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楚漢論風流(連續劇)

楚漢論風流21

《素書》的作者黃石公根本上無法考證,我相信這極可能是由張良杜撰出來的。如果是這樣,那麼《素書》便很大機會是由張良所作!甚麼理由張良不堂堂正正而要託黃石公之名?

張良是篤信道家之學的人,深懂‘不伐其功,不矜其能’ ,老子的‘功遂,身退,天之道’ 早已成為張良的人生哲學,因此張良不承認《素書》乃自己之作而說成是獲高人所贈,首先是不希望讓那群列土封侯的甚麼王(也包括了漢王劉邦)競相挖他的角,正所謂一臣不能侍二主,自己選好了落腳地亦無謂得失任何人,況且各據一方的諸侯都有一統天下的野心,爭取不了張良的話,很大機會一了百了索性把他暗殺掉,無謂眼白白地讓對手的勢力座大!張良那會不計算在內?其次亦不想劉邦或他身邊的人產生太多不必要的戒心!道理很簡單,難道有老板會接受比老板更老板的人嗎?就算張良如何費剎唇舌解釋,也很難令人相信他「雖有圖天下之材,卻無圖天下之心」!再者,就算劉邦明白張良,張良也難保日後劉邦身邊的人不會繼續說三道四直到有一天也把劉邦弄得糊塗!其實這是一種‘亢龍有悔’ 的《易》學之道,《易》學當然比道學來得更早,道學裡亦有不少學問是出自《易》學而來的。正是無謂事事做到盡絕的一種中國人哲學。再者,張良那有不明白作《素書》和讀《素書》的分別?就是同班同學也有第一與第尾的分別,所以同讀一本書可以按天資修為得出完全不同的二種結果。但如果作一本書,那便非得要對那種學問完全地掌握,而且始終只有作者才能凌駕讀者而不可能是讀者凌駕作者!所以我認為張良不願透露自己是作者,完全是參透了這一切而為。

劉邦素來好搞天意神鬼之術來散播迷信為登王造勢,如 ‘東南有天子氣’ 、‘赤帝之子斬白蛇’ 等「人造」神話來君權神授以正已名。由於劉邦出身低微,並沒有項羽或張良那種甚麼貴族的血統,加上中國封建時代,社會文化崇尚正統,如儒家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因此劉邦搞這一套也只是想來個名正言順,以應民情世俗罷了。

環繞劉邦身邊的人,無論是簫何、陳平或是韓信甚至是呂后(劉邦的正室),只有張良跟劉邦的關係是不計利益地互信互賴的,張良與劉邦之間可謂如魚得水。劉邦知道自己稱王的野心,亦知道張良是完全清楚這點,本來人臣如果太明瞭君主的一切是隨時招惹殺身之禍的。但偏卻劉邦亦很清楚張良的為人和野心,知道彼此雖然同道中人,但謀的東西卻並非一樣。張良是沒有興趣謀劉邦要的東西,那就是稱王統一天下!正如前文所述,張良謀二件事:第一,覆滅秦朝;第二,謀帝王之師,他認定了劉邦有他協助定必可成為一統天下的帝王,可以說張良謀這個帝王師,其實是希望透過劉邦,能夠發展和實現他所學所篤信的一切!正如愛恩斯坦一類的科研工作者,追求的成就不會是當大總統,因為大總統的價值在他來說,並不及體現自己的理論獲得認可及實踐來得更富滿足感。張良對名利的淡泊,與及追求甚麼,劉邦豈會不知?就正因為彼此所追求的並沒有任何矛盾沖突(尤其是權與利的方面),而且更可各取所得,互補長短,因此二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默契自是其他人所不能及!故劉邦對張良在史冊上被描述為言聽計從不無來由。由其是張良功成身退更引證了劉邦並沒有估計錯誤!

