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12
發新話題
打印

海嘯背後

海嘯背後之G20峰會背後

何斯人

200946

峰會未開之時,群眾上街示威本來乃「例牌菜」,不過,今次群眾的口號卻並非是「例牌菜」而相反地卻是題材新穎!因為打倒的不是美帝也不是要反對那一個超級大國的强權政治,而是針對所有超級大國所信奉的資本主義!
資本主義的最終形式便是財富的高度集中,這就是叫做壟斷,壟斷使社會貧富懸殊兩極化,這點馬克思早已說過。
有學者打個有趣的比喻說,資本主義的分配不公,最終將出現一種滑稽的困境:洛克菲勒的愛犬在園子裡把食物慢條斯理地吃掉,然而,群眾卻只能無奈地用飢餓的眼神在園子外面蹭磨!這便是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所產生的必然困局。
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到了最後,由於生產資料和產品掌握在少數資本家的手中,社會財富變得高度集中及極度不均衡。這種過程類似達爾文「物競天擇」的本質,差別只是在於掠食的方式而已!從本質上來說,資本主義是壟斷者與被壟斷者、剝削者與被剝削者、掠食者與被掠食者的一種客觀及自然的理性關係。可以說,這種本質也只不過是資本主義的「宿命」!如果只以感性來認識金融海嘯,可能忽略了海嘯背後的真正元兇:資本主義的結構性本質!
當生吞活剝的工具或方法,並非是以利爪及牙齒,而是讓大多數人成為金融大亨的債仔時候,少數能把財富收集過來的人便等同於在大草原上張牙舞爪的掠食者!因此,感性地以貪婪來理解這種情況,斯人覺得頗為以扁蓋全,甚至會變成瞎子摸象!
華爾街大亨們的貪婪行為只是事情的表面,老實說,那有一個時代沒有利用時勢來順手牽羊或趁火打劫的人?金融海嘯的起因是信貸過度膨脹(當然可以說是金融機構的貪婪在推波助瀾),而信貸過度膨脹也只不過是資本主義本質的一種客體表現!
所以,當示威人士高舉「打倒資本主義」的時候,真是擊中了列强的核心價值!G20裡誰不是姓「資」的?
有些朋友樂觀地認為透過峰會,「多極世界」的新格局將會令美國獨攬全球的影響力削弱,斯人認為這可能言之尚早!雖然「多極世界」的格局,已經並非是理論,而正是在實踐運作之中,然而,美元現今仍然是難以被取代的全球性最流通的貨幣,甭說人民幣,就是歐羅在現今階段也取代不了美元。至少,美國的兩大「股東」,中國和日本絕不會希望「債仔」出事而令手中的「股份」泡湯的!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東盟峰會

何斯人

2009411

剛開完了G20峰會,東盟峰會便接著在泰國巴堤雅舉行,雖然有他信的支持者「紅衫軍」衝擊會場,但畢竟他信還得要投鼠忌器,不能玩得太過出位,以免日後得不到國際上的支持,尤其是不能得罪中、日兩位亞洲未來大玩家!

站在美國或者歐盟的立場去看,當然東盟愈不濟,對他們愈有利!相信不用斯人多說,讀者們亦都已明白箇中道理。甚至有左道消息說,中情局想利用「紅衫軍」來搗一搗東盟的會場,以拖拖亞洲的後腿!國際政局確實是認真複雜,不過正所謂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小動作亦只能起著一時間的拖滯,成不了大事。

這次東盟會議是以中、日、韓為「火車頭」,實際上是填補金融海嘯下美國在亞洲日趨下降的影響力,重新建立起亞洲區的「遊戲規則」,促進亞洲在美元影響力日衰的情況下,如何淡化美元在亞洲的影響力。這亦正是為未來多極世界的形勢來鋪路。

美國在面對巨額負債的情況下,不得不大量印發美鈔,這叫做「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y)」,實際上便是使美元進一步縮水!這種情形使持有美元國債的國家的資產收縮,這也是美國賴賬的一種表現。當然,這種做法亦是美國「不得已而為之」的下策,最大輸家當然仍是美國本身。因為結果是導致美元的全球貨幣地位受到了必然的動搖,這亦說明了奧巴馬上任後高調召開了任內第二次的記者招待會,並揚言美元仍屬堅挺的論調。

