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楚漢論風流(連續劇)

楚漢論風流26


何斯人

2008 年 10 月 7 日


劉邦這種絕學,‘善聽’,背後有很多學問。我認識一個人,這個人雖然不及劉邦的貪財好色,但‘善聽’ 的本領真是有點兒造藝。這位仁兄平素待人永遠都是不會把任何人得罪,當然,除非是某些腦瓜未開的初生之犢,商界一般都很少有人會儍得把「衣食父母」的客戶胡亂來開罪,要做得到這點,相信讀者們都不會認為這是甚麼天大的本事。可是,這位仁兄不僅止於此,每一位他接觸過的人,那怕是我們認為微不足道的接待員、祕書、司機、甚至是洗廁所的大嬸,他都能放下身段,而且完全放「底」到他們的位置,就好像彼此都是幹同一樣工作般,談的盡是他們崗位的語言!好像跟司機打招呼,他便跟他談馬經(當然也有不到投注站的司機),跟廁所大嬸便談家庭甚至請教用甚麼漂白劑比較好…。因此,他的情報渠道都往往是出人意表的!當然,這不僅是公關手段那麼容易地被一般人可以理解了。

當他跟下屬開會或者閒聊時,我發覺他如果並非需要宣布下令或者教育群眾的時候,他都會沈默地帶著微笑,矇起眼來盡情接收下屬的個人見解。當接收到那怕是一句有用的說話時,下屬還未摸透他為何問都不用問便說:「好!我完全明白,就按你意思去做」!往往反應快得讓手下都嚇壞,還以為他在信口開河!但是,一些不熟悉他風格的新同事,往往以為他並沒有甚麼主見,因此這類下屬的說話漸漸「走樣」以至過了頭。一碰到這種情形,這位仁兄便會立刻止住笑顏,面色一沈,接著便開始像刑警盤問犯人般,從四方八面的角度來把問題穿插衝擊。所以在他面前,最好是把意見內容在事前理解得通透,否則他不僅不接受,還會把這樣的下屬,在心中扣分!下屬馬上當然是不易察覺,但在日後新任務所佔的「戲份」裡便有分曉。

劉邦這種‘善聽’ 是必須先要擁有某些基礎修為的。觀察力、分析力、「資料庫」累積力(這當然要靠各類大量的經驗、學問、識見)、判別能力、反表像功能(即不易被前面的影象、儀容、聲音等來影響判斷。《色戒》中的梁朝偉角色便沒有這種能力)、同理心理解力(即設身處地於發言者的本位和立場。即我妻讚美我,那是因為她是我妻)。如果沒有這樣的「內功」修為作基礎,那並不是‘善聽’ ,而是‘道聽塗說’ 。

難道張良、蕭何、曹參、陳平、韓信、彭越、酈其食等這班超級下屬的說話,容易接收嗎?如果劉邦沒有這種水平,不要說去按理來決策出牌,就是聽也未必聽得懂他們在說甚麼!難怪某次晚宴上,有位老板問我這位朋友:「你剛才講的話好像是不是喝多了?為甚麼我好像一句都聽不懂的?」!嘿!知道自己聽不懂還不算遲,如果真的以為人家喝多了,那便大有問題了!



TOP

楚漢論風流27



何斯人

20081029


英雄本色

三國時期,魏人劉劭著《人物誌》,其卷中'英雄篇' ,斯人認為極度值得跟大家分享,特以白話文轉錄如下:


「草木精華秀麗的叫做「英」,動物中卓爾不羣者稱做「雄」。所以,人類中文武全材、出類拔萃的人,也由此而命名。智慧精明的叫英材,勇敢有膽色的稱為雄材,這是大致上的區分。如果考較這兩種素質的比重,就要相互配合。英與雄各有二份,相互各取對方一份,然後才能有所成就。


為甚麼這樣說呢?聰慧明智者,是英材的素質分量,如果不得雄材的膽色,則其言論主張就不能被人接受而實施,有膽色力量者,是雄材的素質份量,如果不得英材的智慧,則其所要做的事情難以成功。因此英材憑其聰慧謀劃於初,憑其明智而尋找機會,依賴雄材之膽色而行動,雄材憑其力量使眾人服從,憑其勇氣排除困難,依賴英材之智慧而成就其事,如此之後,英材和雄材便能充份發揮各自的優勢。