TOP

楚漢論風流22
自古以來,不分中外,絕大多數人都會窮畢生來追求名與利,而且人很多時在這種情形下並非是處於主動!利產生名,名又產生利,利到了某種階段,人又追求名,如此生生不息,到了最後,人卻反過來被名利所追逐而陷於無法自拔。

有讀者可能會問:「有這麼嚴重嗎?利和名都是死物,而人卻是活生生的,死東西又如何能奈何活生生的人呀?」。這種說法片面上似是對的,事實上,死物又如何能夠作弄生物呢?不過,由於名、利、人三者,在理論上或者理想上可以獨立抽離而作獨立解釋甚至獨立存在,但在現實生活裡,這三者根本不可能單獨存在著,而且更是相濟互補、相生相剋、共存共衍的!這樣,表現在現實生活上便出現「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了。曾在社會洪流上起伏過的讀者,會較易理解,若非過來人,事實上是較難體會的!

張良出身貴族,名利可以說是早已擁有。然而名利卻是脆弱得很,韓國的覆亡,張良深深地體會到這點。十年的隱姓埋名的流亡生涯,更讓張良明白了人生之道!張良借圯上老人黃石公授以《素書》,希望在短短的人生裡,把精神思想藉合適的人選來實現,也可說是他人生的唯一意義。畢竟張良已經看破紅塵,名與利,對於他人生意義有如浮雲。畢竟他亦曾是過來人,名利也不過是如此這般罷了,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反而對張良來說,滿足感程度的高低才是他追求的永恆。張良追求的層次已經不是口腹之慾而是形而上的精神層次了!大家還記得位處中國西南部的中亞山區,有個叫‘不丹’ 的小王國 (就是梁朝偉和劉嘉玲搞婚禮的地方) ,別看它細小,卻是全球‘快樂指數’ 最高的國家!如果說快樂跟財富相等的話,那應該不是科威特便是文萊的了(平均每個國民都有二至三部進口車),如果說快樂等如權力威望,那應該非美利堅莫屬。這已經不是清晰得很了嗎?

不過,追求精神層次的完美還是必須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而這種所謂經濟基礎其實也並非是要天天吃鮑魚、晚晚開幾萬元一瓶的紅酒、夜夜和甚麼明星港姐共渡良霄不可的。一個人如果擁有十部法拉利也只能一次過坐上一部,其他的東西也是如此,再多的話,亦只是錢作怪制造需要而把人的生裡推上到極限罷了(這種極限可能是把十年的生命透支供一年或一晚用)!這是名利反過來玩弄人的情況。如果能夠把這個問題看得通,則睡有牀,吃得有營養,行出來有體面的衣履,買得起廁紙(不用舊報紙),坐不用茅廁,有車代步或搭得起的士,有需要時旅行耍樂一番…這便是人操控物的正常情況了。

張良的《素書》裡有這樣的「天數」不易之定理:『同美相妒,同智相謀,同貴相害,同利相忌,同藝相窺,同巧相勝…」意思是「才貌相若的人往往會互相妒忌,智謀相當的人往往會你謀我或我謀你,富貴相若的人往往互相傾軋,求取同樣利益的人往往會互相忌恨,同等技術的人往往會互相抄襲,同樣機巧的人往往會互相想取勝對方…」等。因此張良選定了劉邦(一般是說劉邦recruit張良,但只要細心想想,劉邦拿甚麼東西來recruit 張良呢,除了是自己),便是因彼此並無這方方面的衝突。反過來劉邦重用張良而且「言聽計從」(這是成語的由來),為甚麼呢?難道劉邦不害怕「運籌帷握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張良構成潛在威脅而且亦自知「吾不如子房(張良別字)」?無他,當領袖的劉邦也有他當領袖的資格和內涵,其實做個成功的領袖並不需要往枝節和過於具體的方面去動心動手,正如國內官場上流行的一句話:「領導抓方向,下屬抓具體」,劉邦單憑「知人善任」四字真言便有如把張良的‘Auto’ 開關按鈕啟動,按照符合劉邦利益而由張良自己編寫的程式來自動運作直達目的!其他工作?由張良去差調吧!反正劉邦知道張良這只「猫」,對捉老鼠的興趣比自己濃厚,卻對吃老鼠的興趣反而比自己淡泊!如果劉邦要那麼辛苦地還把張良的差事也都兼搶過來做,斯人深信第一,劉邦當不成漢高祖;第二,劉邦未必會想當皇帝。這也是劉邦精辟的地方,畢竟他是典型的‘result orientated’ 超級大波士型人物!