然而,美國並無他選,要麼便是向他國繼續大量舉債,要麼便大量印鈔。現在美國其實是雙管齊下!不過,舉債的先決條件必須要讓債權人手持的美國國債至少不能縮水,否則到頭來只會令債權國對美國放債缺乏信心,這是美國目前要面臨的兩難矛盾。

歐盟早已利用歐羅來作內部結算,但亞洲地區卻並未有統一的貨幣。因此,是次東盟峰會,中國和日本必須負起填補美元「真空」的責任。印尼和馬來西亞亦在此時跟中國訂下互換貨幣結算協定,這是一個「去美元化」的新開始。這亦是强化「多極世界」的里程碑。

雖然亞洲難以像歐盟使用統一貨幣的歐羅,然而,人民幣在亞洲亦勢將成為亞洲未來的一種流通貨幣。然而,在中國的外總儲備中,日元仍是佔著10%的比重。因此,日本亦會不甘示弱,在亞洲的區域內,其主導地位仍是不可以低估的。甚至可以說,未來中、日在亞洲地區的競爭,將愈呈白熱化。

香港跟亞洲各地區的貿易關係千絲萬縷而且攸來已久,亦非上海能在一時之間可以比擬,因此,香港成為人民幣結算中心,乃是實至名歸無可取代的!不知香港的前殖民官能否超越殖民官的陝隘視野,領悟並配合未來中國及人民幣在亞洲的影響力,因為只有如此,香港的價值及地位才可能更上一層樓。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陽春」抑或「揚春」?

何斯人

2009422

不同的人士在不同的崗位,儘管立場言論確會有所不同,然而,環球金融海嘯目前這個大氣候,相信卻是不容否定的。
在國外和本地的壞消息接踵而來,國內也未真正能看到甚麼特別具體的利好消息之下,三、四月這段期間,香港的樓市忽地一股腦兒在所有投資項目上脫穎而出,確實是令人瞠目的。
昨天剛好閱過王文彥先生《强力反彈,見好即收!》一文,其中理據都清楚道盡了這次所謂「陽春」的底蘊,斯人亦不好在這裡越俎代庖。
人始終是感性的動物,因此受到刺激而產生衝動自可理喻。經濟學家凱恩斯也說過股票市場的行為是「獸性的衝動」。「獸性的衝動」其實拿來借鏡於香港目前的樓市也會有幾分合適。
這次金融海嘯的洪流主要是從上而下,換言之,大戶損失大,中戶損失中,小戶損失小。當然,最大的大戶還應該是銀行!其實如果心水稍清的朋友,都不無奇怪發展商開盤打從去年底便一反常態,以相對較「優惠」的價錢及條件來「關照」買家大眾們。這種「關照優惠」到了四月,更出現了一手價平於二手價!究竟是大戶是真想「優惠關照」小戶?還是大戶「不關照不成」?那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斯人無意倒人家的米,畢竟這是資本主義社會的「遊戲規則」,有輸家便有贏家,卻沒有均富共贏這回事的!
在金融海嘯下,大戶需要現金比甚麼時候都要來得重要,中、小戶手中的現金卻是處於「資本避難所(或棲息間)」買少見少的情況下,苦無選擇。
老實說,連藍籌股都會動搖的情況底下,甭說任何種類形式的基金或「債券」,就是保險相連的養老基金都讓投資者望而生畏(當然最好是連强積金都不用供並且馬上「回水」)!
買貴重金屬?珠寶手飾?現金定期?米?車?把錢埋在後花園?乾脆消費掉?相信以上這些選擇始終都及不上買樓吧?雖然「上了車」未必容易「完整下車」,對大部份人來說,股票、基金甚至保險(主要是投資相連)這種投放資金的重點載具,在當今(還會有好一段長的日子)嚴重缺乏信心的情況底下,奈何還能夠有些甚麼的選擇?難道坐以待斃地讓各國政府大量印鈔後,眼巴巴看著手上的現金縮水不成?
從這個觀點方面,斯人同意陸振球先生說中產也會跑到天水圍買樓的現象。當然,說起怎麼樣增加就業,那就只可能是他一廂情願的一家之言罷了。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2007年深圳的樓市?那次的大升市確實可以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示。
深圳在2007年1月的平均樓價是每平方米一萬元,但是到了十月份,樓價上漲了幾乎一倍,是平均每平方米一萬七千元(當然有些達二萬多元)。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樓價上升了70%,難道是深圳的經濟突然急速起飛嗎?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也上不到10%,難道樓價的漲幅會跟經濟的增長有那麼大的差別嗎?很明顯,深圳這種現象是不合理的!
我相信也不用深究誰能負擔得起的問題,亦不是簡簡單單的用經濟學上「流動性過剩」便能解釋,這實實際際上是一種泡沫現象!背後的原因是06及07年之間,珠三角的投資氣候及經商環境持續惡化(例如勞動法的實施及宏調帶來的銀根抽緊等影響),很多企業家把應該投資於本業或還未有投放的資金,都集中起來放進物業市場來「撈一把快錢」及「棲棲身」,這便是國內稱之為「虛擬資金」的突然熱錢了!
由於這批原本是實業經濟的龐大資金,一下子從產業市場抽走而投放到深圳這個較穩定和有轉流性的物業市場裡去,深圳這個相對在國內算是規模較少(跟上海或其他大城市相比)的物業市場,自然一下子便被炒得了火烘起來!
目前在香港的各類投資市場,其七零八落之態勢,正好跟上述情形有點異曲同工!尤其兩者相同之處,都是資金被動及被迫强行尋找資金棲息所的問題。但棲息始終不是「定居」,資本「定居」的條件絕對是需要經濟有較長遠穩定的基礎,其中恐怕最具意義的基礎之一便是社會的低失業率!
近期特區政府公佈的失業率已高達5.2%,估計年底更會達7%!然而,無論是5.2%或7%,都反映不了現實!
現實情形應比公佈的數字還要來得大!隨便舉個例說,相信大家看新聞都知道國泰航空公司近日對員工的安排?事實上香港目前也有不知多少「低度裁員」的公司,這些公司都同樣隱匿著這種性質相類似的「隱性裁員」(如扣除一切津貼、大量放無薪假等手法、不接受減薪便要面臨被裁)。這種「隱性裁員」的危險便是在於其隱匿性!隱匿性的危險便是讓大家無法看清事實,不能看清事實便無法對症下藥!為何消費力不斷下降?消費力下降又如何振興得起社會經濟?
是「陽春」還是「揚春」(即宣揚春天的來臨)?讀者們宜首先看清楚目前經濟的底蘊。.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虛假需求的禍害

