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楚漢論風流(連續劇)

楚漢論風流8

劉邦及他那班謀臣始終是人而不是是神,人當然會有犯錯的時候。其實劉邦搶先進入關中,原本是一個錯著,這是由於他對形勢估量不足所致。不過既然錯誤己經發生了,就不要一錯再錯,這是劉邦高明的地方。

在軍事力量不足以跟項羽抗衡之前,劉邦利用自己「食腦」的強項,巧妙地通過鴻門宴來擺平了項羽,避過了一場迫在眉睫的毀滅性軍事打擊,當然最終目的乃是救回一著錯棋來保住羽翼未豐的實力。

然而並非項羽陣營裡面每一個人都好像項羽那麼政治上不成熟的。鴻門夜宴中還有一個人,他便是在鴻門夜宴中,舉玦及頻示意項羽動手幹掉劉邦一夥的那位國師,范增。在前文中,范增已經看到劉邦一反常態,由劉邦平素那種貪財好色的性格,這次居然入秦宮可以分文不取,財色不沾,看穿了劉邦必然有更大的野心圖謀在後面!可惜的是項羽這個人太過自我卻又毫無觀察力。

一個企業的領導者如果只曉得開單砌數,而缺乏領導者應該有的其他主要能力和學問,那就只可以成就一時如項羽,「力拔山河」一番完卻了之後便又重歸沈寂。

沒有一位領導人一出來便是十項全能、眉精眼企及耳聽八方的。所謂學問也並非只單憑多拿了個甚麼工商管理博士學位便可。領導者全方位的能力,沒錯是要從學問知識中得出來,不過知識學問卻是需要浸淫的,是要從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慢慢地體驗而提煉出來的!世界上沒有那一本書可以包含全部的學問,反而最重要的是一個人自己的態度!是一種勇於面對自己無知一面的那種虛懷若谷的學習態度。學習態度是心態的一種表現,心態是需要培養和修煉的,如果好像項羽那種目空一切而又自以為終極的態度,就算是有人提供真知綽見,門也關掉了,那能聽得進去,這樣的人又會有甚麼進步呢?只能等待被時間淘汰罷了!

項羽其實有很多這種增廣見識的機會,可惜是自己心態出了問題,把這些有益的機遇通通拒於門外。曾經有一個謀臣,因為開會時認為項羽的某個策略不正確(事實亦是如此),在激烈的辯論中,充口而出地說溜了一句:『沐猴而冠』,即駡項羽只是徒具王者之名而不具王者之慧,尤如一隻猴子被戴上王冠那般!這類侮辱,量淺的項羽當然是受不了,馬上把這個參謀烹殺了(即是煮熟掉),你說以後還會有誰夠膽出來說不同的意見?沒有了不同的意見,那開會用來做甚麼?不如省點時間去打打高爾夫球或陪陪女朋友吧(起碼沒有白浪費了自己的能源)?誰的損失?死了的參謀大不了是一死,然而項羽卻因此少了位謀臣,影響卻是項羽將來的前途!讀者們!項羽這種不合格的小朋友修為能有條件來爭奪王者的寶座嗎?

TOP

楚漢論風流9

項羽其實已經下令大軍次日硬攻咸陽城的劉邦,但經劉、張二人在鴻門夜宴一擺,遂馬上改變主意,撤回命令!雖然國師范增如何地痛陳利弊,由於項羽這個人是一位「冇商冇量」的領導,下令是他,撤消也是他,你范增如何說不呢?

項羽的敗筆其實今天也可以用來借鏡!有一點,讀者們不知有否留意?那便是劉邦的謀臣特別多,而項羽的謀臣只得一個!那便是范增!

劉邦的智囊團屬一流的,當數張良、陳平、蕭何等,二、三流的更多!反觀項羽陣營就只有一個范增。無須多講,那完全是因為項羽的剛愎自用的緣故!其實范增本應也並不是項羽的資產,范增年屆70,是帶項羽出身的叔父項梁的遺產,即是叔父輩來的。嚴格來說,項羽根本並無謀臣!

