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海嘯背後

海嘯背後之理財定見的結構性破壞力10

何斯人

2009320

云云眾loan之中,次按(sub-prime)當然是財務機構的明星級「抽水機」,為了「積極進取」地有效大量的吸納借債,貸款仲介甚至偽造文件,把極不符合資格的借貸人也都「邀請」了過來!
寬鬆的借貸資格審批,確實很容易刺激起房地產市場趨向活躍,但裡面的泡沫成份亦在同步地增加。由1994年至2006年期間,美國的房屋擁有率從64%升到了69%,這意味著甚麼呢?這意味著超過了900萬個美國家庭,在這段期間成為了業主!
然而,根據2006年統計,美國房地產按揭貸款總額中,約有40%以上是屬於次級按揭,其總額超過了4,000億美元!相信讀者都明白,通過次按來獲取房屋貸款買樓的人,大多數都是一些低收入或者收入並不穩定的人士(否則也用不著利用次按來買樓)。當然,次按的利息亦高於正常房貸利息的2-3%
換句話來說,在美國樓按市場暢旺背後,早已是隱伏著「定時核彈」!這就是我用「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來形容所累積的結構性破壞力。當經濟還是「順風順水」的時候,「核彈」不僅不會爆,還會隨著經濟繁榮繼續變大。可是,讀者們,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世上的事情豈會是一面倒?
因此這顆「定時核彈」便於去年爆發了,而且冒起了「菌狀雲」(其實2007年已經開始在美國陸續爆發)!現在是處於「核爆」輻射擴散的高危時期,也是殺傷力最大的時期。蟑螂也許還可以躲躲閃閃來避過災刧,然而,平時佔盡了空間和甚麼都是要大的生物,往那裡逃?真能有足夠的空間來躲藏嗎?
我記得在去年開始寫作《海嘯背後》這系列文章的時候,有不少人說斯人是言過其甚誇張了點,甚至有危言聳聽之嫌(就算是也總比趨炎附勢或不負責任來得好些?)!正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時間,是最無情而又最為客觀的見證人,去年斯人由雷曼說到匯控(家居國際事件、馬多夫事件等)直到現在,明顯是覺得朋友多了,相信亦應驗了老生常談的那句話:「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了吧?
次按在當時的瘋狂程度,恰好反映出財務機構以為發明了世紀「吸水」靈丹妙藥般,錢貸了給誰到這種階段,實在已經變得不太重要的了,只要有債項能拿回來供「製造」產品,然後拿到公開市場發行,便是收成!
這是樂此不疲的事情,因為這令得股東們開心,當然,董事們會更開心!只要聽聽奧巴馬近日如何怒斥AIG那班分紅大員便可窺見。相信如果換作在日本的話,公司及那班分紅大員還在國家的救濟當中,不說要是分紅,就是要切腹都可能來不及!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越南的啟示