劉邦的領導風格不是「有為」,也不是「無為」,而是「適為」或「識為」(即適時宜為或識時而圖,不是‘圍骰’ ,但很有這種‘通殺’的意境)。只要劉邦不變,換言之劉邦繼續保持風格,即與張良交心時的一貫態度作風的話,我劉邦不變亦即是張良不會有變,有何問題?。下回要講講劉邦了!

TOP

楚漢論風流23

孔子說:『一個人即使具備像周公那種德材,但卻驕傲、吝嗇,那無論他有幾多其他的優點也都沒用』。這是諸葛亮在其不朽著作《將苑》中引述萬世師表孔子的說話。

關雲長亡於驕傲,因麻痺輕敵,棄失荊州,敗走麥城,終被東吳擒殺;項羽敗在吝嗇,分封顛倒不均,獎賞小家遲滯,眾叛親離最終要自殺。諷刺得很,歷史上的大業,往往並不是由武功蓋世,英氣滿面至剛至強的人來成就,卻可能只是由一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來開創。劉備、劉邦之流正是這類人的代表。
不過,斯人為了不要誤導讀者,必須特別指出,不是叫大家效法做個普通「無力」之士,因為「無力」並非是等於無智慧和無權力。反而自恃武功蓋世的領導人如項羽,事事都站到第一線,伙記的優點都發揮不了出來,項氏集團其實就只由項老總自始至終在唱獨腳戲,有范增等人材出來幫他,最後都被他氣走;黥布、彭越、韓信、陳平等人材,更過底到劉邦旗下。

四書之一的《尚書》中有這句話:『漠視賢能之人,便難以獲得其真心;蔑視士卒,也無法得到他們效力』。項羽的自戀性格做不到這點,劉邦卻完全套用得到。因此,一流謀臣猛將都凝聚到了劉邦的身邊。項羽在創業的過程中相信比劉邦辛苦百倍,而效率卻反而不及劉邦的高。

真理始終是恆久常新,無懼時間的考驗。雖然劉邦的時代跟劉備的時代前後足足距離了400多年,然而400多年後劉備陣營的首席國師孔明,在其經典著作《將苑》中說:『作為將帥,必須擁有自己的親信…無親信者,如同黑暗中行走,舉步維艱,手足無措…以足智多謀的人作為親信,以深謀遠慮、嚴謹慎密的人作耳目,以驍勇善戰的人作臂膀』。這個道理,歷史已經說明劉邦在400多年前不僅曉得,而且亦已經運用自如而且取得了成功。

領導藝術中有所謂‘大公司管人,小公司管事’ ,‘大’和‘小’ 的意思並不是分行眾多、廣告排山倒海、人馬數量佔行業1/3人口便叫做大,相反的便叫做小!這些所謂的大小,只能說是硬件的數量大小。眾所周知,沒有利害的軟件,多少數量的硬件其實都意義不大!這個軟件便是領導人的心態和作風。一個陣營或公司,領導人天天還要去巡分店、查工咭、捽數、扯單,爭著做一些下屬可以辦得到(甚至辦得更好)的事情,卻忽略了屬於自己崗位的本職(即不務正業),那無論這個陣營或公司的硬件規模有多大,斯人認為這仍脫離不了小公司的形態!項羽的硬件規模在反秦義軍中本算是最大的,但他喜歡管事,而且一會兒當文臣,一會兒卻在當武位,這便是小公司心態的領導!反觀劉邦,他只負責好好地管人,各個方面的具體事情,則由這班被劉生挑選好的合適人選如張良、簫何、韓信等來去管,所以劉邦雖然起家時,公司遠不及項氏大集團的規模,然而到了後來卻取代了項羽集團。無他,劉邦一直是採用‘大公司管人’ 的宗旨來辦好事情!而項羽卻只是採用‘小公司管事’ 的態度來‘run’自己那門「生意」。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9-29 15:31 編輯 ]

