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文章推介

回覆 #33,39 明眼人 #35 何斯人 的帖子

Get these msgs forwarded with NO DELAY!
Hope them reach evey single part of the world.

TOP

回覆 #41 megaBrain 的帖子

與其改變一班"老屎忽"的傲慢與偏見,不如好好教育下一代。
我一早響應,把所有連線轉發到所有不同國籍的朋友,希望朋友們與他們的小朋友一起求真。
經過初步過濾,覺得TELL ME WHY較易讓小朋友理解,又有多重教育意義,希望活得幸福和物質的香港小朋友,懂得感恩和珍惜,對恃寵生驕的行為好好反省。
從小灌輸,培養擁有使命感的人,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TOP

引用:
原帖由 professionalmom 於 2008-4-22 00:45 發表
與其改變一班"老屎忽"的傲慢與偏見,不如好好教育下一代。
我一早響應,把所有連線轉發到所有不同國籍的朋友,希望朋友們與他們的小朋友一起求真。
經過初步過濾,覺得TELL ME WHY較易讓小朋友理解,又有多重教育意義,希望活 ...
有見地!

TOP

Declan Galbraith《Tell Me why》

In my dream, children sing
A song of love for every boy and girl
The sky is blue and fields are green:
And laughter is the language of the world
Then i wake and all i see
Is a world full of people in need
Chorus:
Tell me why(why) does it have to be like this?
Tell me why (why) is there something i have missed?
Tell me why (why) cos i don’t understand
When so many need somebody
We don’t give a helping hand Tell me why?
Everyday i ask myself
What will i have to do to be a man?
Do i have to stand and fight
To prove to everybody who i am?
Is that what my life is for
To waste in a world full of war?
chorus:
(children)tell me why?(declan)tell me why?
(children)tell me why?(declan)tell me why?
(together) just tell me why, why, why?
chorus:
chorus chant:
Tell me why (why,why,does the tiger run)
Tell me why(why why do we shoot the gun)
Tell me why (why,why do we never learn)
Can someone tell us why we let the forest burn?
(why,why do we say we care)
Tell me why(why,why)

TOP

雙重標準

奧運聖火在美、英等國傳送時引起的風波,令不少華僑心生感慨,有人挺身對歧視言論抗議示威,但亦有人以詩作表達不滿,投文報館。《華盛頓郵報》日前刊出一首由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榮譽退休物理學教授Duo-Liang Lin所作的詩,道盡西方對中國的雙重標準。

A Poem
Published by the Washington Post

When we were the Sick Man of Asia, We were called The Yellow Peril.
When we are billed to be the next Superpower, we are called The Threat.
When we closed our doors, you smuggled drugs to open markets.
When we embrace Free Trade, You blame us for taking away your jobs.
When we were falling apart, You marched in your troops and wanted your fair share.
When we tried to put the broken pieces back together again, Free Tibet you screamed, It Was an Invasion!
When tried Communism, you hated us for being Communist.
When we embrace Capitalism, you hate us for being Capitalist.
When we have a billion people, you said we were destroying the planet.
When we tried limiting our numbers, you said we abused human rights.
When we were poor, you thought we were dogs.
When we loan you cash, you blame us for your national debts.
When we build our industries, you call us Polluters.
When we sell you goods, you blame us for global warming.
When we buy oil, you call it exploitation and genocide.
When you go to war for oil, you call it liberation.
When we were lost in chaos and rampage, you demanded rules of law.
When we uphold law and order against violence, you call it violating human rights.
When we were silent, you said you wanted us to have free speech.
When we are silent no more, you say we are brainwashed-xenophobics.
Why do you hate us so much, we asked.
No, you answered, we don't hate you.
We don't hate you either,
But, do you understand us?
Of course we do, you said,
We have AFP, CNN and BBC's...
What do you really want from us?
Think hard first, then answer...
Because you only get so many chances.
Enough is Enough, Enough Hypocrisy for This One World.
We want One World, One Dream, and Peace on Earth.
This Big Blue Earth is Big Enough for all of Us.