項羽跟今天我們業界的許多領導人,絕對有相近之處。獨謀獨略,無商無量。以為自己「一、二辮好掂」便可以十項全能!完全成不了王者的氣候!

這裡,斯人推介一本書給大家,那是一位生於公元180年魏朝叫劉劭的人所作的叫《人物誌》的書。值得一提的,是劉劭做了一個有趣的比喻,他說領導者只可以是一瓢水,一瓢水即是我們說的一殼水。這一瓢水應該是無味無色的,領導人其實不需要有某種具體的甚麼材幹,而只需要有中和協調的能力!手下會領兵打仗的,當武將吧!懂理財經國的,去當相國吧!會出謀獻策的,去當謀仕吧!領導人幹甚麼的?三件事吧!(一)善聽;(二)善用;(三)善賞罰。

甚麼是善聽?善聽有二重意思,一是人家提了個好意見,你一聽立刻付諸實行,這是善聽,劉邦便是善聽之人。二是就算人家不提意見,作為領導人的你也要主動出擊地去問,四個字:「為之奈何?」,意思是就算人家不說,你也要問:「點睇?」,這叫真正的善聽!

第二是善用,哪一個人應放在甚麼位置?甚麼事件、甚麼時候、安排甚麼人?還有,酸甜苦辣咸該怎樣收放,應放多少?這都是領導的最高藝術。

最後是甚麼時候賞,甚麼時候罰?甚麼是該賞,甚麼是該罰?賞甚麼?罰甚麼?如何賞如何罰?只有最高領導才有賞罰資格,不要假手他人!

能夠靈活而又牢牢地把握這三點,那才算是真真正正大權在握的領導人!

屬下專材,領導人卻不一定要專材,而只要通材便可!項羽只是一位專材,卻非一位通材,劉邦卻非專材,但這個人卻是通材。優勝劣敗,已經立見!業界的朋友啊!你是專材還是通材呀?

TOP

楚漢論風流10

我很記得有位前下屬,由於轉工他去,在別家公司面試時卻碰巧上司亦是一位「專材」,即是這個上司的業績非凡,由是之故,我這位自命業績「蓋世」的前下屬,被未來上司壓得幾乎氣憤地離開。他說這種面試簡直是在羞辱我!我還是回到你老人家身邊檢回點自尊!嘿!讀者們,這並不是叫做「不戰而屈人之兵」,而是對方在「自毀長城以資敵」罷了!

項羽便是這種人!你不可以高出於他(我深信就算和這類人一起去唱K的話,你最好留有一手,讓他唱得比你好)!無論如何,你一定要在他的能力之下!不要笑!老老嫩嫩,行內隨時數得出十個八個呀!所以斯人並沒有說錯,業界是有很多項羽的,而且項羽比劉邦多!

項羽的失敗並不是由競爭對手劉邦所能夠一手做成的,我相信就算是把劉邦換了別人的話,項羽的命運都不會有多少的轉迴。跟大部份失敗的原因般,失敗的主要原因,許多時都不是因為對手太勁或者客觀條件逆轉而不利(時不利夸),失敗的原因,往往都是出於失敗者自己!歸根結底是性格所累!正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移」,性格是很難一朝一夕便可以改良過來的!由其是從前賴以成功的性格和作風,更是難以更改!情況一如小孩子玩火,被火灼傷過而有切膚之痛的小孩,方能緊記體驗教訓絕不玩火。換言之,不嚴重地摔一交,一般人的悟性是不容易出來的。不過有些人,雖然上天「賜」他摔掉數交,然而還是「牛皮燈籠」,依然未能領悟這種「天官賜福」的真締,或許是被過度的自我膨脹所壅塞了吧?可惜!可惜!