何斯人

2009425

前文《陽春抑或揚春?》有讀者說斯人的觀點比較新!然則是好是壞,斯人不得而知也不想深究,事實上,「新」字並沒有好與壞的屬性。

在前文中,斯人遺漏了一點,那便是生意商人的錢!草根當然是打工仔(甚至領取綜援的市民),然而,中產人士之中,不乏企業的經營者。在金融海嘯之下,相信大部份行業都飽受不同程度的衝擊。

這種衝擊主要都是由需求減少而引起的。需求下降令生意淡泊,企業亦自然把生產(或購進新貨)的速度放緩(這也是裁員的部份因由)。這便產生出應該用於生產而卻要停滯使用於生產的「待用資金」,由於需求繼續地缺乏彈性,這類資金得需要找尋合適的「棲息空間」。

可是目前根本並沒有真很合適的「棲息空間」,就是把資金放回銀行去收短暫定期,除了息口還不夠用來貼通漲之外,在當前的國際金融海嘯下銀行亦有風險之虞(特區政府雖有存款保障制度,但小心!不是甚麼類別的存款都會被一概保障的)!這也是資金獨愛流入樓市的基礎,樓市的交投順理成章地被增加。所以斯人說今天香港樓市的所謂「陽春」,跟07年珠三角廠商把生產業務的資金流到深圳樓市去「棲息」的「陽春」有些異曲同工。

金融海嘯是資本主義「虛假需求」本質一種客觀的體現!資本義就像是一尾鯊魚,鯊魚的呼吸是靠不停的游弋,資本主義亦要不斷地去製造財富,當市場實際需求達到了飽和點或傳統的實際需求滿足不到(主要是追不上)不斷膨脹的企業及其超額的供應時,資本主義企業便要靠製造需求來繼續把不斷擴張的企業及其產能支撐下去,這就萌生出所謂「虛擬經濟(Fictitious Economy)」的由來。這種「虛擬經濟」的基礎主要是由「信心」和「信用」架構而成(有關「虛擬經濟」,斯人將會在下一章跟大家繼續探討分享)。