何斯人


2009523


越南擁有陸地面積33萬平方公里,人口達8,067萬,經濟以農業為主,其中水稻品質甚高,產量亦相當之大,年出口量位列世界第三位。
這同時也是一個苦難深重的國家,幾個世紀以來,越南都要不斷地跟外國勢力作戰鬥,她過往的敵人還包括了滿清、法國、日本、美國、中國等大國。當然,越南亦曾經染指過她的鄰邦小國柬埔寨和寮國。
20世紀80年代,越南終於可以擺脫了連年戰禍致力發展經濟。1986年,越南開始確立「革新開放」的經濟發展戰略。在政策推動下,越南陸續地吸引了不少外來資金,經濟因此呈現快速增長並且勢頭愈來愈趨旺盛。斯人還記得身邊有不少朋友都曾跑到越南去考察,甚至有個時期,地產代理業的龍頭大哥都表示有興趣將業務擴張到越南去!
在外資不斷湧入的同時,越南資本項目亦然大門中開,12類對外開放項目中11類例如通信、保險、銀行等業務已經是對外開放了。
過度的開放與及經濟經驗相對的不足,令越南高速發展的經濟埋下了憂患的伏線。剛放下了自動步槍的越南人,面對沒有硝煙的經濟新戰場,除了只看到滾滾而來的金錢之外,幾乎甚麼都見不到。
2008年3月,越南的經濟終於出現了災難性的崩潰!除了越南盾大幅貶值之外,樓市、股市亦急速地下滑, 25.2%的通脹率在所有的越南人眼中是從來見所未見的,被譽為世界米倉的越南甚至出現了搶購大米的缺米風潮!列強槍砲也許征服不了越南,但越南卻在前所未有的經濟硝煙中倒下,而且看來也難以再站得起來!
危機已經把越南的通貨膨脹率在極短時間之內推到了25.2%!理論上說,越南人手中的越南盾,就是動也不動地安放於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每一千盾的購買力便只能有七百四十八盾!接著當然便出現了紛紛拋售越南盾的「互相踐踏」局面,實際上,25.2%只能算是一個「官方指標」!
跟普遍的東南亞國家一樣,由於越南政府是實行外幣管制,因此兌換外幣只能通過昂貴的地下錢莊來進行黑市交易。情況的發展最後連黑市兌換都出現了兌無可兌的情形之下,越南人唯有轉移到民生必須品的範疇裡來搶購,包括像我們港人某些時期那樣,瘋狂地往超市的貨架上掃,大量搶購大米、糧食、甚至礦泉水…等等。至少貨架上的生活用品價值會比貨幣升得慢一點!此種末世情景有如德國在一戰之後,亦如中國抗戰及內戰期間,這都是古今中外為求保存購買力的不易「公式」,民眾怎知道明天要不要以幾倍(甚至百千倍)的價錢來購買同樣的生活物資?事情已經由經濟危機發展到了成為信心的危機。
搶購潮當一旦出現後,情況便更形糟糕,因為這等於是變相大手拋售越南盾!貨幣這樣一再地被拋售來換取日用物資,物資便更瘋狂地漲價甚至也出現了黑市投機活動,最後通貨膨脹便有如脫了繮的野馬!這就形成了越南的金融危機。
在搶購日用品和糧食之前,外幣、股票、黃金、物業都會在通貨膨脹之下呈「升值」的現象(這是因為貨幣貶值的緣故),不過,除了外幣和黃金(黃金由於可穩定地兌換外幣,因此亦形同外幣)之外,物業和股票必須要在賣出時才可以套現,而且並不與國際貨幣產生直接的聯繫,始終只能夠以越南盾來做結算。
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人會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還要出來混一下樓股市場這淌「濁水」的,由其是通脹高企不下時,樓價亦會不菲!業主們為求搶先套現,樓價便只會隨著惡劣的經濟情況拾級而下,最後甚至低至一袋米的價錢!米飯始終還是可以用來裹腹,相信看過《葉問》那套電影的讀者,還記得葉師傅把金錶拿去換一碗米的情景吧?在這種情形下,甚至性命都及不上了一袋大米,甚麼名錶、靚車、大宅又算得上甚麼?至於股票就連米都換不了,也許只能拿來煮飯吧?
越南這種危機背後的元兇就是熱錢!世界上熱錢多不勝數,有明亦有暗,有私人財團的逃稅避險資金,有地下資金,有恐怖組織資金,有毒販資金,有流亡政權的資金,也有由帝國主義「經營」的戰略性熱錢資金!
最近瑞士銀行被國際貨幣基金會要求公開所有存戶身份。相信大部份這些懷有各種理由而要隱蔽到瑞士銀行的資金,將「被迫」調離而成為了國際流動熱錢的一部份。這些熱錢數目龐大得驚人,往往可以買得起一些小國!據說瑞士銀行的存戶裡頭,便有前納粹德國政府的存款!
這些熱錢需要維持在全球流竄盈利,有學者形容這些熱錢形同到處掠食的狼群!狼的背後當然是由一流專家們來操控。例如97年橫掃亞洲多國,導致亞洲金融危機的量子基金、索羅斯、羅傑斯(這位「慈祥」的朋友最近異常地親中,連我身邊有些朋友都經常要轉貼他的言行以示崇敬)之流便是。有專家說,97年這麼的一掃,整個亞洲區經濟發展便被滯後了十年!其實這已經超越了好一般只單純為跨國金融集團謀私的掠奪性商務動機。
