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楚漢論風流(連續劇)

楚漢論風流(連續劇)

有讀者希望斯人寫寫三國,斯人先多謝這位讀者對我的期望!要說三國,我那位恩師王先生要比斯人強得多!尤其是當論及有關曹操,更是王先生強項!斯人不是不去寫,但要尋找一條路向來寫,英文稱為‘approach’ ,否則恐怕只會流於「狗尾續貂」和「拾人牙慧」之類。

反而,我倒想寫一下劉備的祖宗,劉邦這位漢朝的開國皇帝,而且更想寫寫項羽這位千古傳頌,既愛江山又想兼愛美人的英雄和情聖,與及細數其他締造這個楚河漢界歷史戲劇中的風流人物。

每一副中國象棋都在棋紙上印有楚河漢界,但在現實的對奕中,我們的楚河漢界又將會是如何的呢?

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楚漢人物比比皆是,說到地產代理界,其代入程度幾可呼之欲出,如果讀者真的是要對號入座的話,斯人可能還要被讀者駡上好幾十次!

+++++++++++++++++++++++++++++++++++++++++++++++++++++++++++++

‘匹夫之勇’ 這句話首先出自《孟子》:夫撫劍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孟子認為,手握利劍,口中大喊‘誰敢擋我’ ,這就是匹夫之勇。匹夫之勇的特點是‘敵一人’ ,就是一個人與敵決鬥。

韓信曾評項羽這個人大吼一聲,上千人都會被嚇得癱倒在地上;但是,他不善於使用下屬將領,這只是匹夫之勇項王喑噁叱咜,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耳)。

正是成也匹勇,敗也是匹勇。 ‘力拔山河氣蓋世’ 成為項羽的成功之匙,但亦正是其走進失敗之匙!我們常在行內看到一些「超級爆數」的經紀,一旦自立門戶後,便因為對下屬的要求標準訂得過高而往往出現無人可用的情況!其實究竟是天下無馬?抑或是天下無伯樂?項羽的孤單其實恰好是一個絕佳的例證!

其實也很難怪,項羽生長的年代,是刀光劍影的崇尚武力的年代,他24歲那年便碰巧是秦末大起義。這跟我們業內大多數老板的出身有雷同之處,都是靠對行業運作的運籌帷幄,而且更多是出身頂尖級的身經百戰經紀,日日馳騁「沙場」,豈有「武功」不佳之理?

項羽能夠‘扛鼎’ ,那是絕非簡單的事情,引用業界來比喻,那便會是‘絕世大鵰(deal)王’ !在整部《史記》裡,只有二個人物可以舉得起鼎,項羽已佔其一席!愈快樂是否會愈墮落我不敢去肯定,但愈強悍卻愈羸弱似乎項羽給了大家一個示範式的寫照。

TOP

楚漢細數風流人物!

引用:
原帖由 何斯人 於 2008-6-20 00:04 發表
有讀者希望斯人寫寫三國,斯人先多謝這位讀者對我的期望!要說三國,我那位恩師王先生要比斯人強得多!尤其是當論及有關曹操,更是王先生強項!斯人不是不去寫,但要尋找一條路向來寫,英文稱為‘approach’ ,否則恐怕只會流於「狗尾 ...

數風雲人物,還看今朝!

TOP

會展開壇

今日偶遇何斯人及羅倫斯係會展開壇,聽眾各以百位,才是真正楚漢風流,一時瑜亮!

[ 本帖最後由 明眼人 於 2008-6-22 22:46 編輯 ]

TOP

楚漢論風流2

項羽這位英雄是非常善於短兵格鬥,歷史上記載就在他‘烏江自刎’ 前,他持劍與劉邦的先頭步隊交戰,一個人便殺光了整整過百敵軍前鋒!