TOP

楚漢論風流24
劉邦在打敗了項羽後,在洛陽南宮大搞慶功宴派對,席間劉邦請列侯諸侯談談,為何他可以得天下而項羽卻失天下呢?手下知道劉邦的性格:只要下屬有‘points’不僅劉邦可以被當眾揶揄,好意見更會馬上獲得採納!

剛好跟項羽相反,劉邦氣量好亦真的非常豁達!故此有二位重臣直言不諱地對他說:『老板,您雖然習慣慢待人家,又鍾意「串」人,而項羽卻既小慈小悲又有感性熱情!之不過,劉老板要下屬攻城略池,下屬一旦攻下了之後,您便把城池封賞給他們,這叫做天下同利。項羽卻妒忌伙記之功,怕伙記有材幹,戰勝亦不予人功,得地又不予人利益,此所以失去天下』!

劉邦說:『你們其實都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講到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我確不如張良;講到镇國家、安撫民眾、發糧餉,讓補給供應源源不絕,我便不及簫何;有能力聚集百萬兵馬、戰必勝、攻必取,我真不如韓信!此三人都是人傑,而因為我能夠用得著他們,固此我可以取得了天下,項羽僅有一個范增卻都不識得好好重用,所以項羽便要輸給了我』。

好一句「…因為我能夠用得著他們…」一矢中的!劉邦真是把敵我相方問題看得非常之通透,這也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劉邦的強項 — 知人善任!

雖然‘知人善任’ 這四字真言誰不懂得?但要培養‘知人’ 絕非易事!‘知人’ 這門子功夫,完全是憑江湖經驗加上天生慧根DNA,讀書是學不到的,亦沒有這種學科讓人來修讀。‘知人’ 其實是一門獨立的學問功夫,‘知人’首要條件是‘知已’ ,否則並沒有基準來評鑑別人。以上那段劉邦的話,絕對反映出其‘知已知彼’ 的‘知人’智慧。‘善任’ 當然是要必須擁有‘知人’ 的基礎,所謂‘善任’ 便必須要懂得把適合的人放於恰當的工作位置。大前題亦必須要對每一種位置崗位有透澈的了解,不然就算是‘知人’ 也不知應放到甚麼崗位!這正如把韓信跟簫何甚至是張良來互易工作崗位,結果是錯配而不能有效發揮其專長能力,這種毛病有許多領導人都犯上了,還以為是屬下的能力言過其實,而實際上只是由於自己的功力修為不足而已。

有些讀者或以為劉邦有內涵、有學問…。都不是,斯人坦白告訴大家,劉邦跟項羽一樣,讀很少書!至於涵養?嘿!沒多少!劉邦致勝之道,完全是因為江湖經驗(或稱實踐性的知識),迫使他去懂得去品人、待人和駕馭人,當然,多少天份是有的,但是斯人深信,劉邦只有二、三招,而且都是圍繞著人際溝通方面的各種藝術!


[ 本帖最後由 何斯人 於 2008-10-7 00:44 編輯 ]

TOP

無線電視下午有電視劇, 係講  "楚漢驕雄" , 又係秋官做劉邦, 好睇, haha
地先生

TOP

唔知我仲要讀幾多年書, 先有何斯人的功力 . . . . . .
地先生

TOP

楚漢論風流22


何斯人
2008年9月23日


自古以來,不分中外,絕大多數人都會窮畢生來追求名與利,而且人很多時在這種情形下並非是處於主動!利產生名,名又產生利,利到了某種階段,人又追求名,如此生生不息,到了最後,人卻反過來被名利所追逐而陷於無法自拔。

有讀者可能會問:「有這麼嚴重嗎?利和名都是死物,而人卻是活生生的,死東西又如何能奈何活生生的人呀?」。這種說法片面上似是對的,事實上,死物又如何能夠作弄生物呢?不過,由於名、利、人三者,在理論上或者理想上可以獨立抽離而作獨立解釋甚至獨立存在,但在現實生活裡,這三者根本不可能單獨存在著,而且更是相濟互補、相生相剋、共存共衍的!這樣,表現在現實生活上便出現「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了。曾在社會洪流上起伏過的讀者,會較易理解,若非過來人,事實上是較難體會的!