廉價的息口,使信貸放款的成本低廉,隨著「信心」及「信用」尺度的寬鬆,消費者要弄到錢來買東西並不困難,這確實是增加了需求,但這種需求並不是真正由實際需要來帶導,而是通過了借貸透支來刺激消費活動的「虛假需求」。換句話說,我愛引用的例子是買車的選擇,購買一輛車子可能是有實際的需要,但當考慮選擇何種車子的時候,這個考慮的過程便會經歷被車商的廣告(或推廣策略)、財務安排、社會流行意識(或價值文化觀)、當然亦有個人從實際上的考慮等因素所左右。

當購買者最後決定了要買一部本田雅閣抑或是平治S系列時,也就反映出那種因素在影響著購買者。一位完全可以不拿財務公司一分錢的本田買家,可以透過財務公司對他的「信用」評估然後有「信心」地給他足夠的貸款額來買進一部S系列的平治。這位購買了平治的「車主」(實際只是名義車主),由本田提高到平治之間的需求差距,便是「虛假需求」的客觀體現!因為實際上這位「車主」由於買了一部平治而讓財務公司以「虛假需求」的手段來多做了一筆生意!

大家可能以為這是一種促進經濟繁榮的表現,至少受惠於此項交易的企業不僅是財務公司,而且還有平治的代理商及生產商,還有一大批零件商和工人,保險公司和運輸處都會因車價或氣缸容量大了而會使其收入提高!

然而,這種以虛假需求作為支柱而引發出來的繁榮,正正便是經濟的泡沫!骨牌效應的產生與否,便往往由這位購買了平治的名義車主來做「決定」!斯人說這種「決定」並不是自主式的,更大程度上是不由自主式的!當這位車主經濟出現了困難而斷供車貸時,虛假需求的負面價值便會像骨牌效應般地也掃到了最下游!

當然,一、二個這樣的名義車主決不會成得了甚麼氣候,但環球經濟的不利情況同時在打擊著各國的這類名義車主時,問題便出來了。況且還有名義業主、名義…?

針對這種現象,外國有經濟學者打了個有趣的學術比喻:有一位仁兄他從銀行借來了一百萬元,跑到一個小鎮裡來消費,他買樓、買車、裝修、搞花園、雇傭工、大量購物…,一百萬元最後當然被花光掉,這位仁兄愔然離開小鎮踏上了還債之路。然而,小鎮隨著這位仁兄的離去,短暫的繁榮便被劃上了句號。但問題是小鎮大部份受惠於那位仁兄的業務,都因為短暫的繁榮而不同程度地擴充了(不擴充也得要增强產品或服務的質量、或者多入了貨),有些為求增強競爭優勢而又缺乏資金的商人甚至進行了融資!結果小鎮裡很多商業被迫倒閉,引發了很多人失業(包括僱主),而且小鎮裡很多人還欠下了大大小小的各類債務…結果也不用斯人多描述了,大家心裡相信亦已有底。

這也就是「虛假需求」所產生的泡沫經濟與及泡沫爆破階段所出現的連鎖式骨牌效應。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虛擬經濟淺談1.

何斯人

2009430

美利堅合眾國前總統尼克遜於1971年8月15日,把美元脫離了金本位以後,來自44個同盟國的730位代表於1944年的聯合國金融及財政會議(United Nation Monetary and Financial Conference)或通稱布萊頓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上把美元跟黃金掛鈎的決議亦於此時此刻被正式劃上了句號。

失去了金本位的美元,當然可以自由自在不受到黃金的因素所制約,換句話說,美國政府可以因應需要,以大概七美仙的成本,大發印上了不同面值的美鈔!

然而,沒有黃金基礎的美元,憑藉甚麼作為基礎來保持「硬朗」呢?答案便是國力!國力就是美國在全球各種的領域內,把包括軍事(軍工)、科技發展、學術(全球最出色的學府主要還在美國)、經濟、金融(包括保險)、訊息工業…等由第一到第三產業也都包括在內的綜合領先地位所產生出的全球影響力!

這種全方位式的影響全球的力量,便也就是美國的綜合國力了!美國這種國力為她奠定了超然的環球信用,美國這幾十年的優越地位,靠的已並非黃金,而是以國力來維繫的信用了!這種情形便有點像信用卡公司把閣下評級以後,給予何種信用級別那般。

美國的信用基礎便是以美國的綜合國力來承擔,然而計算這種基礎是要較以黃金來衡量美國的信用來得複雜及困難,而且在某些數據上還存著很大的爭議性和落差!由於根本很難會有某一、兩條方程式,能把美國在某個時期應可獲得的信用額準確換算,再加上這不純粹是錢的問題,還有其他複雜的因素在左右著,其中政治的因素便已經是重要的一項!