從來單憑武力都不可以稱王,因為稱王還需要有其他的學問。項羽並不愛讀書,亦對學問毫不感到興趣。這見於他少年時曾說的話:「讀書只要能用來記姓名就足夠了(籍曰:書足以記名姓而已)」。由於項羽對讀書這種爭取學問以至爭取最高領導的手段,沒有正確的認識和覺悟,使他日後終於裁倒在劉邦那群博覽群書的軍師謀臣之手!這是他從少年時所種下的遠期禍根所致!甚至在發跡起家的過程中,項羽還是不幸地沒有領悟得到這種道理,到了獲得初步的成功後,更認定武力就是一切,被自己的「人氣急升」吹得飄飄然,那會回過頭來彌補而進修自己的不足?故此,項羽亦只能稱稱覇罷了!我們若今天聚睛而望,反觀業界,新舊項羽,亦比比皆是!

項羽乃戰國時代楚國貴族後代,入關之後,他以彭城(今江蘇徐州)定都,分封十八位諸侯,自稱西楚覇王。覇跟王有甚麼分別呢?儒家說:以德服人者王,以力服人者覇。力,當然是指武力,如果套用在地產代理業來說,便可以指營業能力或做鵰(deal)的能力。至於德,那便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德’ ,包含了道德的意義,但卻並非單是指道德,就算是單指道德來說,標準和標籤其實亦有不同。劉邦有劉邦的道德,項羽有項羽的道德,而且道德的尺度,就算是項羽本人,前後期都會有所調節,也會隨著時間和練歷,不同時期而作出不同的修改。

‘德’ , 簡約概括地說,那是一種價值觀念。價值觀念會因人而異,因時而變。價值觀念沒有好與壞,只有適合不適合。這便說明了為甚麼有些經紀,當爆了數後,馬上走到車行出部靚車,而有些經紀卻把錢用作買樓的首期,也有些靜靜地儲存起來積榖防飢。然而,「今朝有酒今朝醉」亦是大多數代理界流行的價值觀!

甚麼人都有其特定的價值觀,價值觀念的內容裡,其實是包含著相當多的元素,有政治、經濟、倫理、家庭、科技、藝術、經商、賺錢、理財…總之,差不多可以說是包羅萬有。不過,現代人有許多價值觀念卻是別人「移植」或「不經刪剪,照單全收」過來的!比如說,家長強迫小朋友要用右手;要彈鋼琴才顯得有卡屎;同學家長用平治接送,沒有這些便會自卑;同學用名牌書包,名牌便成為了自尊自信的標準;甚至有些女孩子(有些其實已經三十過外)模仿Twins講說話的語調(即說話宗氣刻意地不足,形成了像小女孩那種唔多夠氣且要呼吸頻密那種講說話方式)並認為那便是潮。價值多從廣告及電視輸入,這些「低廉」的價值觀正好像零食和快餐那麼便宜而缺乏營養地不斷在侵蝕和佔據我們的智慧。

還有一種行內的價值觀,卻是由一些大行家來牽頭的,例如做大報紙廣告、亂開分店、瞎吹成績、以大行經紀過檔為榮而不重視培育人材、以行騙鋸客的小聰明、搞短線旁門左道而視之為發達途徑,歪曲事實去反客為主地指鹿為馬,這都不是行業的正面價值觀念,而是一種被人為刻意地扭曲的價值觀念!結果是奉行這種「金科玉律」價值觀的人非但不能把整個世界賺得盡,還反過來要把身體和心靈來賠押上!

相信被判入獄的那幾位大行高層,如果生命可以有take two 的話,都情願放棄手中的榮華富貴來交換脫離牢獄之災。那位大行主席,如果不把自己鐵了心地來澈底自我催眠,念念有辭地指白為黑的話,恐怕當午夜夢迴之時,「真我」也許會受不了由自己親手扭曲的價值觀所折騰而最後發瘋!因為事實真相,又會有誰能比他自己更清楚了呢?我相信,如果一個殺人兇手,就算是法律技術上入不了他的罪,他的內心也會很清楚誰是兇手的!其實這種無法沖洗的內心折磨,可能比坐牢「還罪」所付出的痛苦更甚。

如果把有限生命的自我這樣來出賣,「賺」取回購不了靈魂的錢幣(或優質物業、美女、靚車、公司股份),那是不是一項蝕本的交易呢?如果一個人賺盡了整個世界,卻輸掉了自己,又是否明智呢?主席這個事例的確值得大家去深思。

這便是價值觀念,也可以說是‘德’ 的意思了!價值觀可以套用,亦可以自創,不過,最重要的倒反而是適合自己與否?這位主席的價值觀念肯定並不合適所有的人。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6-23 16:21 編輯 ]

TOP

引用:
原帖由 明眼人 於 2008-6-22 22:45 發表
今日偶遇何斯人及羅倫斯係會展開壇,聽眾各以百位,才是真正楚漢風流,一時瑜亮!
我都有去,只見到積奇陸先生連開二場,
人數更多,此君才是最風流之士了!