如果憑聰慧能夠謀劃於初,但是卻不能識別時機,那麼只能做不切實際的空談,而不能處理實事。如果有足夠的聰明,既能在事情開始時便有打算,亦能識別時機,但是勇力不足以實施行動,這樣也只能按常規辦事,不能應付變化的局勢。如果膽力過人,但勇毅不能並行,可以成為有力氣的人,卻不能成為超群的俊傑。如果力氣過人,勇敢也能付諸行動,但是沒有判斷事物的智慧,可以成為先鋒,不足以成為將帥。


因此,必須聰明得足以從啟始就預測未來,智慧足以識別時機,又有膽力可以決斷定奪,這樣才可能成為英材出眾的人,張良正是如此。氣力過人,勇敢足以行事,智謀也足以判斷事務,才可以成為雄材傑出的人,韓信正是如此。


英和雄的類別和成份在一個人身上表現不同,以其所佔比重多少的成份來命名,所以有的稱做「英」,有的稱做「雄」,因此之故,英材與雄材的名目不同,但是,無論「英」還是「雄」,都是偏至之材,只能擔任人臣。所以「英」可以為丞相,「雄」可以為將領。如果一個人身兼英材和雄材,就能成為領袖人物,劉邦、項羽便是如此


然而,英的素質份量應該多於雄的素質份量,英的素質份量不能少。英的素質份量少,有智謀的人就會離他而去,所以項羽力拔山河氣蓋世,也有順應時變的明智,卻不能聽取採納不同的意見,有一個范增不用,因此陳平之類的人物都離他而去。高祖(劉邦)身上英的素質份量多,所以群雄能順服他,英材也歸附他,二種人材都得其所用,因此劉邦能吞秦破楚,安定天下


如此來說,英與雄素質份量的多和少,是決定勝負的先天因素,只有英而沒有雄,雄材就不會服從,只有雄而沒有英,有智謀的人就不會歸附。所以,有雄材的人得到同樣有雄材的人,卻不能得到英材卓異的人。有英材的人得到同樣有英材的人,不能得到雄材超群的人。因此,一個人身上兼有英材和雄材,就能駕馭英材和雄材,能夠支配英材和雄材的人,也就能夠成就大的功業。」


讀者們,這段文字精闢嗎?這是約二千年前,我們中國古代祖先觀察及經驗所總結出來的智慧啊!

TOP

楚漢論風流28


何斯人

20081029


將孰有能

甚麼馬房養甚麼樣的馬,說的其實便是相輔相承的道理!我們常常說:「強將手下無弱兵」!然而,為何強兵總是在強將的手中?那是因為弱兵根本不可能過得了強將那高要求的關卡而早被掃走!相反,弱將則很難會有強兵,因為弱將根本不懂得甚麼叫做強兵,強兵偶然掉進了弱將的陣營,最後如果不是「過檔」開溜的話,便成為了「用半根指頭」來幫助弱將領辦事情(半根指頭已綽綽有餘了,何需瞓身?)的人!


如果劉邦的水平是不合格的話,就是張良、陳平等人不趁早溜掉,留下的話,也只會是用半根指頭來協助劉邦「打江山」!這將會是相當漫長的事情。如果「劉邦馬房」真的是這樣,那麼,馬房內不是動用半根指頭的馬便會是超低班的「馬渣」甚至騾驢當馬扮。


憑武力,論「雄」,劉邦「雄」不過項羽,如果連「英」都不合格的話,那劉邦基本上是沒戲唱了!如果套用上地產代理行業內,所謂「雄」,主要是表現在成盤能力的方面,比如跟客人溝通、睇樓、議價、成交法則、爭取全佣、邀盤、樓盤關係轉化互易…等。所謂「英」則見諸在處理客、業主、公司和自己等關係的智慧裡,亦見諸在管理階層的功架上,說到管理,劉邦的管理當然是高明。


正如我在前文《英雄本色》中轉錄,「英」的氣質要大於「雄」的氣質,那才可以獲得最高「分」!「英」和「雄」一樣,則是中(780分吧?)等,「雄」大於「英」只能算是合格!劉邦是前者而項羽卻是後者,這樣一算,豈不能看出大局已定鹿死誰手了嗎?