綜合國力不外乎兩個字:信用!如果美國不能夠維持全世界對她的信心,那麼,不要說是全球各國,就算是美國人民,都會對美國的信用產生懷疑從而人心背向,跟美元掛鈎的任何商品(包括國債),自然有如溫總在倫敦G20記者答問會中那句表示對美國信用開始產生懷疑的話!如果不是這話切中了美國的要害,相信奧巴馬亦不會在短短36小時之內,現身說法作出針對性的回應。

因此,「虛擬經濟(Fictitious Economy)」能夠登堂入室地正式成為了美國經濟的新內涵,的確是有其背景及原因的。

當然,自從美元不再是美金,美國政府便不被金本位制約而可以按國情需要,大量印製這種「綠背紙幣(Green Back)」的美元了。美國只要仍然能夠維持環球「龍頭帝國」的江湖地位,也就可以大玩「虛擬經濟」了!

「虛擬經濟」也並不是今天的經濟新名辭,雖然目前還是屬於美國環球經濟的壟斷「利器」,但這並非表示其他國家在這方面完全沒有意識!在2002年11月中共在「十六大」的政治報告裡,其實已經清楚地提出了要求正確處理和發展「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的關係」!

在談到虛擬和實體兩種經濟的互相作用及排斥的矛盾之前,斯人認為首先必須先來做點註腳,以分別一下「虛擬經濟」的內容。「虛擬經濟」是有狹義和廣義之分,狹義虛擬經濟始見於馬克斯所指的虛擬資本。

狹義經濟一般是定位於股票、期貨這類虛擬經濟的極端形式以及現時流行的所謂網絡經濟(如Yahoo、Google、微軟甚至科一等)、虛擬企業(如品牌企業)等具體的新興行業特質及營運表現的形式上。

然而,廣義虛擬經濟才算是可以反映出虛擬經濟的真實本質,引用馬克斯的另一句話說:「人類生活的對象化」!生活本身就是財富,籠統地說,這就是廣義虛擬經濟的本質。說具體點,物本經濟時代,勞動對象化於物質產品創造出新的價值並進行交換從而構成經濟活動的話,那麼在今天,生活對象化的過程中,所產生出的訊息等生活要素就足以進入市場來進行交換,這就大大地擴展了財富的生成時空,這也就就是廣義虛擬經濟的本質。

美國採取的是廣義虛擬經濟(Generalized Fictitious Economy),在這種本質底下,美國的財富創造和分配在整個經濟活動中,已經由圍繞實物商品生產和分配,轉移到圍繞非實物商品生產和分配(荷里活電影、迪士尼、麥當奴概念便是一例)。

傳統的經濟學只聚焦於實物的財富來創造及分配,對於非實物性的需求都一律放到只屬於精神領域的道德範疇裡去,卻人為地切斷了跟經濟活動的關聯,這見證於歐洲的藝術品為何大多跟宗教劃分不開的原因上。這也是傳統的經濟學被稱為實體經濟或物本經濟的其中因由。

隨著時代複雜性的發展,精神生活的各式各樣强大需求已經再也不可能被困在僅是屬於道德生活的範疇裡面。這些與日俱增的精神生活的龐大需求,漸漸形成了現代社會的非實物商品的活動。只要有需求便會有供應,現在只要幾場的英超聯賽總收入所創造的GDP,可能比全英國麵包生產商全年所創造的GDP相差無幾(相信阿當‧斯密也要為之瞠目結舌)!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虛擬經濟淺談2

