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用人篇(第四章)

用人篇(第四章)

上一章我談到,下屬比領導强,領導者如何面對的問題。這個「下屬比領導强」的意思,相信有些讀者忍不住問,是强在那些方面?我的答案是無論「文韜」(行軍佈陣的營業策劃)抑或「武略」(臨陣廝殺的爭單奪盤),都比領導强的意思!那這個領導怎麼當呀?將相之材,單憑文韜武略,便也就可以。但最高領導如機構的CEO者,文韜武畧僅是其中一課,而且無須高分,合格便成!

我記不起在那里看過這樣的一個有趣的對話:有一次,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接受記者訪問時,有位記者朋友,打趣的問他如何指揮公司內的冶金專家工作?是否需要比他們更專業?卡內基聳了聳肩說,我不及他們,這些人都是全國,甚至可能是全世界最優秀的科學家和冶金技術人員!我不過是懂得聘用他們罷了。好一位卡內基先生!

三國時代,群雄各自崛起,劉備「武畧」遠遜關羽、張飛,趙雲等下屬,「文韜」更遠不及諸葛亮强,可集團還是由他「說了算」,沒有被架空,更沒有被顛覆!

楚漢相爭時,漢軍集團的最高領導劉邦,是個文化水平不高,而且是手無挷雞之力的人,跟『力拔山河』、隻手舉鼎的對手,楚軍集團的最高領導項羽,單是「武畧」方面就差得甚遠了。可是,項羽的得力下屬,那麼一個個的離他而去,劉邦的班子,却一天比一天壯大,連項羽認為是無用的韓信,都「過檔」去幫對手劉邦,後來竟在劉邦集團獨當一面,把「舊老板」劉邦打得落花流水,最後更把「舊老板」迫上自刎于烏江的不歸路!故此,這說明了領導者,不光是靠「文韜武畧」,還要具備其他科目的基礎,「用人」便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科目了。如果「文韜武略」比不上下屬,便領導不了下屬的話,那劉備、劉邦、卡內基等人都不可能當上領導了!

就看看施真主吧!早期的文韜武畧,主要是靠有效地利用到拍擋的强悍,當然還有下屬的共同努力(斯人亦有一份)!好了,機構壯絀成長後,拍擋的强悍用不著了,這個拍擋亦下了崗。真主靠著一把市場定位的巨傘,讓品牌效應和屬下的拼搏,把中原打造成了「金漆招牌」!可施真主,他無論在那一個過程中,都從來沒有真正「文韜武畧」過!有的也只是「沙盤作業」罷了。斯人還記得,在80年代初,當施真主還要「御駕親征」愉景灣的時候,他花了很多時間在大白灣暢泳!如果要數他的强項,肯定不在「文韜武畧」,可能是玩蠱惑人心的內部政治「泳術」吧!

大家都知道,這個行業,成績並不是靠機械來產生,而是靠人來產生的。人材愈多,當然贏面愈大!很多時候,如果能成功地利用「下屬比自已强」的優勢,會獲得莫大的益處。首先,「下屬比領導强」,機構就更强!簡單的說,這是一種加數,即一加一等如二(或甚至一加二等如三)的道理。第二是領導「被逼」遇强愈强,不是這樣,領導者如何照升班?照緊貼形勢?第三是已方多了人材,彼方便少了人材,此消彼長啊(現在是有牌照的時代,更益明顯)!第四是網羅到最優秀的人材(即未來人材供應鏈保證不斷的敲定,這點將在下章討論)!

領導用人,得法不得法,是始計,即是基礎的設計!一些既不懂管理,亦輕視管理的「力拔山河」之輩來說,這都是好像比單打獨斗簡單!但如果他們虛心地檢討一下過往的失敗,是不是真像三角形是三條邊那麼簡單的話,那斯人亦感功德無量!說到這里,斯人又必須抄一抄書了。

『…井蛙不可語于海者,拘于虛也;夏虫不可以語于冰者,篤于時也;曲士不可以語于道者,束于教也。今尔出于崖涘,觀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將可與語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尾閭泄之,不知何時己而不虛;春秋不變,水旱不知。此其過江河之流,不可為量數。而吾未嘗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氣于陰陽,吾在于天地之間,猶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摘自《莊子‧外篇‧秋水第十七》)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