剛巧看到電視重播鄭少秋那套《楚漢爭雄》(好像是?),其實應該爭英才對(一笑)!正是那場蕭何引韓信晉見劉邦,劉邦考韓信問:「何謂五材十過?」,讀者們,所謂「五材十過」是大有來頭的武將必修學問,出處乃自《龍韜》。


《龍韜》乃為《六韜》之一,《六韜》是我國古代著名經典兵書之一,相傳為殷周時代呂尚(姜太公)所撰。全書共六卷,分別為《文韜》、《武韜》、《龍韜》、《虎韜》、《豹韜》、《犬韜》,故稱《六韜》。內容包括政治、經濟、外交、軍隊建設、軍事指揮、具體戰術等問題,涵蓋了軍事戰爭的戰略和戰術兩大方面。張良除《素書》之學,亦曾得益於此書。三國時劉備和孫權亦把此書向兒子及下屬推荐。宋朝更把此書編進武將必讀的七部兵書之一。唐太宗李世民、明初謀臣劉基(劉伯溫)、清初努爾哈赤亦曾深入地鑽研此書。16世紀,《六韜》被傳到外國,先後流傳於日本、朝鮮、越南等地。其中日本人對此書的譯、注、解、評、點等著作,竟多達40多種!


在《龍韜》之第二篇《論將第二》裡,武王問太公:「論將之道奈何(衡量將帥的標準是甚麼)」?太公便把「五材十過」的標準娓娓道出。

TOP

楚漢論風流29


何斯人

2008年11月3日


《五材十過》

所謂五材,材者美德也,即'五種美德' 。姜太公說:「五材便是勇、智、仁、信、忠!勇敢的人就不容易被別人冒犯,明智的人就不可能被別人擾亂,仁慈的人就會愛護別人,誠信的人就不會欺騙別人,忠誠的人對國君和國家不存二心」。


所謂十過,過者弱點也,即'十種弱點' 。姜太公續說:「所謂十大弱點,就是有勇但卻容易輕率送死,急躁而求功心切就會不顧後果,有貪心就會好圖小利,仁慈卻不忍心過份傷敵,機智但性情膽怯,有誠信卻容易輕信別人,廉潔卻不注意愛護別人,有智謀卻反應遲緩優柔寡斷,雖剛毅卻過於自負,天性懦弱而依賴別人並任人擺佈」。


他續說:「勇敢輕死的人可被激怒方法戰勝,急躁心切的人可被拖延戰術戰勝,貪心好利的人可被收買辦法戰勝,過分仁慈的人可被疲勞戰術戰勝,機智而心怯的人可被困迫辦法戰勝,誠信而輕信的人可被欺騙手段戰勝,廉潔而不愛人的人可被侮辱手段戰勝,智高而反應遲緩的人可被突襲戰術戰勝,剛愎自用的人可被奉承手段戰勝,懦弱依賴的人可被欺詐手段戰勝…」。


這是對將領要求的基本標準,因此「五材十過」其實也並非是甚麼高深的學問,而只是合格將領必須要具有的基礎條件。


至於如何套用在我們行業的日常實務中去,相信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理解和發揮吧?


斯人網站:cman.hk

TOP

楚漢論風流30


何斯人

2008 年 11 月 5 日


五材十過

所謂五材,材者美德也,即‘五種美德’ 。姜太公說:「五材便是勇、智、仁、信、忠!勇敢的人就不容易被別人冒犯,明智的人就不可能被別人擾亂,仁慈的人就會愛護別人,誠信的人就不會欺騙別人,忠誠的人對國君和國家不存二心」。

所謂十過,過者弱點也,即‘十種弱點’ 。姜太公續說:「所謂十大弱點,就是有勇但卻容易輕率送死,急躁而求功心切就會不顧後果,有貪心就會好圖小利,仁慈卻不忍心過份傷敵,機智但性情膽怯,有誠信卻容易輕信別人,廉潔卻不注意愛護別人,有智謀卻反應遲緩優柔寡斷,雖剛毅卻過於自負,天性懦弱而依賴別人並任人擺佈」。

他續說:「勇敢輕死的人可被激怒方法戰勝,急躁心切的人可被拖延戰術戰勝,貪心好利的人可被收買辦法戰勝,過分仁慈的人可被疲勞戰術戰勝,機智而心怯的人可被困迫辦法戰勝,誠信而輕信的人可被欺騙手段戰勝,廉潔而不愛人的人可被侮辱手段戰勝,智高而反應遲緩的人可被突襲戰術戰勝,剛愎自用的人可被奉承手段戰勝,懦弱依賴的人可被欺詐手段戰勝…」。