何斯人


2009年5月16日
溫家寶總理說:「信心比黃金更重要!」這句看似輕描淡寫,內裡卻是蘊含大國搏奕「密碼」的無限玄機,正好是一語道盡了斯人想要說的話。 美元在1971年前撐腰的是實物黃金,1971年後撐腰的卻是虛擬的信用。這個所謂信用的來源,就是溫總所說的信心! 大國所玩的虛擬經濟,靠的還不是「信心」?正如大家對美國這個當代的「龍頭帝國」還是有信心(亦不由得沒有信心)的話,信用便自然存在,「信用額」便可以如蟻附蝗!美帝國只要想增大一下「信用額」,那便發動一、二場中亞細亞的反恐戰爭或到科索沃來抑制一下所謂種族清洗,甚至挑剔一下第三世界的人權紀錄狀況,信用便保證會立刻到來!總之,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早已經在上個世紀7、80年代開始大玩虛擬經濟了。 這裡有些數據供大家參考,或許能夠支持斯人的這種說法。根據世界銀行《2001年世界發展指標》,美國的第一、二產業GDP比例,已經下降到不足30%,而第三產業卻上升至70%以上!再看其他具全球影響力的國家:日本的第三產業亦從1990年的56%增加到了1993年的62%;英國則由1990年的67%增加到1999年的74%;德國由1990年的64%增加到1999年的71%;法國由1990年的70%增加到1999年的74%!這正好是在顯示出,大國已經從實體經濟為主導,漸漸轉變成目前以虛擬經濟作主導的新方略。 幾年前,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前CEO Jack Welch的書(無論是‘Winning’ 、‘Jack: Straight from the Gut’ 及‘Winning the answers’)都曾經一度洛陽紙貴膾炙全世界人口,而且更是美譽連綿。《財富》譽他為「21世紀最佳經理人」,《商業週》則認為他是「美國企業界的象徵」,《金融時報》說他是「有史以來公司董事局的第一人選。當今世上最受仰慕的三大商界領袖之一」!當然,總還少不了知名人士如Bill Gate及巴菲特等的「貴手」高抬。巴菲特甚至說他是管理界的Tiger Wood! 斯人當年亦出於仰慕此君的大名,拜讀過一下他的著作,觀點內容確實是很不錯,但不知是否坊間讚譽抬舉得過了頭,反倒覺得他大部份的內容卻都並不是太新鮮,如果作為跨國大公司的總裁,Jack Welch當然是「超班馬」,但美國超班之馬多的是,斯人實在是大惑不解何故獨只有此君能夠「跑出」?倒是跟一些有識之士討教過後,了解到其實此君的獨到之處,乃是在於他懂得掌握時代脈絡!他跟其他超卓的商界領袖之所以不同的地方,正是在於他深諳虛擬經濟之道,而且更學活用到企業的經營上去! 其實Jack的不凡之處,只不過是將集團的第二、三產業比例,由一直只佔據集團總營業額的15%,增加到了75%!當大家都只看到GE通過在股市大量拼購而形成了一連串相關交易的炒作機會時,人們都察覺不了他背後的「道」,卻只能看到他的「術」!畢竟大部份人只都是急功近利愛賺快錢的,事實上亦不太需要去理解Jack Welch的這種「道」。 Jack Welch這種「道」其實正是效法了美國政府的虛擬經濟之「道」!他發展虛擬經濟,既尋找題材炒作一番之餘,亦達成了他最終要構建的企業虛實之道。他不僅使GE可以緊靠著整個美國經濟發展步伐的大勢而受惠,更重要的是他察覺到70%的虛擬經濟和30%的實體經濟是當今美國國家經濟的有效受惠比例,自然而言Jack Welsh亦拿GE的虛實比例來跟政府的經濟精神看齊! 還有一點斯人想一提的,就是不要把「虛擬經濟」跟弄虛作假來對號入座,那絕對是兩碼子事來的。正如美國政府把虛實「鎖」死了在7:3的比例上,正是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原來虛實是有著嚴謹的法則比例在背後的。正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70%的「虛」正好理解為「毛」,而30%的「實」卻正好是「皮」,相信這樣可以更易於讓大家來理解。 說到這種比例的嚴謹,Jack Welch曾經收購了過多的服務業和金融業,令集團「虛」的比例超了額達到了75%的危險線,他立刻努力去拼購另一家製造業公司,希望藉此能把比例拉回到7:3的安全比例上去。當然,很多股民並不理解他這種行為背後的「道」,卻只看得見他在拼購的漣漪中如何令跟隨的股民從中獲利(或損失)!