其實一個人最大最終極的敵人並不是誰,而是自我!項羽的敗也是因為過於自我!誰可以說自己能擁有地球上最佳的智慧和能力呢?如果項羽這位楚覇王懂得這樣地去想,至低限度不會眾叛親離,要孤身走我路,最後還得息微於歷史舞台!

難道項羽從來沒有碰到過有能力的伙記嗎?當然不是!只不過是稍有點材幹的人,都「辭工」他去罷了。韓信未「跳槽過檔」劉邦前,是在項羽旗下工作的,後來項羽想把韓信從劉邦集團裡「撬」回巢,你看韓信怎麼答?韓信當時很傷心感慨地說:「我韓信在項羽集團做事,職位最高都不超過郎中,工作也不過是替項王執戟;言不為項王所聽,計不為項王所用(臣事項王,官不過郎中,位不過執戟,言不聽,劃不用)」。韓信是位軍事天材,相信讀者們都知道,在當時亦真的只有項羽可以在軍事上跟韓信算得上是旗鼓相當!韓信的傷心話,反映出跳槽的原因並非純是物質的問題,而是他在項羽旗下,自我價值得不到最大的體現!

今天好些領導人常常嗟嘆沒有人材,其實情況跟項羽極之相似!如果繼續地以自我膨脹所壅塞的心態來尋覓人材的話,在過往既已被證明不work的事,何以見得能夠在將來會work的呢?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7-25 22:26 編輯 ]

TOP

《楚漢論風流11》
陳平使出離間計  范增辭別楚覇王

范增是甚麼原因而告別項羽「辭工」的呢?二個原因,一個是遠因,一個是近因。

遠因是項羽這個人太過剛愎自用,由始至終都沒有把其他人放在眼內。正如今日我們身邊有些老板說:「祇要我響度,無話冇咗邊個會唔掂嘅!」。范增其實乃是叔父項梁的近身「伙記」,項梁是帶項羽「出身」的,故范增屬「叔父遺臣」,亦是項氏大集團的老員工。項羽這位CEO自高自大的性格,根本不認為需要有甚麼謀臣。因此對他來說,其實范增也是可有可無的!所以范增離開的時候,項羽連「作狀」留人家一下都嫌費事。

近因也是出於項羽輸給了自己的性格,不過劉邦只是送項羽一程罷了。話說劉邦的國師陳平,度了一條計,不過這條計真是認真普通,但由於陳平是項羽的舊伙記,對項羽這位前「老細」的性格,有比較深刻的認識。所以只是稍為略施小計,已經擊中項羽要害!這條計是普通得怎麼樣的?而又會令項羽掉了進去令范增拜拜的呢?

話說陳平故意假裝對項羽派來的使者,誤以為是范增派往的,把最好的酒席欵待這位項羽的使者,然後問這位使者是不是范大人的使者,那位使者當然不以為然道明自己乃項大王差派而來的。這樣一說,陳平立刻吩咐手下,把酒菜轉換為次一級的規格來招待這位使者!使者回去便把陳平這種無大無細的接待告訴項羽。一如陳平所料,項羽居然對陳平製造的級別遊戲,投入得非常在意地,竟計較自己在這個敵人設計的遊戲中的得失!認為自己才是「老細」,無理由在競爭對手的評級中份量居然比自己的伙記低!成何體統?范增是老幾?你劉邦集團拿甚麼來招待我的人?又拿甚麼來招呼范增的人?難道我項羽比范某還不如?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范增的老板…?項羽都算夠低!

項羽這連串的思想鬥爭,雖然是斯人按理杜撰少許,不過項羽這類人,斯人任職類似范增角色的時候,委實真有其事地見過不少!實在也犯不著當老板的要看不開及呷下屬的醋!這心態如何可以做大?如何能夠做強?讀者們,你兒女在學校成績優異、你太太漂亮你會呷醋嗎?