張良出身貴族,名利可以說是早已擁有。然而名利卻是脆弱得很,韓國的覆亡,張良深深地體會到這點。十年的隱姓埋名的流亡生涯,更讓張良明白了人生之道!張良借圯上老人黃石公授以《素書》,希望在短短的人生裡,把精神思想藉合適的人選來實現,也可說是他人生的唯一意義。畢竟張良已經看破紅塵,名與利,對於他人生意義有如浮雲。畢竟他亦曾是過來人,名利也不過是如此這般罷了,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反而對張良來說,滿足感程度的高低才是他追求的永恆。張良追求的層次已經不是口腹之慾而是形而上的精神層次了!大家還記得位處中國西南部的中亞山區,有個叫‘不丹’ 的小王國 (就是梁朝偉和劉嘉玲搞婚禮的地方) ,別看它細小,卻是全球‘快樂指數’ 最高的國家!如果說快樂跟財富相等的話,那應該不是科威特便是文萊的了(平均每個國民都有二至三部進口車),如果說快樂等如權力威望,那應該非美利堅莫屬。這已經不是清晰得很了嗎?

不過,追求精神層次的完美還是必須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而這種所謂經濟基礎其實也並非是要天天吃鮑魚、晚晚開幾萬元一瓶的紅酒、夜夜和甚麼明星港姐共渡良霄不可的。一個人如果擁有十部法拉利也只能一次過坐上一部,其他的東西也是如此,再多的話,亦只是錢作怪制造需要而把人的生裡推上到極限罷了(這種極限可能是把十年的生命透支供一年或一晚用)!這是名利反過來玩弄人的情況。如果能夠把這個問題看得通,則睡有牀,吃得有營養,行出來有體面的衣履,買得起廁紙(不用舊報紙),坐不用茅廁,有車代步或搭得起的士,有需要時旅行耍樂一番…這便是人操控物的正常情況了。

張良的《素書》裡有這樣的「天數」不易之定理:『同美相妒,同智相謀,同貴相害,同利相忌,同藝相窺,同巧相勝…」意思是「才貌相若的人往往會互相妒忌,智謀相當的人往往會你謀我或我謀你,富貴相若的人往往互相傾軋,求取同樣利益的人往往會互相忌恨,同等技術的人往往會互相抄襲,同樣機巧的人往往會互相想取勝對方…」等。因此張良選定了劉邦(一般是說劉邦recruit張良,但只要細心想想,劉邦拿甚麼東西來recruit 張良呢,除了是自己),便是因彼此並無這方方面的衝突。反過來劉邦重用張良而且「言聽計從」(這是成語的由來),為甚麼呢?難道劉邦不害怕「運籌帷握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張良構成潛在威脅而且亦自知「吾不如子房(張良別字)」?無他,當領袖的劉邦也有他當領袖的資格和內涵,其實做個成功的領袖並不需要往枝節和過於具體的方面去動心動手,正如國內官場上流行的一句話:「領導抓方向,下屬抓具體」,劉邦單憑「知人善任」四字真言便有如把張良的‘Auto’ 開關按鈕啟動,按照符合劉邦利益而由張良自己編寫的程式來自動運作直達目的!其他工作?由張良去差調吧!反正劉邦知道張良這只「猫」,對捉老鼠的興趣比自己濃厚,卻對吃老鼠的興趣反而比自己淡泊!如果劉邦要那麼辛苦地還把張良的差事也都兼搶過來做,斯人深信第一,劉邦當不成漢高祖;第二,劉邦未必會想當皇帝。這也是劉邦精辟的地方,畢竟他是典型的‘result orientated’ 超級大波士型人物!