這是對將領要求的基本標準,因此「五材十過」其實也並非是甚麼高深的學問,而只是合格將領必須要具有的基礎條件。

至於如何套用在我們行業的日常實務中去,相信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理解和發揮吧?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楚漢論風流31


何斯人

2008年11月28日


劉邦成功之道—交結有識之士

劉邦文臣武將一大窩,無論是量抑或是質的方面來講,都佔盡了優勢。但是他的「招聘」過程一點都不簡單,原因是被他招攬的盡是能人智者,而且也並非千遍一律單循正常途徑來獲得!

能人智仕自有其非凡之處,然而,這類人亦不好駕馭,過於遷就,他們便瞧不起你,若稍有待慢,這些人就算不拂袖而去,也不會完全拿出真本事來。這種統御的藝術,絕非三朝二夜或由學校裡可以調校得到的。劉邦沒諗過幾錢書,這些學問當然是從江湖經驗而無師自通地得來!

比方說張良,他原來是個韓國的貴族,亦薄有家產,如果不是韓國的傾覆,他也未必需要跑出來混伐秦這淌濁水。當時項梁召集各路伐秦義軍,並擁立前楚懷王之孫熊心再以楚懷王稱號作號召,並定都盱眙(今江蘇省西部)。其時,張良趁機向項梁說:「現在您已經確立了新楚懷王,而韓國公子韓成十分賢能,您可否也立他為韓王,以擴大凝聚反秦的力量呢?」。項梁是個胸懷天下並幹大事的人,當下爽快地答應了張良!張良就此擁韓成為王而自己便當了韓王的申徒(或稱司徒,即丞相)。

秦二世二年(即公元前208年),張良率軍向西出發,展開對秦國的戰爭並希望收復韓國的土地。這個時候,局勢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各路反秦義軍的元老召集人項梁,不幸戰死於定陶(今山東定陶西北)!秦國大將章邯乘勢率兵北上,矛頭直指趙國,並在攻陷邯鄲(今河北邯鄲市)後更把巨鹿團團包圍住!於是以楚懷王為領袖的反秦義軍,決定分兵二路,一路以宋義為統帥,項羽為副將,范增為末將的北路之軍,先北上解趙國之危,然後會師各路諸侯大軍於關中集結。另一路由劉邦率領的西路之軍,挺進關中以牽制秦國大軍,減低趙國被圍的壓力。

著名的「懷王之約」便是在這個時候由楚懷王所訂定,內容就是「先入關中者王之」!即是誰先攻下關中,就讓誰做關中王。

劉邦對懷王之約非常在意,歷史記載了他起步動身早於宋義的北路義軍!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四月,劉邦率軍攻佔了穎川郡治陽翟(韓國故鄉,今河南禹州市)。這時張良還仍舊隨著韓王在穎川一帶活動,這樣劉、張二人又得以重逢了。

劉邦正所謂識英雄於微時,更深懂交結「有料」朋友之道。劉、張二人其實早在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便已開始認識!話說張良於博浪沙因行刺秦始皇不遂,輾轉十年隱姓埋名浪跡天涯而逃到了下邳(今江蘇雎寧縣西北)「落腳」。當陳勝、吳廣發動揭竿起義後,張良馬上聚集了一百多名年輕人,準備前往留地(今江蘇沛縣東南)投奔被擁立為楚王的景駒。其實張良這種聚眾起義,並沒有任何鮮明的旗幟,也不隸屬於那一路義軍!相信跟《投名狀》趙二虎那班山賊後來投誠清政府的行為相若吧?

(續談)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楚漢論風流之劉、張配

何斯人
2008年12月5日
話說當張良率領那一百多名「投名狀」式義勇軍,走到半路,碰上了劉邦。

劉邦當過秦朝的泗水亭長,陳勝、吳廣等揭竿起義之後,劉邦帶著一幫手下攻佔了沛縣,更被大伙兒推舉做沛縣令,手下隊伍發展近三千人!碰上張良時正好在下邳一帶招兵買馬擴充勢力。二人重遇,高興自不在話下,於是劉、張便在這種情形下合兵「埋股」共商天下。劉邦既是「大股東」,張良自然被邀進入「董事局」,當時職位是厩將。

這段日子,張良經常跟劉邦研究圯上老人傳他的那本《太公兵法》,《太公兵法》便是《素書》,我在前文已有所述,且不贅。但凡張良所言心德,劉邦都能心領神會而且更能舉一反三!張良固然興奮,學問交流是雙向的,張良過往跟任何人談論都是不得要領最後還是敗興而返。而且張良的謀略建議都大多獲得劉邦採納應用,正所謂得一知已,死而無憾!張良最後決定改變初衷,不去投靠景駒,轉而隨劉邦打天下,成為劉邦集團「董事局」大員!