為了不讓大家誤會斯人在亂語,最近有本相關的書籍大家不妨可以買回來看看。書的名稱是《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 Man》,簡體中文譯本《一個經濟殺手的自白》亦在最近面世(如果要買的話也可聯絡本人)。作者John Perkins曾任職於比中情局(CIA)規模更大、任務範疇更廣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SA,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作為「經濟殺手」的自白,這本書爆出了相當驚人的內幕,這些內幕透露了美國政府一直在經營著全球性的經濟戰爭,其中還包括著「熱錢戰爭」!
作者說他雖然是披著商人和學者的外衣,實際上的工作就算連占士邦都要讓路!這也是一種冷戰以後的「新冷戰」!可能只需要謀殺或綁架一兩個人物外,在無刀無槍之下悄悄地把別國推翻並掠去其財富!
提一提大家,這並非是一本類似Tom Clancy的《追擊赤色十月》或《Clear and Present Danger》之類的‘thriller’ (雖然上述兩部小說均已被拍成了精彩的荷里活大片,前者由辛康納利擔大旗,後者由夏里遜福任主角)。《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 Man》這本「自白書」於出版首星期內已經榮登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首!並且在出版後的5週內便要再版多5次!據說這種受歡迎的程度在美國的出版史上是前所未見的。
這些熱錢其實賺錢的原理並不複雜,以越南為例,由於越南相對是一個經濟弱國,同時亦在經濟剛開始建設起步的階段,對於外國資金的投入當然是無任地歡迎,這些條件都促使越南成為了國際熱錢集團鎖定的掠食目標!
當巨大的熱錢透過各種「明渠」(不單止是銀行入,也可以透過貿易差額)和「暗道」(如地下錢莊)湧進到越南這個相對細小的市場後,經濟表面上確實是熱了起來的。不用說,熱錢亦透過各種不同的形式(包括財務形式)直接或間接進入到股市和樓市裡去。
本地銀行及財務機構在熱錢「水浸」的情況下,亦為了不承受負息差的巨大壓力下,借貸便紛紛地愈來愈寬鬆,相信類似「水浸」的情形大家也曾在香港見識過(目前的「陽春」也是熱錢在主導)。結果樓價和股價都瘋狂地向上飈升而最終導致了「全民皆炒」!慢慢地幹實業?哼!把資金先炒它兩轉吧?
相信熟悉財務(是財務!不是會計)的讀者都明白甚麼叫做‘hair cut’ 這回事?當這些國際熱錢專家們眼看‘hair cut’ 的時機來臨(通常是在國際高通脹的情況下,樓價亦會因此而出現更大的「升值」),便逐漸地在市場高位憑著高超的技巧悄悄地在各個市場「陣地」出貨套取巨大的盈利現金差額和本金,亦同時不動聲息地把所有資金慢慢地從「明渠暗道」裡抽到外國去。
當這些國際熱錢賺到盤滿砵滿時,越南便只剩下了高通脹和崩潰了的各類市場!銀行和財務機構一旦被抽走了熱錢,銀根亦同時出現了緊縮,這時所有的貸款按揭活動便有點像我們去年第四季的收縮現象!相信也不用斯人多說,業主就算願意大割愛,市場都會缺乏承接力。
高通脹自然令到越南民眾開始拋售本國貨幣,這可說是一種惡性循環,大量拋售越南盾的結果使越南本來的高通貨膨脹如火上加油,這樣便出現了如前述那種情況,即民眾把越南盾轉移到大量搶購生活物資去,這樣一來,越南的通脹更加不可收拾!最終越南的金融災難把整個國家的經濟生態摧毀到回復「石器時代」(某位美國參議員向巴基斯坦穆沙拉夫政權曾語出恐嚇的話句)。
中國和香港是不是已被熱錢集團鎖定而成為目標?答案已是肯定的了!不過,中國和香港的經濟規模始終遠比越南大,迴旋空間相應亦是大得多。97的亞洲金融風暴事件亦確切反映了這種事實,再看看昨天格林斯潘是如何高調「平反」任志剛便應當更為清晰的了。
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也可以用來描繪資本主義的社會現象。然而,當我們熙熙攘攘地為利來而又為利往的同時,能不能看清楚這種「利來利往」的真實本質?不然的話便只能像越南那樣,陪人家的利來,亦賠人家的利往了!
p.s. 金融時報出版社的《奧巴馬公司》新書書評現已在【斯人天地】內連載刋登,有興趣者請登入觀看。