劉邦的領導風格不是「有為」,也不是「無為」,而是「適為」或「識為」(即適時宜為或識時而圖,不是‘圍骰’ ,但很有這種‘通殺’的意境)。只要劉邦不變,換言之劉邦繼續保持風格,即與張良交心時的一貫態度作風的話,我劉邦不變亦即是張良不會有變,有何問題?。下回要講講劉邦了!

TOP

楚漢論風流 23


何斯人

2008 年 9 月 26 日

孔子說:『一個人即使具備像周公那種德材,但卻驕傲、吝嗇,那無論他有幾多其他的優點也都沒用』。這是諸葛亮在其不朽著作《將苑》中引述萬世師表孔子的說話。

關雲長亡於驕傲,因麻痺輕敵,棄失荊州,敗走麥城,終被東吳擒殺;項羽敗在吝嗇,分封顛倒不均,獎賞小家遲滯,眾叛親離最終要自殺。諷刺得很,歷史上的大業,往往並不是由武功蓋世,英氣滿面至剛至強的人來成就,卻可能只是由一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來開創。劉備、劉邦之流正是這類人的代表。
不過,斯人為了不要誤導讀者,必須特別指出,不是叫大家效法做個普通「無力」之士,因為「無力」並非是等於無智慧和無權力。反而自恃武功蓋世的領導人如項羽,事事都站到第一線,伙記的優點都發揮不了出來,項氏集團其實就只由項老總自始至終在唱獨腳戲,有范增等人材出來幫他,最後都被他氣走;黥布、彭越、韓信、陳平等人材,更過底到劉邦旗下。

四書之一的《尚書》中有這句話:『漠視賢能之人,便難以獲得其真心;蔑視士卒,也無法他們無法效力』。項羽的自戀性格做不到這點,劉邦卻完全套用得到。因此,一流謀臣猛將都凝聚到了劉邦的身邊。項羽在創業的過程中相信比劉邦辛苦百倍,而效率卻反而不及劉邦的高。

真理始終是恆久常新,無懼時間的考驗。雖然劉邦的時代跟劉備的時代前後足足距離了400多年,然而400多年後劉備陣營的首席國師孔明,在其經典著作《將苑》中說:『作為將帥,必須擁有自己的親信…無親信者,如同黑暗中行走,舉步維艱,手足無措…以足智多謀的人作為親信,以深謀遠慮、嚴謹慎密的人作耳目,以驍勇善戰的人作臂膀』。這個道理,歷史已經說明劉邦已在400多年前不僅曉得,而且亦已經運用自如並取得了成功。

領導藝術中有所謂‘大公司管人,小公司管事’ ,‘大’和‘小’ 的意思並不是分行眾多、廣告排山倒海、人馬數量佔行業1/3人口便叫做大,相反的便叫做小!這些所謂的大小,只能說是硬件的數量大小。眾所周知,沒有利害的軟件,多少數量的硬件其實都意義不大!這個軟件便是領導人的心態和作風。一個陣營或公司,領導人天天還要去巡分店、查工咭、捽數、扯單,爭著做一些下屬可以辦得到(甚至辦得更好)的事情,卻忽略了屬於自己崗位的本職(即不務正業),那無論這個陣營或公司的硬件規模有多大,斯人認為這仍脫離不了小公司的形態!項羽的硬件規模在反秦義軍中本算是最大的,但他喜歡管事,而且一會兒當文臣,一會兒卻在當武位,這便是小公司心態的領導!反觀劉邦,他只負責好好地管人,各個方面的具體事情,則由這班被劉生挑選好的合適人選如張良、簫何、韓信等來去管,所以劉邦雖然起家時,公司遠不及項氏大集團的規模,然而到了後來卻取代了項羽集團。無他,劉邦一直是採用‘大公司管人’ 的宗旨來辦好事情!而項羽卻只是採用‘小公司管事’ 的態度來‘run’自己那門「生意」。



TOP

楚漢論風流24


何斯人

2008 年 9 月 28 日

劉邦在打敗了項羽後,在洛陽南宮大搞慶功宴派對,席間劉邦請列侯諸侯談談,為何他可以得天下而項羽卻失天下呢?手下知道劉邦的性格:只要下屬有‘points’不僅劉邦可以被當眾揶揄,好意見更會馬上獲得採納!