TOP

楚漢論風流3

道德也不是固定地一成不變的,儒家所標籤的道德,是春秋戰國時,要求君子的標準,這種要求相當地高,比如說父母在便不可以遠行,否則是不孝,是有遺道德的。又如父母過身,要守喪三年才算孝子,讀者們!你行嗎?中國舊社會納妾是合符道德標準的,正所謂三妻四妾乃齊人之褔,現在卻成了包二奶的惡行!

道德也是因地而異,日本人見面要360度行禮,俄羅斯人則互相擁抱甚至同性親咀,美國黑人則‘give me five’ , …其實拍手掌也並非來自中國,只不過我們出世時,社會久已認同這種西洋禮節罷了。可能你說這明明只是禮儀,怎可以說成是道德呢?其實禮儀便是制約道德的工具,也是道德的體現!不論何處,如果是不講道德的話,大可選擇擦身而過或者不拍掌來稱讚他人吧?

價值觀念也好,道德也好,單是一個德字也好,都在乎合適不合適!項羽過份崇尚武力,因此如果要稱王的話,他的價值觀便大有問題了!單憑爆數營銷能力的經紀,只能算是「孔武有力」,作為一個超級經紀,當然是無可質異的;同樣地項羽武功蓋世,作為一個君主仍是不夠的,如果作為一位將軍的話,那反而是相當稱職!

一個人要「知已」並不比「知彼」來得容易,項羽便是缺少了這種「自己知自己事」的「知已」智慧!一個人不知道自己的強項弱項,不僅要走相當多的冤枉路,更會身敗名裂,甚至好像項羽般地賠上了性命!

項羽這個人由於「力拔山河氣蓋世」,自我被自己motivate膨脹得近乎自戀的程度。項羽在垓下被圍之時,所唱的這首非常有名的《垓下歌》著實地反映出,雖然窮途末路的他,喪鐘已在頭上響起,卻還始終未悟出何故失敗!

《垓下歌》: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正如好些老板,以為爆數便是創業的目的。項羽的最大敗筆便是他錯把軍事當作目的,並不認識軍事只不過是實現政治目的的一種手段!因此,他不講政治策略,暴虐濫殺。項羽起兵不久,久攻襄城不下,最後終於攻陷,盛怒之下,把襄城全部成年男人活埋生葬!這是不得人心的屠城劣行,絕對不是謀大事的作風,卻很像有些業界領導人,不問手段,只求爆數一樣。項羽這種不智的事情還陸續地有來。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四月,齊地(今山東)出現叛變,項羽率兵平亂,把策動叛亂的人殺死後,更把所有降兵殺光,並且到處放火焚燒民房,最後反而迫使齊地的老百姓們紛紛起來反叛項羽!當時,劉邦這個競爭對手已在關中有點成就,如果項羽有點政治智慧的話,此時應該採取迅速的政治安撫等懷柔手段來爭取齊地的老百姓,然後抽身回去對付劉邦。可惜的是,項羽迷信武力的思想,讓自己根本無法抽身!結果眼白白地讓劉邦趁機坐大坐強,佔據了整個關中,繼而東進,一直打到彭城項羽的大本營!

漢四年(公元前209年),項羽傷亡慘重地從劉邦一員猛將叫彭越的手中,奪回了一個叫做外黃的地區裡十七座城,正準備舊調重彈地下令殺戮城中所有十五歲以上的男人時,意外地竟被一位十三歲的小朋友點醒!這個小朋友說:「彭越勢力大,外黃抵抗不了,只好暫時投降彭越,等待大王,現在大王到了,居然要把全城男人殺光,如果這樣子地幹,整個外黃以東的十幾座城池,都不敢投降項王了!」(彭越強劫外黃,外黃恐,故且降,待大王。大王至,又階阬之,百姓豈有歸心?從此以東,梁地十餘城皆恐,莫肯下矣)。項羽聽完這位小朋友的話,真的改變了主意,放過那些老百姓。當大家為那些死亡邊緣的老百姓鬆口氣的同時,不知有沒有想過,怎麼連位小朋友都懂的道理,項羽一直都不懂得呢?是那位小朋友政治智慧高?抑或是力拔山河的項羽連政治智慧都不如小孩子呢?各位讀者請不要笑項先生,不知大家有否發覺,今天身邊還有很多銷售高手都是這個樣子的呢?