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四月,劉、張二人平定了韓地,劉邦恭請韓王留守陽翟,便與張良一道去發動攻打南陽郡(今河南西南部至湖北北部),劉、張大業自始便告開展。

六月,劉邦大軍在犨地(今河南魯山東),遭秦軍駐南陽郡守呂齮截擊。雙方交戰,呂齮大敗退兵宛城(今河南南陽市)固守。宛城是個城防堅固,易守難攻之地,而且由於是大郡的郡治,粮草儲備甚為充足。因此劉邦不僅不與之久纏,更繞道而行,直奔武關(今陝西商南縣西北)。

開始時,張良對繞城而行的決策並沒有表示任何意見,直到大軍明顯繞道已踏上武關之路之時,張良便對劉邦說:「您雖然急於進關,但一路上都有秦兵,而且大多扼據險要,如果現在不拿下宛城,一旦宛城發兵,我們豈非遭前後夾擊?」

劉邦一下子被驚醒,忙問:「那現在應怎辦?」

張良從容不迫說:「將計就計!」

當黑夜降臨,劉邦偃旗息鼓,俏俏地把大軍團團包圍著宛城,來一個殺呂齮於措手不及!快天亮時,呂齮聞報宛城已被劉邦圍得滴水不漏,失望之餘,一時之間想不開,竟拔刀欲要自盡了斷,幸好被其屬下陳恢攔住。一番爭論後,終於決定開城投降,遂派陳恢出城主理投降事宜。正是不戰能屈敵之兵,乃為兵之上策,何況宛城還有充裕的糧草可供大軍調配!劉邦喜出望外,當下馬上納降並封呂齮為殷侯,讓他繼續擔任南陽郡守,封陳恢一千戶食邑。老實說,這些虛銜能夠換來前面那些實在利益,劉主席又何樂而不為呢?

劉邦世故(不是世俗),換了若是項羽,不又來個痛快的屠城?因此項羽其實只配做個將軍(不是仁將而只能是惡將)而已,劉邦這種以封賞代替懲治的舉措,一舉數得,可見其審時度世的智壑,絕不被死原則來把弄!這也是決定了這兩位領袖未來命運的迴異!

張良提議這記回馬鎗並不算甚麼特別,反而劉邦聽了以後馬上行動才是可貴!可能有讀者會覺得這個劉邦似是沒有甚麼主見,不過是人云亦云了吧?其實我看剛好是相反,劉邦收到了張良的‘brain storming’ 便啟動腦袋,這是他老兄機關算盡了後的決定,否則他一定會再尋根究底地問:「奈之如何?」。又如果是換了項羽那種脆弱的自尊心,不把張良邊痛打邊說:「兒子教老子乎?哼!」才怪。

TOP

劉邦稱王的學問


何斯人
2008年12月8日

劉邦在宛城這個小戰役裡,不戰而屈人之兵,除卻了後顧之憂外,更重要的是能夠保存實力以待直插秦朝的心臟地帶首都咸陽!「不戰而屈人之兵」即不經過直接交戰而使敵人屈服,是孫子兵法對戰爭希圖的理想最高境界。近代冷戰時期的核競賽‘威攝戰略’ 和美國前總統列根的‘星球大戰計劃’ 均屬此類。

這個策略後面還有一個學問,若是把宛城屠掉的話,以後往咸陽的路上,必然荊棘滿途,秦軍聞風後誓必死戰,正是殺敵一萬,亦自損三千。


姜太公《六韜》兵法學問之「善除患者,理於未生。善勝敵者,勝於無形。上戰無與戰」!這等學問,劉邦豈會不知。劉邦就算有足夠兵力,亦會因屢屢跟秦兵交鋒而陷於人困馬疲,軍隊效率必然大大下降,相信未到咸陽銳氣已經耗去大半了。