其實事情已經擺得很清楚,狹隘的自尊心令到項羽亂了套!甚麼項羽的范增的人,還不是項氏大集團的人吧!這顯然是人家的一種分化離間技倆,其「藝術成就」且算不上太高。可惜項羽都依樣照收如儀!項羽顯然功力檔次還未入流,憑這種「功力」再跟劉邦「玩下去」,「收檔」相信只是遲早的問題!

無怪范增臨走時說:「天下事大定矣,大王好自為之」!范增「起身」此刻,已判定了項羽的「天下事大定」了,所以叫項羽「好自為之」!他很清楚項羽的日子快沒戲唱的了!其實不是因為沒有了范增,而是連范增這類人都容納不下和不願意幫他的話,項羽集團只剩下了一個自尊心重的CEO項羽、他的情婦和一班「擦鞋仔」,這個集團還能夠有甚麼驚喜?

歷史證實了范增沒有看錯,項羽很快便「玩完」!

TOP

楚漢論風流12

有人說,人的性格往往是決定自己成敗的關鍵!項羽其實是被自己的性格所蠱惑!正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看來,性格習慣並不輕易「知錯能改」,這裡面所糾纏的因素實在太多了。然而,畢竟知「錯」而能夠懂得改變的話,形勢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有幸地在全局)會由此而扭轉!「先知先覺」總比「後知後覺」甚至「不知不覺」來得好些!至少有「知覺」的話,主動權都會重新落回手上,不致被形勢牽著鼻子走。

近日「陋習事件」那位主人翁,其實在處理這件事情上,絕對是可以表現得更好些的,可惜是此君一錯再錯,被廉署重創後,仍沒反省,接著被地監局主席發表近乎譴責的聲明,卻仍是以「覇王舉鼎」之姿,一於好少理!自己覇王咀臉盡暴露於人前!無他,皆因自我膨脹得過久,又沒有人出來一記當頭棒喝,可能真的把自己當了「活神仙」!

不過,他這個「活神仙」也只不過只是用了一些無機物質,即財產數字來支撐祂的「顯靈」,人家真正「活神仙」馬丁路德金,卻是用有機物質的學問理念來支撐「顯靈」於群眾的!至少今天地球上很多群眾都曾聽過馬丁的名句:「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

秦始皇很希望打破生理局限,儘管他幾乎要甚麼就能夠有甚麼。不過,這種權力只能在活著才得到有效的兌現,所以秦始皇想盡辦法去找長生不老藥,然而最後他和資產也只能夠成為無機物質地長埋於地下(或成為展覽品)!

鈙利亞詩人和哲人紀伯倫說過:「一個逝去的人如果不能永遠留在人們的心目中,那他真的是死去了」!

在幾千年後的今天,楚漢人物仍然能夠活在我們的心中,這不單只是歷史學者們的功勞,也是因為在整個楚、漢爭覇的「化學過程」中,產生出很多恆古有用而珍貴的學問和道理!今天我們沿用的成語或類成語,裡面就有很多是由這種「化學作用」產生而來的。例如:『白蛇結義』、『楚河漢界(鴻溝為界)』、『破釜沈舟』、『沐猴而冠』、『約法三章』、『項莊舞劍』、『鴻門夜宴』、『四面楚歌』、『十面埋伏』、『養虎為患』、『烏江自刎』、『覇王別姬』、『鳥盡弓藏』、『病榻問相』、「誤中副車」…。

TOP

哦!

引用:
原帖由 何斯人 於 2008-8-11 22:47 發表
楚漢論風流12

有人說,人的性格往往是決定自己成敗的關鍵!項羽其實是被自己的性格所蠱惑!正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看來,性格習慣並不輕易「知錯能改」,這裡面所糾纏的因素實在太多了。然而,畢竟知「錯」而能夠懂得改變的 ...