《一首詩》
當我們是「東亞病夫」,我們被稱為「黃禍」。
當我們被宣傳為下一個「超級強國」,我們被稱為「威脅」。
當我們關上門戶,你們走私毒品來打開市場。
當我們擁抱自由貿易,你們指責我們奪走你們的工作。
當我們分裂成碎片,你們的軍隊操進來想分一份。
當我們想把碎片拼回,你們叫囂「這是入侵,西藏自由 」。
當我們試行共產主義,你們恨我們是共產黨人。
當我們擁抱資本主義,你們恨我們是資本家。
當我們有十億人,你們說我們正毀滅地球。
當我們嘗試控制人口,你們說我們傷害人權。
當我們窮,你們認為我們是狗。
當我們借鈔票給你們,你們指責我們令你們國家負債。
當我們建立我們的工業,你們稱我們為「污染國」。
當我們向你們出售商品,你們指責我們令地球暖化。
當我們購買石油,你們稱之為剝削和種族滅絕。
當你們為石油而開戰,你們稱之解放。
當我們迷失於混亂和狂躁,你們要求法治。
當我們捍衛法治打擊暴亂,你們稱之違反人權。
當我們沉默,你們說希望我們有言論自由。
當我們不再沉默,你們說我們是被洗腦的仇外者。
為甚麼你們如此恨我們,我們問。
不,你們回答,我們不恨你們。
我們也不恨你們。
但,你們明白我們嗎?
我們當然明白,你們說,
我們有法新社、CNN、BBC……
其實你們想從我們這兒得到甚麼?
想清楚,再回答……
因為你們只獲得這麼多的機會。
夠了夠了,這同一個世界已夠虛偽。
我們要的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和世界和平。
這個藍色大地球大得足以容納我們所有人。

TOP

我的兄弟跟我說
要把妳幹掉

我說
這樣太不文明
亦不可能根絕
我們應該向祖先效法
猶如處理拿薩勒人耶穌的案例般
合法而澈底地催殘這個人的身心
直至讓他的信念動搖才可以杜絕

兄弟們必須要時刻清晰
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裡
有一個『剝猫先剝皮』的慨念
我們不僅要毁掉一個人
最重要是消滅他的信念
偉大羅馬人有句口頭禪
『你的死亡便是我的生存』


妳問這是不是因為:

沒有坐在遮打花園渡過週日
不再相信漢堡飽是上等美食
不再信上帝選民永遠是你們
猶豫你們的價值觀念是假裝
咸豐已不可以再是我們皇帝
鴉片也許已經沒有銷售市場
纏足帶不裹於小女子的腳上
意圖不再定位來當世界工廠
釋放的競爭力讓你們很不安
還有你們說
“Where the hell is your ‘Pig’s tail’ on” ?

TOP

《回到未有地舖前》

(摘自信報2008年4月23日經濟及企管版《代理人》專欄)

20世紀80年代,一般較具規模的地產代理公司,仍未利用區域地舖來發展業務。
當時的中原、美聯、利達行甚至利嘉閣等,均分別在中環、尖沙咀及灣仔的寫字樓作為營銷點。記得當時的中原,為了發展九龍及新界區(新界區實際上只有大埔區的康樂園)的業務,在尖沙咀嘉連威老道的同順興大廈租了一個單位來經營,而美聯亦在堪富利士道設置寫字樓。後來利達行的介入,更在金馬倫道今天的利達行大廈成立了總部,成為當時爭奪九龍及新界區生意的橋頭堡。

如果以今天的眼光和行業的思維模式去看,沒有遍佈於不同區域的地舖,如何能有效地滲透每一個地區呢?那麼今天這些地產代理業的所謂「龍頭大行」,能發展到了現時規模,當年的崛起又是憑藉著甚麼樣的營業策略和思維模式來進行的呢?

那便是廣告,地產代理把樓盤的資訊,每天都在報章的地產分類刋登,而且每天都差不多要把內容更新。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當地舖經營的方式還未成為行業的氣候時,報章分類廣告,可以說是大部份地產代理商的命脈。

在地產代理公司來說,廣告是一項要命的開支!由於早期的地產代理公司,其經營據點都是設於寫字樓上,如果不去刋登樓盤廣告的話,客人根本就不會自動找上門來。事實上在當時,樓盤廣告愈大愈多便愈發吸引客戶(客戶包括業主),這幾乎已經是可以被定格的了。