TOP

楚漢論風流4

項羽的沒有政治智慧的頭腦跟劉邦的政治家頭腦,其「最佳代表作」便見諸於著名歷史活劇鴻門宴的高潮上!這是值得大家觀摩學習的事例。

鴻門,是古地名,在今臨潼市東五公里的鴻門堡村,是當時通往新豐的大道。

公元前206年十月,劉邦率先進入關中。同時他派兵把守函谷關,意在阻止其他諸侯,尤其是項羽入關!劉邦目的無外是想自己稱王罷了。劉邦這種做法完全是按照跟項羽在楚懷王面前大家早說好了的約成:先入關者為關中王!這是‘懷王之約’ 來的。然而,項羽當知道劉邦已搶先殺進關中並接受了秦朝末代王帝的投降後,他不僅把不高興表現了出來,更是無法按捺著自己怒不可竭的心情。這種怒不可竭的情緒不僅是提醒了正在暗裡作競爭的劉邦,項羽的憤怒更是一種領導者不應該有的幼稚表現。我讀《三國演義》時,看到曹操在落敗於赤壁之役時,尚能在敗途中三次仰天大笑,他笑的是剛打敗自己的諸葛亮和周瑜,認為他們還未夠「班」置自己於死地!這種能夠在大敗之時,還保持如此冷靜、理智的頭腦和豁達的做大事性格,完全沒法在項羽身上看到一絲一毫。所以,斯人常常認為,每個大局、每個機構,主宰成功和失敗的,不是別人,更完全不會是非人的物質(例如財力),而是領導人自己的頭腦和性格!

劉邦和他的智囊們左右盤算,最後權衡出利弊,遂決定前赴鴻門去跟項羽一拼,各位讀者請勿誤會,劉邦不是去跟項羽拼刀劍,而是去拼智慧謀略!換言之是去用智慧的手段擺平項羽的暴怒,從而謀取整場爭覇戰的最後勝利!

先說說背景。公元前206年,劉邦的部隊最先抵達秦國首都咸陽,並接受了秦王的投降。順便一提,劉邦手下很多的人深受秦王之難,建議劉邦處決秦王,劉邦說:「當初懷王派我攻打關中,就是認為我能寬厚容人;再說,人家已經投降了,還要殺掉人家,這種作風不吉利啊!」。好一個通俗的「不吉利」字眼,便把自己的胸懷通俗化!讀者們看看!這裡劉邦除了是把幹大事的胸懷有效地閉而不宣之外,更通過利用一些通俗得讓人人都易於接受的「不祥」的迷信藉口,來有效地擺平手下潛在的山賊主義思想。山賊主義思想往往會轉化成一種影響大事甚至分裂組織的毒素!這也是劉邦的一種「四兩撥千斤」式高超管治技巧。
根據《史記》記載:「當是時,項羽兵四十萬,在新豐鴻門;沛公(劉邦﹚兵十萬,在霸上(地名,距咸陽十數里)。」,劉邦本來很想在秦宮休憇整裝落腳的,但張良等謀臣建議他把秦宮貴重寶器財物和庫府,原封不動地封起來,並把大軍撤離到附近不遠的霸上屯寨。劉邦當然明白軍師們的底意圖,遂馬上照辦。劉邦始終是位甚有理智的領導,了解到在兵力縣殊的實際情況底下,跟項羽硬拼,最後王座還是得拱手歸項羽所有,就是不讓也得要讓,而且最後很可能全軍覆沒,自己性命亦會不保的。正所謂「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劉邦算算度度,最後終於決定還是「好漢不吃眼前虧」,把軍師們這個意念更是發揚光大,次日帶同少量隨從,往鴻門親自拜見項羽來謝罪。劉邦此行,除了表現出他自信過人的忍耐能力外,也確實是藝高人胆大,絕對是具備了成就大事的氣質。