TOP

《楚漢論風流13

項羽失去范增,是間接地幫助了對手劉邦。這種事例其實在項羽身上,並非是一次!韓信就是另外一個例。

但凡組織,上至國家,下至我們地產代理,99%的人都明白到「千金易得,人材難求」這種道理。當然,還有1%的人是不會明白亦不肯去明白!項羽便是這百份之一的少數人。

畢竟項羽這種「罕有」的領導,雖是難得一遇,但不想成為項羽卻常常變成項羽那般「孤家寡人」情況的領導者,卻又相當普遍。這種成因,斯人認為乃是出於過份自我。由其是我們這種行業,是絕對地依賴人。觀乎當今業界的領導人,大多數都是在打工時獨當一面的經紀。正所謂做將軍易,做皇帝難,做得出色的經紀,甚至出色的經理,並不等於懂得做老板!做老板不一定要英氣滿面,力拔山河如項羽的。項羽其實最佳職業是打工當個獨當一面的將帥。老板那種學問是另類的東西,正如我在第九篇所提到的,老板只需要如水般無色無味,另加三項:善聽,善用,善賞罰便足夠了。正所謂「月明星稀」,太過有為(並非說要無為)是會把下屬遮蓋住的。這點很像一位成功的父親一樣,如果子女真的有上進心的話,便可能感受到跨越父親成就界限的巨大壓力。所以當名人的兒子,其實一點都不容易!當然,不思進取終日玩樂的子女可能反而沒有甚麼壓力。

想像一下,世有伯樂而後有千里馬,老板自己當了伯樂的馬,那又如何去尋馬呢?又如何當伯樂呢?所以當了馬就不可能當伯樂,當了伯樂就不可能當馬,二個角色是不可能重叠!項羽既當老板又當馬,劉邦卻始終守住伯樂的位置,項羽角色矛盾,所以角色有很大的沖突,因此永世都會無馬(有都會走)!我們業界某些老板又何嘗不是如此?這當然就是問題的核心。

話說韓信這條fit馬,原本亦和范增一樣,是跟隨項梁幹活的,項梁死後,當然自動「過契」了項羽。項梁這位叔叔給項羽的遺產,也不可謂不豐厚!韓信曾經提出過不少超卓的意見給項羽,可惜項羽「言不聽,計不用」。韓信懷材不遇,內心其實十分痛苦,其實古今中外的精英,並非金錢一味便可以收買,材幹能否得以發揮,正所謂有沒有成功感反而看得更重。史記裡也描述韓信在項營過得並不開心,甚至傷心。甚至項羽罕有地派人去游說韓信「飛開」劉邦回巢項陣,韓信當時非常傷心地向「舊老板」的說客說:「我在項王那邊辦事的時候,官位低賤(差不多相當分行經理甚至「硬膠Man」),言不會被項王聽入耳,獻計亦不會用,我的材幹價值是不會被體現的」。各位讀者,你看!如果你是韓信,你還會蠢到回巢去幫這位舊老板嗎?正所謂「返去都無運行」啦!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8-15 11:35 編輯 ]

TOP

楚漢論風流14

芸芸項羽集團眾將中,有位比較少人認識的人物,他名字叫黥布。黥布原本姓英,所以又稱英布。黥,是秦朝的一種刑罰,又叫做墨刑,即是在犯人臉上刺青。英布因觸犯秦法而被刺青於臉上,所以英布又稱黥布。

黥布原來乃項羽手下的第一大將,被封為九江王,轄地是秦朝的九江郡,大體相當於今天安徽長江以北、淮水以南地區。黥布的封地九江郡,地理位置極之重要,因為正好是處於彭城的南面,彭城是西楚項羽之都!

黥布的地位當然比韓信高得多。如果套用在業界的職位,應當相等於一個部門(不是一個新界區)的老總。項羽的戰功,十之八九,絕對離不開他的份兒!項羽破釜沈舟之役,巨鹿大捷率先渡河的是他,先頭部隊殺入函谷關是他,坑殺二十萬秦軍降卒亦是他!黥布的手法跟項羽十分相似,故此甚獲項羽欣賞。

可是黥布最終也要離開項氏集團,走到了劉邦集團工作!是劉老板的成功抑或項老板的失敗呢?讀者看罷下文,相信自有結論!