剛好跟項羽相反,劉邦氣量好亦真的非常豁達!故此有二位重臣直言不諱地對他說:『老板,您雖然習慣慢待人家,又鍾意「串」人,而項羽卻既小慈小悲又有感性熱情!之不過,劉老板要下屬攻城略池,下屬一旦攻下了之後,您便把城池封賞給他們,這叫做天下同利。項羽卻妒忌伙記之功,怕伙記有材幹,戰勝亦不予人功,得地又不予人利益,此所以失去天下』!

劉邦說:『你們其實都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講到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我確不如張良;講到镇國家、安撫民眾、發糧餉,讓補給供應源源不絕,我便不及簫何;有能力聚集百萬兵馬、戰必勝、攻必取,我真不如韓信!此三人都是人傑,而因為我能夠用得著他們,故此我可以取得了天下,項羽僅有一個范增卻都不識得好好重用,所以項羽便要輸給了我』。

好一句「…因為我能夠用得著他們…」一矢中的!劉邦真是把敵我相方問題看得非常之通透,這也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劉邦的強項 — 知人善任!

雖然‘知人善任’ 這四字真言誰不懂得?但要培養‘知人’ 絕非易事!‘知人’ 這門子功夫,完全是憑江湖經驗加上天生慧根DNA,讀書是學不到的,亦沒有這種學科讓人來修讀。‘知人’ 其實是一門獨立的學問功夫,‘知人’首要條件是‘知已’ ,否則並沒有基準來評鑑別人。以上那段劉邦的話,絕對反映出其‘知已知彼’ 的‘知人’智慧。‘善任’ 當然是要必須擁有‘知人’ 的基礎,所謂‘善任’ 便必須要懂得把適合的人放於恰當的工作位置。大前題亦必須要對每一種位置崗位有透澈的了解,不然就算是‘知人’ 也不知應放到甚麼崗位!這正如把韓信跟簫何甚至是張良來互易工作崗位,結果是錯配而不能有效發揮其專長能力,這種毛病有許多領導人都犯上了,還以為是屬下的能力言過其實,而實際上只是由於自己的功力修為不足而已。

有些讀者或以為劉邦有內涵、有學問…。都不是,斯人坦白告訴大家,劉邦跟項羽一樣,讀很少書!至於涵養?嘿!沒多少!劉邦致勝之道,完全是因為江湖經驗(或稱實踐性的知識),迫使他懂得去品人、待人和駕馭人,當然,多少天份是有的,但是斯人深信,劉邦只有二、三招,而且都是圍繞著人際溝通方面的各種藝術!

TOP

楚漢論風流25


何斯人

2008 年 10 月 5 日


很多有創見、有魄力、有智慧的領導人,最後在失敗的一刻,往往都死不瞑目地說:「天無眼」、「天亡我也」、「時不與我」…一大堆狗屁自慰的藉口,把失敗的原因都歸咎於很多外在的因素,總都要來「斥天、責地、怨人」一番!似乎大家都忘記了當下屬沒有成績時,自己是如何地直斥其「姓賴」的非!斯人坦白的說,每一個失敗,領導者都不能說不是自己的原因!而且一定是自己的個人原因!要問責,請問自己的責吧!

人不是全能全美的神,不可能不存在丁點兒的錯!只有坦然承受犯錯的責任,才可以從錯誤的漆黑洞穴裡走出來,經驗是需要有正確的態度來總結的。經驗這種通往真理的曲折道路,也許只有極少數的精英才能夠通得過,鋼鐵是如何地煉出來的?當然靠的只能是烘烘的烈火!