TOP

楚漢論風流5

話說項羽唯一的顧問智囊范增對項羽說:「沛公居山東時,貪於財貨,好美姬;今入關,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氣,皆為龍虎,成五采,此天子氣也。急擊勿失!」范增發覺素來貪財好色的劉邦居然「轉性」,這次一反常態,既不拿取秦宮半滴財寶,又不去成機大玩秦宮美女,不對頭!可惜的是范增這個軍師,雖然看穿了劉邦今次「忍辱負重」的行為背後,確實暴露了其志向遠大的稱王「狐狸尾巴」,可卻項羽這位老板,卻連半點都觀察分析不到,真失敗!

可是,項羽在鴻門宴這件事情上,失敗並不僅是限於其觀察能力太低,最重要的,要算是他未能把握鴻門宴,這個用來除掉最大競爭對手的天賜良機!

在敵強我弱的相對客觀事實底下,劉邦唯一目標便是在現階段裡,用盡一切辦法來保留及鞏固自己的實力,以期留待日後再與項羽週旋!因此,劉邦兵行險著,親自前赴鴻門,希望利用面對面來表達自己誠意,通過向項羽遊說「解釋」這其實這是一場誤會,並試圖化解項羽對他的敵意!劉邦的主意確實有效,加上他當時的說辭亦非常之高明,最後當然是達到目的。

看看劉邦的說辭,非常值得細味:「我與項王共同攻打秦軍,您在河北打,我在河南打。我沒料到我居然可以先入關破秦,又在此處見到將軍。如今有小人挑撥離間,導致您我產生誤解。」。劉邦這段話正好打動了項羽心中的要害。劉邦高調言鈙舊,正所謂您北伐我南征,大家原是打著同一旗號,反抗共同敵人的「兄弟」,本來就沒有分甚麼分彼此的。其實,劉邦完全看到了秦朝滅亡了以後,政治形勢已經起了變化,劉、項二大集團的「兄弟」關係已經是壽終正寢的了,取而代之的關係,便將會是要在「最後決賽」中爭奪霸主,敵我矛盾的關係!劉邦設法去模糊項羽的政治視線,本來已經是政治智慧極低的項羽,當然被劉邦所搬出的「過期」關係迷惑!

不知是否漢室劉氏的DNA作祟,由漢高祖劉邦到蜀漢的劉備,都極其善於去「扮豬食老虎」來欺騙對手。三國裡曹操藉「飲大」了多少,以當今天下英雄唯有我倆的豪言來試探劉備的野心,剛巧天上一聲雷響,這邊廂劉備馬上嚇得把酒杯都摔在地上,以實際行為來否定曹操的判斷,把曹操都弄得糊塗且幾乎要懷疑自己的眼光是否有偏差。劉邦出招亦如出一轍,以自我矮化的手法,讓對方感覺彼此能力好像真有距離,除了滿足對手的虛榮而把他弄得高興外,當然還讓對方麻痺大意,好有機可乘。劉邦把自己原本費盡心機,搶先入關的動機,輕描淡寫地說成了是連自己都沒有想到「…我居然可以先入了關破了秦」的誤打誤撞行為!

最後劉邦更補多一腳,把這種「誤打誤撞」的「偶然」入關行為,說成了是被一些小人趁機利用,好作為挑撥離間「兄弟之間的感情」,才導致項羽大哥的誤解!所以今番劉邦親赴鴻門,就是想以行動來說明並消除兄弟的誤解。好一個劉邦,真是連消帶打,把項羽的怒火完全地撲熄!