TOP

海嘯背後之一石激起千重浪

何斯人

2009年9月19日

日子過得真快,雷曼不經不覺間已經倒閉了一年!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這真是有如坐過山車般的一年!雖然雷曼苦主仍身處水深火熱,然而樓市和股市卻又重復歌舞昇平之景。我常在想,如果人能夠像某些動物那樣,由去年9月15日開始冬眠9個月左右然後醒過來,至少由於市場表面上亦經已回復到雷曼倒閉前的狀況(甚至表面上更好),因此冬眠後起來並不會覺得有甚麼異樣而繼續以相同的心態來處理事情吧?目前情況真好像有點是這樣,難道有些人真的曾冬眠了嗎?
愈來愈多人認為海嘯已成過去,至少在雷曼倒閉後才置業買股者,亦以實際行動來表現出這種信念。
在雷曼倒閉不足半年,樓市首先承接過今年2、3月份的所謂小陽春,繼而拾級而上,僅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便直追到了雷曼倒閉前的水平,這可不是因為用了甚麼樣的「特敏福」,只是由於各國貨幣寬鬆政策「重藥」的奏效!
在貨幣供應量大增的情況下,熱錢也就開始四處流溢尋找合適的市場,其中選擇香港應當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熱錢獲利要能「立桿見影」,在香港的出路當然是非樓則股(市),這是符合熱錢流向的選擇,亦是香港唯一的藏富之源。因此,在雷曼倒閉不足一年裡,香港能夠重返「歌舞昇平」之境,實拜寬鬆貨幣政策和信貸熱錢所託(或托)!
2009年上半年的寬鬆貨幣政策,並非僅是「寬鬆」,而是「極度寬鬆」!據某些資料來源顯示,便是在這半年內熱錢流入的數量,乃香港歷來從未有過的那麼多!其實這道理也不難明白,治大病必須下重藥,這種「極度寬鬆」的信貸政策是非常時期的非常產物!各國政府一起提升貨幣供應的結果,貨幣的流通量當然是增加,熱錢要加快速度來找出路亦是理所當然!
然而,這種政策是不可能曠日持久的,重藥雖能治大病,其副作用亦會逐漸衍生出其他嚴重的問題。任志剛最近說得好,他說:「經濟與金融正面臨著扭曲!」
如果經濟實質並沒有增長,金融卻過度地蓬勃(由其是信貸),這種情況下出現的繁榮是完全沒有基礎的,而且亦十分脆弱!這正好等如政府在作財務透支,如果透支出去的錢,經濟仍舊不能在可見的未來出現實質增長而回籠的話,那麼整個經濟格局還將會出現更壞的情況,首先要面臨的便是極度嚴峻的通貨膨脹!
通貨膨脹的結果,是會把所有的資產都泡沫化,資產當然不光是物業和股份,好些在生產領域內的原材料、製成品或半製成品甚至生產資料其實都會經常地處於資產的狀態。