有位網友曾點了首歌給斯人聽,歌曲叫‘問我’ ,無論這位網友的動機出發點如何,在危難時可以真正幫助自己的,只有自己!不過,方法是必須要附有一種問責自己的態度,那便是‘問我’!人只有這樣,才能站得起來,才能恢復自信,才能總結經驗,才能破舊立新,才能脫胎換骨,才能站得更高,才能在下一個回合變得更強大,不然,不去‘問我’,不去總結,不變得更聰明,難道抱著已被證明失敗的舊「肉身」,能夠升華到更高的天堂嗎?已經被證明不WORK的舊自我,試問又如何能在未來可以WORK?

然而,說說 ‘問我’ 是一、二秒間的事情,但能不能面對自己果敢地說,相信必須掃清自己所有不必要的心障!尤其是‘自我(EGOTISM)’ 這個心障必須首先要跨越!歷史上幾多英雄人物,才智能力都不下於我們,可是往往以悲劇告終,是天地不仁嗎?NO!NO!NO!都是自己!諸葛亮在《前出師表》裡,臨別前悲壯地告誡「敗家兒」的劉阿斗(劉備的兒子)時,有句話說:「…察納雅言…」!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即是叫他考察和接納有益有建設性的言論!因為他的爸,劉備是靠這種態度起家的!他的曾、曾、曾祖父劉邦,亦是靠這種態度起家的,換言之,這四字真言,是劉家大祠堂賴以起家的祖傳镇山之寶!

只有在掃除驅走‘自我’ 的單一思維的情況下 ,才能夠‘察納雅言’ ,才能夠像火鳳凰般在烈焰之中重生而變得更強大!可惜世事知易行難,斯人所認識的不少優秀領導人,天天還在這個關口裡掙扎。不過,掙扎總比不懂得這個道理的人進步,好像項羽這類連掙都不掙的自我中心主義者式領導,比比皆是,難道像被王文彥先生稱為「迷途」的施永青不正是被極度膨脹的‘自我’所迷,而掙都不懂得去掙嗎?

不過,誤大事也有很多時是因為被自己的‘面子’ 所拖累而豁達不了。劉邦這個人,能夠強於常人,那便是他顧不得面子。顧不得面子,並不相等於不顧面子或甚至厚顏無恥。顧不得面子只是在表現上而非在內心裡!不顧面子則內外均不顧,這就像日本人發動侵華戰爭、發動偷襲珍珠港的性質一樣,跟厚顏無恥是分別不大的。

顧不得是因為有些東西太好了,甚至跟自己的學問認識相比較之下,還要更高,那麼就不應抱殘守缺,放開懷抱也就是顧不得那麼多了,正所謂‘朝聞道,夕死可以’ 的心境,那裡還顧得甚麼形形式式毫無意義的所謂面子!

劉邦的魅力,便是在於這方面,張良並不是被劉邦硬銷「過檔」的,老實說,誰能硬銷張良「過檔」?成嗎?可是,劉邦不僅沒有準備硬銷張良的情況下,甚至連銷都未有銷過的情況下,卻好像使用內功般的把張良自動吸進了劉邦的陣營,泊進了「劉氏碼頭」!幾百年後,劉邦的曾孫兒劉備,又何嘗不是使用同一種招數來凝聚英雄?

魅力!說到底這種所謂「內功」,便是劉邦的本錢和看家本領!張良就是欣賞劉邦的這種魅力,就好像「老鼠愛大米」般的「自投羅網」!劉邦的魅力何在?前文有說過,劉邦的性格(記住性格不是裝出來的)是只要他覺得有道理,就會聽你!更不會:‘NO, NO, NO…YOU ARE WRONG(I AM RIGHT) ’ 那麼剛愎自用,更不會覺得聽別人的建議是對自己很沒面子,所以劉邦雖然個人的生活並不嚴肅,甚至一塌糊塗(他極貪財好色),但他的「察納雅言」性格卻能永遠給他帶來好運!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