漢二年,齊王田榮叛楚,項羽平亂,向九江王黥布征兵,黥布因病,只派四千手下應召,自己並沒有親自上陣。到了彭城一役,黥布又有病而缺席。項羽因此對黥布頗為不滿,多次派使者去責備黥布。由於黥布深知項羽為人,內心非常恐慌,更避開不敢去見項羽,二人矛盾遂變得愈來愈深。

劉邦獲悉項、黥之間關係發生變化,他跟我們大家在行內的做法有點相似,便是利用這種千載一時的機會,馬上派人到黥布處游說,動搖了暫時無路可行的黥布,最後當然是劉邦成功把黥布過主!這究竟是劉邦把握機會得好,還是項羽無知呢?而這些出發點的背後,又是否反映出項老板被自己性格支配了他的「運程」呢?讀者宜好好地思索。

黥布降劉邦,不僅給劉邦賺了對方一名「大頭」,更令項羽的老巢彭城以南,暴露於劉邦的勢力之內!劉邦這一著棋,真是賺了夫人又賺兵!成本低廉,桿杆比例回報之高,均屬驚人!

這段歷史不知道能否給大家某種啟示?如果項先生多些寬容彈性、多點理解、少些責備,相信黥布不一定會跑過劉邦集團了吧?

TOP

楚漢論風流15

「猴子爬得愈高,可以看見的屁股部份就愈多」!

這是美國著名的管理學者亨利 明玆伯格(Henry Mintzberg)掛在自己辦事處牆壁上屬於自創性質的諷刺說話,富典型的美國式幽默,意思當然是跟我們香港人說的「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相類似,不過它當然來得更刻薄!

斯人認為項羽便是此類「猴子」!事實上他作為西楚的CEO不僅是不稱職,更讓西楚「企業」帶來了災難性的萬劫不復!假如他不是爬得那麼高的話,他和西楚歷史的命運都可能要改寫。所以有史家說項羽乃人臣之材,卻錯居人主之位;是可用之人,而非用人之人!這是中華民族的歷史遺產給了我們大家的啟示。

人貴自知,可是自知之明的人少得尤如鳳毛驎角!特別是當個人偶發地擁有了一定的權力和職位,往往便很難作自我反省(這便是為何權力會令人腐化的主要原因)!

能接受得下批評的領導,不過寥寥數人。事實亦證明了這種虛心肯認真地接納批評的領導,往往在未來的變化之中,能夠迅速掌握變化,並適應變化後的新形勢而成就到大業!這或許是一種成功之路的方程式。歷史上長治久安的強勢皇朝及政權,一般都是較為開明的,就算是開始時不太開明,到了後來還得要顧及到江山基業而必須去走一條較開放的道路!個人何嘗不是一樣?如果是強者的話,真的是不會懼怕批評的!

劉邦卻是一位非常有自知的人,他出身草根階層,也沒有讀過甚麼書。雖然項羽也沒有讀過甚麼書,但項羽是楚國貴胄項燕之後,說到底還是貴族,項羽是不愛讀書,而劉邦卻是沒有選擇之下沒書讀罷了。項羽的材能,前文已說過,而劉邦的材能可以歸納為 ‘自知’ 二個字!

TOP

楚漢論風流16

自知與無知

‘自知’ 這種智慧並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知已’ 才可以‘知彼’ !我看到今天行業裡很多有才幹的領導,可是他們大多都沒有自知的慧根!如果連自己都不能認識,那麼又如何去知人善任呢?所謂‘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你不知道部下的才能,那如何調動部下的積極性來為你及公司服務呢?假如看不透競爭對手,那又如何訂對策來決戰千里呢?