資產泡沫化愈嚴重,企業倒閉便愈多,大量破產的老板與及大量「下崗」的員工一旦出現,結果便會發生車按、保險分期(包括非強積金類別的各類養老保險)、樓按方面的斷按斷供和卡數的拖欠或拒付!社會失業率高企及持續飈升,如果加上社會上的褔利制度又不能產生太大的平衡效果,那末,當太多數家庭在面臨兒女的教育開支、家庭的食物開支、醫療開支等問題纏繞而始終解脫不了的話,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便會大量地應運而生,這對社會必然造成了各種程度上的負面衝擊,其中當然包括了犯罪率飈升,甚至會引發起暴亂,這是最壞的預期!
從好的預期來看,即使是經濟在開始復甦的情況出現時,還有著一個非常棘手的前提!那便是任總所說的關鍵是在於各國政府如何掌握退出其寬鬆貨幣政策的時間!看來這是一個極高度的技術問題。
從目前的形勢看來,美國的經濟已經有復甦跡象,亦顯示寬鬆的貨幣政策已經初見其效!像上半年那種讓大量資金蜂湧入市的情況應該將會有所收歛,換言之「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很有可能轉變為「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這是季末和明年初應該要加倍留心的事情!
大部份市場人士都明白這種影響,因此他們的神經也是繃得蠻緊的,特別對大部份曾經歷過金融海嘯的投資者及商界人士而言,只要市場有任何風吹草動是來自於貨幣政策變異的話,都有機會被驚弓之鳥觸發起極大的震蕩,如果是這樣,非理性拋售的情況將會如江河缺堤,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衝擊後果將會是相當的嚴重!
因此,各國政府計劃退出貨幣寬鬆的時間必須要拿捏得相當準繩,而且更必須要按步就班地隨著經濟復甦的節奏來把貨幣政策淡出,這亦是各國政府深感頭痛的問題,亦是我們任總擔憂之所以然。
在雷曼倒閉的一年裡,甚麼「不可思異」的事情(如匯豐和AIG都會出問題)我們都罕有地經歷過了,如果要相信那些口中不斷喃喃「入市良機」的各類利益集團的推廣硬銷說話,那麼在羅湖商業城電梯口前,閣下可能也應該囫圇吞棗的被那些穿著旗袍的姑娘們輕而易舉地拉到了她們的酒家裏吃飯。
投資市場好不好在乎經濟的背景會將如何,正如我曾在《代理人》提到物業雖有投資和使用價值的雙重屬性,然而一般置業人士實際只能取其使用方面的屬性。由於置業者大多都需要按揭來置業,穩定的收入對置業者實在是最重要不過的事情,因此歸根究底,正如金融並不能夠跟經濟獨立分家那樣,物業還需要跟實質經濟和就業率等方面來掛?,否則缺乏經濟的實質支持,資產價格單獨上脹也只不過是泡沫的一種反映。
一石激起的千重浪,迫不得以的寬鬆貨幣政策,漣漪所及固令投資市場產生蕩漾,然而,這絕對不是春風產生的蕩漾,這種漣漪必然會有強駑之末的適可而止之時。
春風就算來臨亦在乎是否能產生出蕩漾的微波,經濟復甦與政府能否有效逐步淡出貨幣寬鬆政策,是既關連卻並又沒有因果的必然關係。理解這種情況的讀者,不用「專家們」的軟銷硬銷,亦不會出現如「羅湖商業城」那般被動的情況!