當時登樓盤廣告最為「出位」的地產代理公司,要算是利達行!利達行率先於星島日報(當時亦只有星島日報較有規劃地刋登地產樓盤的廣告),以整版的篇幅來刋登樓盤,這樣一來,除了可以吸引到實際的客戶之外,公司的知名度亦會水漲船高地有所得著。高效益的結果遂令大家都一窩蜂地爭相把樓盤廣告不斷去擴大,利達行當時更因憑著在星島日報的地產版,以每天能夠刋登出達6張全版的樓盤篇幅而自翊為全港最大規模的地產代理公司(這亦是利達行當年的一種企業口號)!當然,這個結果亦讓星島日報的地產版「肥」了起來,繼而惹來了不少豔羨的同業來分杯羹。

無論是當年抑或今日,地產代理公司的廣告開支,主要還是集中在報章的樓盤資訊方面。當時行內有一種非常普遍的看法,那便是想知道行家的盛衰,從其所刋登的樓盤廣告篇幅之變化、樓盤內容轉換的頻率,端倪便可以立見。

當行內尚未大規模地發展區域舖位的年代裡,地產代理公司要把競爭對手比下去,樓盤廣告的質和量便是一種核心的競爭力!

報章的樓盤廣告多寡,已成了業界甚至反映地產市道的寒暑表,而個別行家在報章所刋登的樓盤廣告多寡,同樣是反映行家態勢的寒暑表!故此,除非是市道不景,否則地產代理公司是不會輕言縮廣告(行內稱縮稿)的!同時,由於廣告在當時,幾乎是唯一的招客手段,實際上,縮稿是等同於把公司的營業能力收縮!作為直接參與分成業務收入的經紀,很少不會作出「良禽擇木而棲」的選擇(這也是當時利達行在招募經紀時,頗具爭議的廣告標題)!由於結果確實是相當的「致命」,故此地產代理公司的樓盤廣告只能「谷」,卻不可以「縮」,繼而地踏上了廣告的不歸之路!

所以,較資深和專業的代理行領導人,心中都有一條營業定式,那便是每個經紀的平均成本必需還要把廣告、後勤支援和租金也得算上去,這樣才可以定出每個經紀的營業底線。當然,資深而又專業的經紀,心中亦會有這樣的盤算。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5-8 15:34 編輯 ]

TOP

回覆 #43 如水 的帖子

TOP

《飛機盤》
搞自信報2008年4月30日企管及經濟版《代理人》專欄)

上文所謂的「飛機盤」,其特色並非必須要以「價廉」來吸引顧客。「飛機盤」亦有以「物美」來用作為手段去爭取客戶!

當某些物業,已經不可能再在價錢方面有所迴旋的情況底下,為了仍能吸引注意力,好些時地產代理往往連戶外獨立泳池和花園的面積,都一併算到樓面的總面積去,形成總體樓價雖高,然而平均呎價卻反而偏低。更有通過利用樓層及景觀的優越性,就算是樓盤的價錢比一般稍高,卻仍舊可以用罕有優質的特點來「飛機」一番!

「飛機盤」無可質疑地,是一種不誠實的商業行為!但是世上每件事物的出現,其背後必然蘊含著一定的客觀因素。顧客以價錢作為主導的行為和地產代理的不完全發行權,都可以說是構成「飛機盤」的部份誘因,而樓盤廣告只不過是表達這類誘因的平台而已。正如奧運聖火在不同國家傳遞,出現了不同性質的迴響,這裡面當然是蘊含著一大推不同的客觀因素,更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對地產代理來說,樓盤廣告並不單是一種資訊的提供。大量的廣告,除了能夠達到吸引經紀「良禽擇木而棲」的招兵買馬目的之外,地產代理通過了解顧客的行為模式與思維導向,從質的方面,把樓盤廣告的內容,雕琢到成為類似「一蚊一隻雞」般的「飛機盤」來用作為促銷的利器。

「飛機盤」能夠跟「一蚊一隻雞」劃上了等號,還同時有著與同業競爭的微妙功能,至少在好一段時間內,同業們可能還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卻發覺顧客都忽然地減少了!

報章分類上所刋登的地產樓盤廣告,在未有監管內容的尺度時,確實有很多時候,不能夠如實地反映出樓盤的「真面目」!這也是當年樓盤廣告一種普遍的現象。不過,正是由於這種狹縫的存在,卻讓當年很多行家能夠贏得了競爭!

在90年代初期,地產代理能不能夠或者懂不懂得,把樓盤廣告的「質」和「量」,有效地發揮而達到聚客、聚盤、聚經紀的目的,並且提升到跟同業競爭的核心層次,絕對是決定能否成為明日覇主的關鍵!