這也說明了就算是在美國商界的精英當中,也沒有多少人能真正通曉虛擬經濟的這個「道」。這也正是Jack Welch與眾不同的地方!可以說,當其他人只懂得炒賣股票來賺短線錢的同時,Jack Welch已經把GE這所全球家傳戶曉生產電器的「百年老店」,悄然搖身變成為一家高科技製造商及擁有各類生意的綜合商業體。 透過以第三產業跟其他產業類別的GDP比例方式來衡量國家是否在以虛擬經濟在作為主導之外,目前還有比較普遍的是以‘恩格爾系數/定律(Engel’s Law)’ 來衡量一個國家的富裕和發達的程度,這也是對虛擬經濟的一種「恆溫計」。 恩格爾(Ernst Engel 1821-1896)發明的這條定律,剛好是跟上述那種虛擬的系數形成了負相關的聯系。換句話說,以美國為例,她的第三產業所創造的GDP,佔其GDP 總體70%以上,因此她的虛擬經濟系數可能是全球最大的,但在恩格爾系數來說,美國卻又是全球最小的。 簡略說,恩格爾系數是指一個國家人民的基本生活必需品的支出在整體支出所佔的比例。由於發達國家的人民,對基本生活的必需品開支相對於落後國家為低,因此從理論上來說,國家愈富有則系數便愈小。這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發達國家是傾向非生活必需品的消費需求模式。 發達國家的恩格爾系數都在不斷地下降,世銀的另一項數據顯示,美國自1946年的恩格爾系數由35.27%降至1983年的20.63%;日本則從二戰後1945年的66.4%到了1960年的41.2%再在1979年下降至27.9%;英國自1948年的45.1%到了1978年降到34.9%;法國自1950年的45.3%到了1980年成為了28.5%。 斯人所引用的,恰恰是在於使讀者們可以更容易來了解虛擬經濟的來龍去脈,使大家對金融海嘯的本質在解讀方面可以有較佳和更多的選擇角度而已!事實上處身於今天資訊隨手可摘的年代,學問知識已經不再是誰的專利,如果真的要有專利,那便是勤於學習者的專利。虛擬經濟的遊戲規則決定了愈來愈多的經濟活動並非是按依賴創造人類需要的基本物質,而是通過利用概念來創造財富。 由於通過了增加發債來推動消費以「創造」財富,虛擬經濟的需求被「創造性」地扭曲(相信虛實比例已經失衡),如果讀者們看過斯人13篇的《海嘯背後之理財定見的結構性破壞力》,便會更容易理解「虛假需求」是甚麼貨色了。無獨有偶,今天(15/5/09)奧巴馬在新墨西哥州會見當地居民時,頭一句便說:「我們不能光靠舉債度日」他認為情況不能繼續下去,美國人要為國債繳付利息,令下一代必須償還更多債務。事實上,美國如今讓中國持有美國國債超達7,440億美元,美國亦已成為了債務帝國。 簡單具體地說,如果有銀行願意借90%的貸款額予買家置業,相信買家都會無比雀躍(我曾在《海嘯》系列中提及過08年一位因為借不到95%貸款來購買沙田中心的女士向電視台埋怨的例子)。又正如因為信用卡的「信用額」被提升了,信用卡持有人很容易由原來想買4,000元的‘LV’ 皮包改為購買6,000元甚至更貴的另一款式!事實上,這種誘惑並非是人人都能抵擋得住的。上述這類由於信用額的變化而觸發增加的需求,便是斯人所謂的「虛假需求」。 至於貸款人的信用憑證,便要視乎放債機構對債仔的「信心」評估了!這個所謂「信心」也並不只單憑債主對債仔的財務評估那麼簡單而又「書本化」的,卻是債主在特定時空內對放債的需求(比如銀行在年尾和年初都有著不同的借貸標準;又比如去年尾銀行的收縮貸款政策只為內部策略等)而已。 金融海嘯是經濟泡沫的爆破,經濟泡沫的來由是虛假的需求,虛假需求的背後是源自財務機構為了多賺錢(亦可以說是貪婪)而濫發債項「招募」債仔的結果!這可算是一種虛擬經濟的嚴重失衡,所謂失衡的意思是虛擬過多(正如我們稱「水份」),實體過小,正如Jack Welch要保住通用電器的例子,關鍵是要「虛實」按合理比例來平衡,否則就會失衡而釀出了金融海嘯這類亂子! 斯人有個可能不太貼切但較深刻的比喻,如果毒販子好像現今那些財務機構發債那般來濫發毒品,以至於每個人都上了癮而成為了「道友」,那麼毒販最終亦會陷入經濟困境的,原因是「道友」們只有持續地增加需求,而付擔能力卻持續地下降,這「生意」當到達了某個階段時,不是已經鑽到了死胡同了嗎?

TOP

 16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