TOP

海嘯背後之暗戰

何斯人

2009年10月10日

中國輪胎輸美,一直是本年中美之間鬧得到沸沸揚揚的事情。本以為美國商務部有意改善這種緊張的氣氛,怎知吳邦國總理剛從美國返華,奧巴馬便跟美國保護主義份子一道把中國輪胎事件鬧得更大更兇!
既然人家要跟你玩保護主義打貿易戰,我覺得中國商務部把美國進口補貼的雞肉抽出來也是適時而明智之對策!表面上這不難明白是還以顏色之舉,然而從更深的層次來說,這是中美糧食戰爭中,中國自衛反擊戰的啟端。
美國有全球最佳的學府,自然是精英雲集,這些精英們在想問題的刁鑽程度,恰恰便反映在美國强勢的綜合國力裡面。
不知這是否大英帝國的「斜陽」本質,末代港督彭定康曾不知何故在其任內發表了《孫子兵法》並不適用於商業之言論。恰恰與之相反,美國無論是朝野政界抑或是商界學術界,對於來自不同方面的不同學問,大都抱虛懷若谷且趨之若鶩的學習態度,「如日方中」和「日落西山」的國度原來從意識形態便可以窺得!
孫子的『不戰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謀』、『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敗』,早已廣為美國學術界上經上典,並且更具體地應用到國家政策的層面上。
美國精英們能夠跟中國打「兵不刃血」的暗戰,除了對不分國界的學問追求極其刁鑽之外,更隱隱透露出他們對博大精深的中國學問,其融滙貫通程度之高,不僅早已脫離了懷疑的啟蒙階段,實已達到了具體操作的實戰水平。毛主席說:「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相信美國的精英們確實是真真正正並且全心全意地來落實!
不僅是美國前總統列根在其就職演辭裡引用了「治大國如烹小鮮」的《道德經》一辭,尼克遜前總統在訪問北京之前,早已飽覽了《毛澤東選集》,據聞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綠貝蕾(Green Beret)」(電影《第一滴血》由史太龍飾的蘭保便是位前「綠貝蕾」軍人)成立的概念,便是因為前總統甘乃迪受到毛澤東遊擊戰理論的啟蒙,針對越戰搞特種戰爭(special warefare)而成立的。
實用主義掛帥的美國精英們,拋開了主觀的自我意識形態影響,以中國人的傳統智慧來「以夷制夷」,跟中國人展開了「暗戰」!美、英雖然同是以英語為主的國家,然而,從彭定康這類現代帝國精英代表來看,英國人委實太多思想包袱,反倒成了從別人身上吸取養份以資已的極大桎梏!
從司徒雷登點評讚嘆毛澤東在1947年12月25日所公開發表的《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裡的10條對蔣介石的具體公開軍事對抗原則,更可窺見中、美相互之間的監察是何其緊密。中、美這兩位老對手其實相互之間並不陌生,雖則在意識形態方面確實是南轅北轍,然而,有些價值觀卻是差異極微。
在對糧食戰略價值的重視方面,至少彼此便有著相當的一致觀念,正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國家;如果你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無獨有偶,毛主席亦謂:「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
中國報復輸美輪胎受到保護主義惩罰性關稅,馬上便打出了反傾銷美國雞肉的這張牌,從反應速度之快來看,反映出中國著實早已緊盯了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
由中國要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的那天開始,美國就要求中國開放市場讓美國農產品到來傾銷作交換條件。堂堂美國在世貿組織的一張寶貴的贊成票,卻只是需要美國農產品輸華來作為交換的代價,美國人真有那麼平宜簡單的交易嗎?
如果我們以為美國人真的是這般天真的話,那我們就更為天真了!美國精英們城府之深,可算是世界之最,單是這點便跟我們中國人有點相近了。美國是少有的農產品補貼國家,從整個農產品的把控格局來看,美國人固然是洞悉先機早訂策略,然而,這類策略卻原來早已藏於我們三千多年前那本《戰國策》的裡頭。
作為中華文化的繼承者,我不禁驚歎這等公元前的華夏智慧,不僅並沒有像秦俑般只能供人發古思懷,卻居然可以從泥土裡拿出來,拍拍灰塵似的便匪夷所思地重新應用於「睥睨天下」!
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斯人特不厭其煩地刻意抄書一遍,希望某些讀者不會以為斯人又因此抄書而失控了吧?
齊國本是一個海邊的小國,姜太公初封時地不過方圓百里,而且很多是不適合糧食生長的鹽鹼地,糧食產量和人口都不多。齊國之所以在較短的時間里發展成為東方的強國,與管仲的糧食戰略有很大關系。