可是,在當時有很多一些處身於「老區」,如深水埗、西環、北角、大角咀、美孚新邨等的地產代理,著實並不完全甚至不須要依賴報章的樓盤廣告!究其原因乃是這些地產代理是以地舖方式來經營,加上一般的規模是小至一人,大至一家人甚至兼營其他行業,如配鎖匙、裝修、代找傭工,更有大廈管業看更兼職者等。畢竟在那個年代,由於規管較為寬鬆及並未有發牌制度調控,要開辦一間地產代理公司的話,只要交幾百塊錢,拿個商業登記便可!當然,在80年代很多大廈的看更都是兼職的地產代理,更連商業登記的成本都可以省略!

沒有在報章刋登樓盤廣告的地產代理,由於有地舖之利或者是大廈的看更,依靠的便是櫥窗上張貼的樓盤廣告,或者在大廈附近的當眼地方張貼些樓盤街招(甚至在電燈柱)以作招徠,當然這些地產代理的業務範圍一般是較為狹窄,有的甚至只針對一幢大廈。

今天香港的地產經紀和地產代理公司,除了要獲取牌照外還需要符合許多規例,「門檻」算是不低。可是,當年要從事這個行業,事實上任何人都可以幹!由於這個緣故,這並不是一種很需要專業知識或受社會尊重的職業,很多人甚至稱之為「睇樓佬(婆)」,其社會地位跟媒人婆相去不會太遠。斯人更有件刻骨銘心的親身遭遇,記得在90年代初,我在獅子會某個場合裡,竟有位律師獅友,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對我說:「做地產代理何須要有甚麼學歷呀?」。可見當時的社會意識是如何地看待地產代理!難怪有位業界的老板說,孩子在學校常常羞於透露父親的職業。

然而,今天竟有上市的地產代理公司,當年更是從美孚新邨這等老區內的地舖起家而來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5-8 15:35 編輯 ]

TOP

巴菲特中国语录

作者:袁莉


上一篇专栏写了上周末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的见闻。我坐在那里,对沃伦•巴菲特和搭档查理•芒格提及中国的次数之多感到吃惊--60多个问题中的9个。

回头想想,也不难理解:伯克希尔拥有及投资的公司范围很广,从可口可乐、DQ冰淇淋到内布拉斯加家具商城,中国不是主要制造产地就是消费市场,或两者兼具,而且中石油的买入和卖出是巴菲特近年来最赚钱也最有争议的投资之一。

这篇专栏采用问答的形式是因为从股东大会到记者招待会都是一问一答,这样应该最能忠实地表达巴菲特和芒格的思想和风格。听两个智慧、幽默又直率的老人讲话是一种享受。我跟所有朋友说,这是一辈子至少应该做一次的事情。

股东大会现场不允许用录音器材,因此以下内容不是完全的原话,只是基本的原意。问答涉及中国股市、中石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奥运会及中美关系等问题,其中对奥运会的回答是为时5个小时的股东大会上赢得掌声最多的话。

中国股市:

中国股票市场已经跌了很多。你们是否认为中国股市价位还是过高?

巴菲特:我从未对中国股市发表过具体意见。我们不是做预测股市走向生意的。我们一贯的观点是,如果市场下跌,它就比以前更有吸引力。我们不预测股市,我们只会在市场向下走的时候作出反应。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个奇迹,很多中国人都对股票热情很高。中石油股价一度疯狂上涨,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芒格:中国股市曾一度出现疯狂的泡沫。这种情况在另外一些国家也出现过,人们在股市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但是,让泡沫走开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中石油的A股价格曾一度是境外股的一倍,也就是我用一美元和两美元买的是同一个东西。这其中很有问题。

奥运会

考虑到中国在西藏严重的人权侵犯状况,你们是否会、或者已经考虑过,要求可口可乐公司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是否同意这样有可能会促成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既尊重人权价值又重视商业利润?[一些掌声]

巴菲特:我明白你在讲什么。但从个人角度讲,我认为告诉一个国家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是错误的。我认为奥运会应该永远都允许所有人参加,参与的人越多越好。我不想对此加以苛责。我认为,禁止任何国家参与奥运会都是个严重的错误。美国妇女直到1920年才获得选举权,我认为那是严重违反人权的作法。但我不想我们自己在那之前被禁止参加奥运会。[更多掌声]

