採取穩步加息的策略。

有美國貨幣經濟學者認為,格林斯潘所採取的貨幣政策,是在美國經濟和金融體系中埋下了危機的種子。在2003年7月到2004年6月的經濟增長過程中,美聯儲局不恰當地把聯邦短期貸款利率維持在1%的水平,隨後則慢慢地調整息口,逐次加息0.25%,直到2006年8月利率被提升到了5.25%的水平。

長期低利率給美國帶來了三大負面的影響:一是扭曲了信貸和房貸市場;二是減低了美國人的儲蓄;三是加劇了美元貶值。造成了美國經濟失衡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國內儲蓄率過低,消費支出則過高,直接引起了美國經常賬戶赤字!並且這種情況愈趨有增無減。龐大的赤字需要大量外國資本彌補,結果是美國的資本賬戶順差大幅增加,加劇了經濟失衡的風險。一旦有甚麼風吹草動,而引起外資撤離,美國便難免要陷入一場經濟的危機。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