毛主席於《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說:「…第一是當面的敵人多了不好打;第二是當面的敵人雖不多,但他和鄰近敵人十分密接,也有時不好打;第三,一般地說來,凡不孤立而佔有十分鞏固陣地之敵都不好打;第四是打而不能解決戰鬥時,不好再繼續打。…」皆同此理。


解決了宛城問題,劉邦繼續向西推進,可能真是宛城一役樹立了榜樣,一路上秦軍無不望風而降。劉邦到了丹水(今河南浙川西),鰓和王陵率部前來歸順。攻胡陽(秦縣名,縣治在今河南唐河縣西南)時,梅涓亦率兵歸降。於是劉邦統派梅涓攻打析縣(今河南內鄉西北)和酈(今河南內鄉東北)縣。兩縣的守吏眼看劉邦大軍浩蕩軍容,又知道宛城呂齡献城投降而獲得優待,也就索性主動投降劉邦。所以宛城一役,真是其利無窮!當然,如果劉邦在宛城一子錯而採取硬攻的話,以後則會是滿盤皆落索而要打硬仗了!


八月,劉邦破武關。武關乃扼守南面通往關中唯一的運輸要道,亦是屏障漢中的隘口!武關被破,對秦廷產生極大變動,導致秦二世被殺!這次宮廷政變後,子嬰登位。子嬰馬上調兵遣將,將關中大部份兵馬,全調往嶢關(今陝西藍田縣東南)镇守。


嶢關是是往來秦都咸陽的咽喉要塞,亦是如今秦軍扼守咸陽的最後防線!這裡前據嶢嶺,後憑蕢山天險,秦軍重兵防守,對劉邦大軍西進,確實構成了莫大的困難!


秦軍在嶢關嚴陣以待劉邦的來臨,終於劉邦大軍抵達,兩軍馬上擺開決戰的架勢!劉邦召集二萬兵馬候命出擊,準備來一次硬打強攻!


這個時候,張良忽然站出來反對這次強攻!他對劉邦說:「目前,守關秦軍兵力強大,又以逸待勞,我們卻遠道而來,正是兵疲馬乏之際,故此役宜智取不宜硬碰!」。張良如何智取嶢關?且待下回分解!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楚漢論風流之詭道十二式


何斯人

20081212

上回話說秦、劉兩幫大軍正於嶢關磨拳擦掌的時候!張良勸諫劉邦說:「守關秦兵強大,我們不宜力敵而要智取!」劉邦意識到張良必有妙計,遂氣定神閒地微笑道:「願聞子房如何智取?」
張良說:「我聽說現今守備嶢關的秦將,其父為屠夫,故作風必是十分市井氣,我深信用點財帛就能夠把此人收賣,不用勞師動眾傷了自己元氣!」這也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大法。張良能夠達到「知已知彼」的境界,事前當然早有「無間道」滙報而把情報功夫做妥!
封建時代的階級觀念十分鮮明,有所謂「仕、農、工、商」的順序排分。張良是世襲貴族(項羽亦是),屬仕大夫階級,當然是社會的上層。對於連商人都不如的屠宰業工作者,自然認為都是些市井之徒。張良續說:「只要沛公(劉邦)先在關前扎下大本營,然後派出一支先遣部隊,預備五萬人的糧草,又在四周山頭大量插上不同部隊的旗幟番號故作疑兵,製造大軍壓境的錯覺,給秦將壓力。另一方面,派人多帶財帛珍寶到秦營誘降其將,相信兵不刃血便可盡收對方之兵!」
這是一記「陰招」!然而,在兵法上並非是不允許的!所謂「兵不厭詐」便是此理。《孫子兵法》中有所謂「兵者,詭道」、「兵以詐立」等戰術(見孫子《軍爭》)。詭道,即以詭詐為方法,實施各類軍事欺騙敵人的手段,此亦是戰爭中必須遵從的一種特殊規律。
孫武子把「詭道」共分為具體的十二式:
第一式:能而示之不能;
第二式:用而示之不用;
第三式:近而示之遠;
第四式:遠而示之近;
第五式:利而誘之;
第六式:亂而取之;
第七式:實而備之;
第八式:強而避之;
第九式:怒而撓之;
第十式:卑而驕之;
第十一式:佚而勞之;
第十二式:親而離之;
不過,斯人覺得應該加多二式,使之總共十四式:
第十三式:不能而示之能;
第十四式:不用而示之用;
這最後兩式各位可能會覺得好像「熟口熟面」?不錯!這兩式乃施永青慣用的招式!像最近呼籲業界在金融海嘯之下,不如一齊提高佣金收費便是第十三式:「不能而示之能」!又高呼「冰河時期」已臨,並「以身作則」大規模裁員(曾經公言可裁四千人)和大量削減分行,此乃第十四式:「不用而示之用」!這最後兩式最近不知又有多少人中招?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楚漢論風流之正奇用兵