芒格:沃伦对我的观点表达不够强烈。很多人对中国的不完美感到苦恼。我倒要问问:与几十年前相比,中国是更好了还是更差劲了?答案是,中国正在朝正确的方向发展。那是好事。我认为,那种因为你不喜欢一个人,就死死揪住他最大缺点不放的做法是错误的。”[整个股东大会赢得掌声最多的话]

巴菲特:别忘了,我们当初是怎样对待黑人的。我们自己离完美也还很远。

(注:伯克希尔是可口可乐最大的股东。美国于1904年在圣路易斯首次举办夏季奥运会。)

中石油

你2002年买中石油时只读了它的年报。大多数职业投资者都会做更多的研究,你为什么不做呢?你看年报时主要看什么?你怎么能看一份报告就做投资决定?

巴菲特:我是在2002年春天读的年报。我从没问过任何人的意见。我当时认为这家公司值一千亿美元,但它那时的市值只有350亿美元。我们不喜欢做事要精确到小数点三位以后。如果有人体重大约在300到350磅之间,我不需要精确的体重就知道他是个胖子。如果你根据中石油年报上的数字还做不了决定,那你应该看下一家公司。

芒格:我们用于研究的费用比美国所有机构都低。我知道有个地方每年付两亿美元会计费。我知道我们的投资更安全,因为我们的思考方式象工程师--我们要的是可靠的利润。

你在中石油上的操作并不符合你一贯的买入-持有风格。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巴菲特:几个月前我见了中国投资公司的高(西庆)先生,我对他印象很好。我们在奥马哈吃了午饭。

决定买中石油是因为当时公司的市值才三四百亿美元,但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应该值一千亿美元。当油价涨到70多美元时,我们认为它应该值大约三千亿美元。我们认为,和其他公司来比,它的价值已经不算低了,于是我们就抛了。但中石油A股上市后涨了很多,并一度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如果股价跌得更多的话,我们以后还有可能会买进中石油。

(注:伯克希尔一度拥有300多亿美元中石油股票。在2007年股东大会上,少数股东通过一项决议,提出由于中国政府在有种族屠杀的苏丹投资,公司应抛出国有控股公司中石油股票。董事会否定了这项决议。去年下半年伯克希尔卖出中石油。巴菲特一直坚持此举纯粹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没有其他原因。)

向中国人学习

我是从中国无锡来的。感谢你们对奥运会没有偏见的观点。我们是一群董事长和总裁,是来向你们学习怎样经营好上市公司的。(很多掌声)

巴菲特:我不知道是中国人从我们这里学东西,还是我们应该向中国人学习。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去年)到大连,开车在周围转了45分钟,看到这几年新盖的几百家工厂。中国人正在开始释放他们的能量。过去几个世纪,中国人有能力,但体制不允许人做事。现在中国人的能量开始释放出来了。你们也看到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我认为,这种增长还会持续。

我认为,你们应该学美国最好的做法,屏弃剩下的东西。看看最有影响力的那些人,为什么人们愿意与这些人为伍?你们应该借鉴这些品质。我会寻找我最佩服的东西,模仿它,同时避开不好的东西。做生意的道理是一样的。

中美关系:

你们认为会出现中美竞争的局面吗?威权主义中国的发展会对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民主价值体系产生影响吗?

巴菲特:我不认为中国变富就意味着美国会变穷。对快速发展的中国过于多疑是疯狂的作法。我们国家有些人喜欢把自己的问题怪到别人身上。前几年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时,几百名国会议员投票谴责那项收购,我认为那简直太疯狂了。现在对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是一样。我们每年从中国进口那么多产品,把那么多美元运到中国,却不愿意让中国拿那些美元来我们这里投资。我认为把中国当成别的国家经济问题的替罪羊是个错误。中美关系有可能会紧张起来,这是我不愿看到的。就象现在奥运会的问题,这对某些政客来说有利用价值。但无论在哪种情况下,这种(找替罪羊的)做法都是很愚蠢的,简直太愚蠢了。

芒格: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正在把几亿人带出贫穷,这是很了不起的。中国的威权体制在文化大革命中达到了顶峰,但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中国现在年轻的领导人都是工程师出身,也很聪明。那些对中国变化步伐不够快的批评真是太疯狂了,因为中国正在做一项史无前例的事情。

(这个问题是我问的。因为巴菲特是奥马哈的先知,我希望听到他对这个最困扰我的问题的回答。)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