有的領導以為知人善任,整天就是搞吃喝玩樂的康樂公關活動來拉攏下屬,可以說,這種領導根本就不明白甚麼叫做知人!吃喝玩樂作為公關手段還算可以,但相信並不是每個人都為吃喝玩樂而‘賣命’ 的罷?最根本的問題是他們能不能夠在你這兒得到發展!換句話說除了你重用厚待他們之外,有點眼光的下屬都會往前途方面去想,就是他不去多想,他的老婆或愛人也會要他去想!相信斷然不會因為每月一大宴、每週一小宴、每天免費中午飯便可以收買人家的前途那麼天真吧!下屬,尤其是有材能的下屬,他們需要的不是公關酒菜,而是長遠的利益!

屬下長遠利益其實跟領導人的利益並不矛盾,甚至是一致的!項羽的失敗,正正是由於他不能夠讓手下感覺到跟著他會有甚麼利益的!這不僅單單是‘願景(Vision)’ 的問題那麼簡單,項羽固然沒有甚麼願景可以給他的伙記,而且他的管理亦是相當的失敗!

項羽這個人喜歡小恩小惠,正如韓信說,項王這個人婆婆媽媽的,我們將士如果有誰受了傷,他會親自挽著飯籃到醫院來探病,流著淚眼跟你說長道短。但當你有戰功的時候,項羽卻是非常地吝嗇封賞,他要是封一個官職給手下,那顆封印捏在手中磨來磨去,一直磨到方印也變成了圓形,他都不想給人。韓信不妥項羽是事實,有沒有誇大項羽的小家子氣我們亦不必過於深究。不過項羽的好小恩小惠卻不論功行賞卻的確是他的敗筆。

張良本來便是韓人(韓國乃戰國七雄之一,並非高麗),而且「受僱」於韓王,韓王在滅秦時,派了張良去協助劉邦,秦亡戰爭結束後,項羽論功行賞分封諸侯的時候,偏偏不讓韓王領回自己韓國的領地,原因便是項羽不高興韓王之前曾派了張良去幫助劉邦!後來更把韓王殺了!這樣一來,倒反而益了劉邦!因為張良無路可退,唯有逼著到劉邦的陣營裡落地生根。

在封王的過程中,不僅是韓王的事件處理不善,其他的封王也缺乏公道。其實各路反秦義軍,本來都擁有一些所屬地盤,項羽策封時,卻是憑自己喜好來封地!他自己是楚人,當然自封楚覇王,這也是楚覇王名稱的由來。跟項羽關係好的,封地就可以封得好和封得大,關係差的就封得差,不喜歡的人,項羽甚至連封都不封!項羽一下子便封了18個王!甚麼齊王、秦王的,劉邦亦被封了一個漢王,劉邦的‘漢’ 就是由這時開始稱呼的。

這個封‘漢’ 的後面還有一個玄機。封劉邦為漢王的主意,原來是項羽的國師范增度出來的「橋」。由於范增始終覺得劉邦是個心腹大患,所以故意把劉邦封到了漢中去(漢中便是今天陝西省的漢中市)。漢中外圍原來屬秦的地方,卻一開三,分封給三個前秦投誠的大將軍。因而這個地方便叫做‘三秦’ 。范增的目的非常明顯,便是要利用三秦之地,阻隔堵塞劉邦進入關中之路,不讓他容易反撲!這是變相軟禁劉邦於關外以三秦為阻隔的漢中。

所以項羽這個人是沒有甚麼視野,處理大事情不僅不會深謀遠慮,而且亦只憑喜好辦事,同時卻十分之小器。劉邦當然不高興,不高興又如何?畢竟形勢比人弱,正是‘弱國無外交’ 的情況下,唯有強忍淚水起程到漢中去。形容劉邦此刻的心境,國內有句通俗話倒是貼題得很,那便是‘被打落了的牙齒唯有往肚裡吞掉’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