TOP

楚漢論風流6

講完背景,我想首先講講在鴻門宴裡的入座擺位,好讓大家能夠對項、劉雙方之後的所言所行來得更容易理解。不知讀者對秦漢時代的大堂擺位方式認識如何?原來是大有學問的!以前的人,座的位置便是尊卑地位的表現形式(其實今天何嘗不是?),面東位置屬最尊貴,故設置坐在堂上(比堂下稍高),在堂下而言則面南是最尊貴,其次是面北,最低級別的是面西而坐。中國人那樣講究東、南、西、北,除了我們在麻雀台上經常體驗之外,這主要是受到了《易經》所影響的中華文化部份。

有形於內,必形諸於外,項羽要威,自命不凡,目中無人,套用今日香港地痞俗語,便是當正自己是至高無上的「大佬」,自然座在堂上正中央俯瞰各人的面東位置!項羽的唯一國師范增則坐向南面,反而劉邦卻被分派坐到堂下面北的座位上,而劉邦的國師張良當然只可以面西而坐了。

能有機會給劉邦在項羽面前「自我矮化」,對劉邦來說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這等於用身體語言告訴了項羽:「看!我這細佬輩,當然是要靠邊坐,就算你項羽拉我坐在身旁,我劉邦都會拒絕而設法溜下來的,何況你更沒有這種意識!多謝!多謝!」。這樣,項羽反而給了劉邦一個利用座位造勢的機會,讓劉邦以後好講說話。

讀者們,大家單是看這種尊卑有別但卻是各有所需的座法,已經叫人忍唆不禁有趣萬分的了!項羽的驕和劉邦的謙,讓日後大家的命運迴異。

有則著名的成語,叫『項莊舞劍』便是出自鴻門宴而來!所謂項莊舞劍旨在沛公,即是指以某種表面行為來掩飾一些實際的行動或意圖。范增這位項羽唯一的國師,事前已跟項羽開了會,首先是暗埋刀斧手於席中二旁,待項羽一聲喝令,便把劉邦等人斬殺殆盡,這是范增行刺劉邦的計劃;范增也不愧是項氏集團的首席國師,他暗地裹還有個Plan B!便是萬一先前的計劃執行不了的話,便待席中酒酣耳熱,吃喝得七七八八的時候,推出項羽的堂兄弟項莊來表演舞劍助慶,乘機便一劍了結掉劉邦的性命!

雖然項羽被劉邦的「造綉」迷湯,灌「醉」得半夢半醒,然而項羽的唯一國師范增,並沒有因劉邦的那些「綉」有所動容而跟老細一樣地糊里糊塗!後來亦證明了范增設下Plan B是完全正確的。項羽在席間,不管范增如何拚命打眼色暗示,甚至舉玦(‘玦’ 是一種有缺口的環形配玉,取其諧音是決心的‘決’ )明示項羽下令動手,項羽都俱無反應,其實項羽此刻心情正在「十五十六」!范增立刻推出Plan B應急!這就是著名歷史典故『項莊舞劍』的來由。


好了,這下子輪到劉邦的國師張良出招了!

話說項羽的堂叔項伯以前曾欠張良的救命之恩。項伯除了是項羽的長輩之外,亦是項羽集團的左尹,相當於今天的副總理之職,當然是高官來的。後經由張良介紹了給劉邦認識,劉邦也果真是個超級無敵大公關,第一次見項伯,竟然可以馬上和項伯對了親家!

正當項莊出來舞劍「助慶」之際,忽然殺出個項伯也來舞劍一番「助慶」,項伯的目的很簡單,便是格開項莊準備行刺親家劉邦的劍!

張良還部署了劉邦的近身大將兼親戚樊噲來闖帳!這位武人闖帳也並非是用武力護駕,而只是把國師張良預先給他的「講辭」朗誦一番。正當項羽帳內雙人舞劍得鏗鏘有聲之際,樊噲便闖進帳中慷慨陳辭,直攻項羽的「軟肋」,與劉邦前面的行動首尾呼應。直把項羽「教訓」得羞愧而無地自容後,讓項羽錯誤地放劉邦這只老虎歸山。

究竟劉邦的國師張良傳授了甚麼「講辭」給樊噲?又為何需要借樊噲這位一介武夫之口來痛陳項羽的不是?最後居然把項羽打動!言辭真是比武力更加利害嗎?請看下回自有分解。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7-12 22:54 編輯 ]