策一,『服帛降魯、梁』:魯和梁的老百姓平常織綈,綈是一種絲線做“經”,棉線做“緯”織成的紡織品,管仲勸齊桓公穿綈料衣服,下令大臣們都服綈。上行下效,齊國的老百姓一時間全都穿綈料衣服。齊國綈的價格大漲,管仲還特意對魯、梁二國的商人說:你們給我販來綈一千匹,我給你們三百斤金;販來萬匹,給金三千斤。吸引得魯、梁二國的老百姓都把綈運到齊國賣高價,而獲取利潤。
魯、梁二國財政收入大漲。這兩個國家的國君就要求他們的百姓織綈。一年後,魯、梁的老百姓幾乎全部出動,忙著織綈運綈,從而放棄了農業生產。時機成熟以後,管仲又勸齊桓公改穿帛料衣服,也不讓百姓再穿綈,“閉關,毋與魯、梁通使”,十個月後,“魯、梁之民餓餒相及”,即使兩國國君急令百姓返農,也為時已晚,糧食不可能在短期內產出。於是,魯、梁穀價騰飛,魯、梁的百姓從齊國買糧每石要花上千錢,而齊國的糧價每石才十錢。三年後,魯、梁的國君不得不歸順齊國了。
策二,「買鹿制楚」:齊桓公欲伐楚,又害怕楚國強大而不獲成功,向管仲請教辦法。管仲讓桓公以高價收購楚國的活鹿,_且告訴楚國商人,販鹿到齊國可以發大財。
於是楚國的男女幾乎全國總動員,全都為捕捉生鹿而奔忙,放棄了糧食生產;而齊國卻早已“藏穀十之六”了。當楚國的百姓無糧可食時,管仲又關閉了國界,終止活鹿和糧食交易。結果,楚人降齊者,十分之四。
策三,「買狐皮降代國」:代國出產狐皮,管仲勸桓公令人到代國去高價收購之,造成代人放棄農業生產,成天在山林之中去捉狐狸,但狐卻少得可憐, “二十四月而不得一”。結果是狐皮沒有弄到,農業生產也耽誤了,沒有糧食吃,導致北方的離枝國乘虛侵擾。
在此情況下,代國國王只好投降齊國。齊國已經不僅僅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更是「不戰而吞人之國」!這便是《戰國策》糧食戰爭「刀不刃血」的威力。
雖然我們是中國人,然而祖先的遺產卻被美國精英們悄悄地挪用著,當然能挪用別人的文化遺產還得先有兼收並束放眼世界的胸懷,這點修為確實是煉之不易,亦是大國强者應有的本質,完全是值得很多固步自封的同胞們借鏡。
1995年以前,中國一直是大豆的淨出口國,到了2000年,中國居然變成了最大的大豆進口國(進口量穿破1,000萬噸)。由於中國大豆並不像美國大豆那樣獲得國家農產品的補貼,於是便出現了美國進口大豆還要比中國大豆在本土市場售價平宜,美大豆以壓倒性的價錢在中國市場大量傾銷。在這種簡單的供求理論基礎發揮下,中國大豆種植面積便大幅地按年減少以平衡需求的不斷萎縮。
如果有一天,美國人要求‘hair cut(剪羊毛)’ 的話,上面那三則的《戰國策》便完全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了!
不要以為斯人在無的放矢,說的盡是危言聳聽的陰謀論,這裡還有另外一則故事。2008年我們經歷過一次劇烈的食品價格暴漲,由豬肉到大米莫不漲價,甚至有產米王國之稱的泰國居然一度停止了大米的出口(見《海嘯背後》在2008年9月23日《山雨欲來風先行》一文)!
2006年,石油價格漲到了超過100美元一桶後,科技領先的美國於是便發展出以玉米來發酵提煉出的乙醇,以取代價格昂貴的部份石油使用量。
僅是2006年內,美國便投入了4,200萬噸玉米來生產乙醇,這個數量是相當於能滿足1.35億人口一年的食量消耗!
2007年12月28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自1975年以來的第一個能源法案,要求減少石油進口,大幅增加乙醇等生物燃料的添加比例。目前,全美擁有114間乙醇提煉廠,還有80間正在興建當中。
美國能源部發表了聲明,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裡,玉米將會是美國乙醇生產的主要原料!不用說,玉米的價格便一路上揚及屢創新高!大概很多讀者都知道,美國餵飼牲畜尤其是豬的飼料主要都是來自玉米(這也說明了橫貫美國東西兩極的玉米帶(corn belt)亦是主要的豬隻生產地來源),玉米漲價,一衣帶水也就令其他的農作物需求也就開始提升,提升的結果當然是令到其他農產品價錢也隨著提升。
這樣大數量的玉米給拿去當作了燃料來使用,無論是替用品或者是玉米的本身,無論是拿來給人類吃抑或是作為飼料使用,國際糧價當然都要全面報漲,這樣一來,非洲或南美某些地區的人民當然是餓殍遍野慘不忍睹,就是身處香港的我們也都要飽受食物價格暴漲所累!
糧食事實上於今天已經並非單純地以糧食的意義而存在,其特殊的意義及用途,正如《戰國策》以上三則,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尚佳工具!「可幸」金融海嘯的來臨把石油每桶由高位147美元下降到40元,國際糧食價錢才可回順。然而,中國對美雞肉反傾銷的策略,斯人相信卻並不會是「隨機抽樣」的那麼回事!
如果金融海嘯慢慢平復過來的話,這個糧食戰爭的策略,相信仍是美國國家機器手中的下一張牌。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海嘯背後之綠色機遇

何斯人

2009年12月18日

在Thomas L. Friedman的新書‘Hot, Flat and Crowded’ 裡,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核心命題,那便是‘Green Code(綠色行動)’ !
他說:「…在20世紀50到60年代,「紅色」對美國人來說意味著日益凸顯的共產主義威脅,作為一種符號,紅色被用來動員全國之力以提高軍力,建立工業基地,修建高速公路、鐵路、海港和機場,設置教育制度,提升科研能力以導引其他國家捍衛自由世界—而今天的美國需要的是「綠色」。不幸的是,9.11以後,布殊總統不僅沒有用綠色取代紅色,反而代之以「紅色警戒」以及國土安全警告系統的各種怪顏色。現在是癈除這些垃圾並且轉向綠色行動的時候了。」
這是多麼的具前瞻性及深具卓見!事實而言,這是一種美國要繼續成為全球霸主的真正機遇,亦是任何大國將要成為明日霸主的真正機遇!換句話說,誰要想成為全球的未來領導,誰便需要搭上這架「綠色」的順風車!
中國當然看到了這種機遇,因此,最近在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Cop 15,U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2009)上,副外長何亞非便嚴厲地斥責美國的環保減排誠意,這在中美交往的歷史裡極為罕見!中國不僅力攻這個綠色山頭,更看得出中國近年已經成功地學懂了使用話語權這種國際政治手段。
美國當然明白這個「盟主」爭奪戰的綠色契機關鍵,因此亦不甘示弱地利用人造衛星高科技來「暴露」中國領土上的污染程度。國務卿希拉里更語帶相關地引用了中國成語「同舟共濟」來暗示大家的處境,想必是由中國「話語權」所帶來的政治壓力不輕所致!
當然,在中國而言,這亦是一種實實際際的需要,而且中國是少數有能力打這個關口的國家。從1990年到2005年,世界森林的面積基本上是增加了,然而這種增長都只在發達國家裡出現,發展中國家來說則只有中國能算是辦得上,最具像徵意義的當選是北京的「綠色奧運」,繼而是被轉化成的「綠色北京」。
胡錦濤主席在聯合國9.22峰會上向全世界宣佈,中國政府承諾減排20%,並且揚言在2020年爭取減少炭排放量達307億噸!這種表態的動機背後,相信看完了上文的讀者並不難於理解,這絕對是一種「綠色政治」的智慧。
下一輪全球政治領主角逐的關鍵,可以坦言就是去爭奪綠色的高地!由1750年開始,全世界經歷了好幾次工業革命,同時亦因此而令不少大國的崛起。第一次是由歐洲,特別是由英國開始的工業革命;第二次是19世紀末由美國所領導的包括鐵路、鋼鐵、電力等工業革命;第三次是在20世紀後半業的信息革命;第四次就是現在由21世紀開始的綠色革命。在過往的工業革命時段,中國都未能趕及,雖然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中,中國勉強能趕及參與,而在這個第四次的工業革命中,中國則完全可以在良好的準備狀態下由頭到尾都能主動地去爭取領導的地位。
奧巴馬的勝出,著實代表了美國人要改轅換轍的素求,然而美國很多方面是積習難返的,由其是她們的精英們為了爭取國民的好感,說白一點是選票,往往不惜幹一些「選擇性失悟(dumb as wanna be)」的行為。舉個例說,2008年在總統初選的過程中,麥凱恩和希拉里曾支持一項倡議,那就是2008年夏天,在旅遊旺季裡取消每加侖18.4美仙的聯邦汽油稅,讓美國民眾能繼續享受廉價汽油所帶來的駕駛樂趣!這結果當然是把油價的需求增加而助長了全球的暖化加劇。然而,政客的這般行動除了是甚獲民眾的歡迎外,更是贏來了石油大亨們的各方援助。
至於借勢從9.11事件的發展到全球的反恐,具體由入侵伊拉克、增兵阿富汗以至在地球上每處角落裡動刀動槍的舉動,便更受石油商及有關軍工行業的歡迎了,美國政客對此當然是樂此不疲。
因此,以此為索引從哥本哈根這次會議的情況來看,奧巴馬雖深知美國的前途維繫於「綠色政治」,然而亦可以看出其力挽狂瀾的力量著實確是甚多的阻滯。
如果美國不能理好這種綠色政治並充份掌握,則美國的核心價值:美國夢(American Dream)便難以在未來繼續保持凝聚全球精英的優勢,我曾在【斯人文集】11月14日的那篇題為《大國的詮釋》中提到美國之强,在於其凝聚全世界精英為她獻身的能力,這種能力便是美國夢或稱做美國精神的價值所以然。
在奧巴馬經常手不釋卷的‘Post-American World’ 一書中,作者Fareed Zakaria亦提及上述這個一針見血的觀點,在此書的第六章:「The Secret Weapon of USA(美國的祕密武器)」裡,便論述了美國之所以能夠不斷地保持競爭力,在於其能夠吸收外國移民而不讓人口出現老化!吸引外來移民使其比對於歐洲和亞洲國家在相繼人口老化的問題上仍舊能繼續保持著競爭力的優勢,這正是美國悠來已久的軟實力强項。這個問題奧巴馬當然是洞悉,然而洞悉是一回事,能否執行卻是另一回事!
美國在前總統布殊行駛舊價值及舊思維觀念的領導下,已經明顯地輸掉了共和黨的總統席位,由其未能洞識及掌握這種先機,導致美國在《京都協議》的那回合失去了這種主動和環球領導的機遇。
美國如果不能完全掌握這個工業革命的第四波,將導致美國喪失全球凝聚力這種優勢,這絕對是影響其全球領導的傳統定位。反觀中國在其自身有利的條件下(例如其集權政體在資源整合方面較易),看透「得綠色而得天下」的道理並力爭上游,在未來大國搏奕較量當中,相信中國勝出的機會將會是十分之大。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25 123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