TOP

楚漢論風流7

話說樊噲一進帳裡,即時開始「朗誦」國師所教。他首先說道,已被亡國的秦王心地如狼似虎,殺人如麻,酷刑多不勝數,才引發致天下反叛他,這是秦朝亡國的歷史教訓,我不認為值得大王去效法,如果繼續走秦國的老路,也把劉邦這樣有功的人物去設法殺掉的話,那簡直是要繼續去走秦國滅亡的死路。

在人心背向、暴虐成性的秦朝剛被滅亡的背景底下,樊噲這番說話可算是非常地具有震攝力。

接著樊噲又搬「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的懷王之約出來。如果換轉是由劉邦口中說的話,力度不僅不夠,而且會讓項羽覺得劉邦是拿懷王之約來壓他,以項羽的不可一世又目中無人的覇道性格,效果可能適得其反。然而張良卻巧妙地以一位文化水平不高的武夫樊噲,扮無知「魯莽」地站出來充當較客觀的「第三者」,痛陳「是非黑白」。張良此計不但讓劉邦洗脫了稱王之嫌,更把劉邦搶先入關的行為合理化。不僅大家都是打著反秦義軍的旗號,而且大家都已經公認項羽為反秦大軍的「大佬」,誰先入關都會是項羽的credit,這又有甚麼所謂呢?這樣一方面淡化了劉邦的「搶功之罪」,另一方面卻又讓項羽得到了「大佬」的滿足感。張良看中了項羽那種「扮大佬」的所謂英雄感弱點,相信項羽不會在這種的前題邏輯底下,表現出自己小器得連劉邦這個「幫自己」搶關的「靚仔」都不會放過!劉邦和張良都深深認識項羽的自高自大「衰不起」的性格,了解項羽極怕被人看扁(睇衰)的!此種性格,不知讀者中會有幾多位是雷同?但在斯人認識的老、中、青領導人當中,現實卻比比皆是!老實說,這不是甚麼至高無尚的大佬品質,只是心性荏弱的一種表現!

回到鴻門席宴之中,樊噲這個「扯線公仔」卻真的沒有把國師的話「打釜頭」,他續「食住上」地說,沛公(劉邦)雖然有那麼大的功勞,可他這個人連「豆零都冇要到你」! 你看,我們雖然先入了咸陽,但所有宮廷裡的任何一件財寶,劉生連毛都沒有動過一條,而且更把封存好的國寶等待你大佬前來點數!

劉邦和張良在咸陽預先埋下了這麼高明的伏著,擺出了一派臣子應該格守的本份來作為姿態,把繳獲的秦國國寶甚至國璽原封不動地封倉庫存,滴水不涓地等待項羽前來正式點存接收,這是公開地宣示沒有絲毫當大佬野心的表現(也是表演)!劉、張這一佈局,絕不可以由劉邦賣花讚花香地在席間說出來,因為這只會暴露出劉邦無私顯見私的斧鑿。不過若是藉這位「路見不平」的「怒漢」老粗樊噲「充口而出」,那便神來之筆地出現另一番的情景了!這是「導演」張良的高明之處。而這個封存秦國國寶的行動計劃,卻是鐵一般的事實,成為了替劉邦洗脫稱王之嫌的具體理據。無論項羽相信與否,劉邦的做法怎樣看去也絕對是「乖孩子」的行為,而貴為大英雄的項羽,又怎麼可以「衰得起」因為「乖孩子」替自己辦對了事情卻把他殺死的不義之舉的事情上?劉、張二人簡直把項羽的心完全看穿摸透!

為了確保「單拖」來到鴻門「講枱」得到最佳安全的保障,劉、張的招數還不止於這些。

劉邦封好了秦國的降品國寶後,全軍撤出咸陽城,屯兵於外圍的地方,覇上。看!劉邦是這麼的一副毫無野心的模樣!你項羽還拿他甚麼呢?

正所謂圖窮匕首現,樊噲這時耍出其主題「鎩手鐧」了,他振振有辭慷慨的說:「沛公有如此大的功勞,不但沒有獲得封侯封爵,項羽卻去聽信那些挑撥離間的小人說話,還想殺掉有功勞的人(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欲誅有功之人)」?真是一針見血,樊噲這番正氣凜然的話,把項羽陰暗的心魔迅即被熱血沸騰的英雄感所取代,也讓劉邦的謊言更為可信!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