何斯人

20081228

劉邦兵不刃血,只費幾文「臭錢」便擺平了嶢關的秦軍。真個是賺到盡,又一次不戰而屈人之兵,劉邦當然十分興奮,當下自是大拍張良的肩膀重重地表揚一番!
贏了便飄飄然本乃正常之事,但飄然便會產生自我膨脹,人一旦自我膨脹的話,其危險程度就最高!相信大家都有過飲大了的經驗,酒後便會有點羽化飄然的感覺,尤其是慶完功之後。期間說話起來居然難得流暢通順,連平素想不通的問題,此刻忽然都好像經脈全通,理所當然!劉邦的情形便有點這個樣子。
他拍完張良肩膊後,笑說:「我們把秦軍拼在一起,然後新舊兩軍,一齊直指咸陽,推翻暴秦統治!OK?」  
「不可!」這時張良一臉深沈地回劉邦的話說:「沛公千萬不要高興得太早!」  
劉邦當下感覺猶似被張良迎頭潑了淌冷水,感受形同獲優異成績的小朋友,回家被父母冷言冷語那樣。不過,劉邦畢竟是一個英雄人物,內心修維的造詣還是到家得很的,當下即刻收起那副嘻皮笑臉,然後回復平時的態度,端正地問張良道:「焉則處之奈何?」  
張良的臉此時尤如隱伏的陰雷,他壓低嗓門陰森地道:「現在肯投降的只不過是嶢關的守將,他的下屬未必會認同此舉,如果是這樣的話,後果便會十分危險。我認為不如趁他們的守將準備投降而疏於防範之際,向嶢關進行奇兵突襲,必破此關之餘,還可以省卻跟他們續一討價還價的麻煩!」  
記得二戰時,號稱「馬來之虎」的日軍大將山下奉文,與英軍降將在星加坡開會討論納降之時,因不勝英國人百般要求之煩,拍案大罵道:「你等敗軍,有何資格跟我講條件!」。事實正是如此,若果掌握了戰爭的主導權,亦無須多談矣!  
拿著如意算盤,滿以為能一本萬利的劉邦,此時面上陣紅陣綠,畢竟他到底還是領悟能力高強,正所謂一點便明。劉邦眼睛翻了一翻,心中已經有數,當下馬上拍案道:「好!老張,就按你意思辦!」   
當即點了一萬精銳部隊,委派大將周勃出發!這一萬突擊隊悄悄繞到了嶢關的後防,秦軍還來不及摸清來者是誰,已經被打到七零八落,正往前逃之際,又與劉邦的大部隊正面碰上,前後夾擊之下,秦軍這回要投降的已並非僅主將一人而是幾乎每一個士兵了。  
乍看之下,劉邦似乎卑鄙了些,然而,兵不厭詐,以招降用作麻痹敵方主將的手段,出奇不意以奇兵武力逼降,倒反會是萬全之計!正所謂兵貴主動,如果一味希望對方就此乖乖聽話,一廂情願地去把希望全寄托在這種假設之上,那跟引頸於人家刀口之上卻希望人家不要落刀有何區別?記得前文談到在「鴻門夜宴」中,項羽便是白白錯失主動良機,放虎歸山讓劉邦等人溜掉,最後反過來令自己陷於萬劫不復之地,這就叫做被動!
張良此計,共分二式,第一式誘騙對方主帥,狀似媾和,以正兵之上策表明要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待對方深信入局之後,利用其麻痹大意,以主動掣被動,展開第二式,以奇襲來解除對手威脅,迫逼對方就範。通過這二大步驟,對方不得不任由漢軍來合拼改編。
記得前文《詭道十二式》嗎?這一役便是用了「?而避之」,跟著便「利而誘之」其主將,使之相信己方不會隨便動兵,這是「用而示之不用」,再擺出「近而示之遠」的雖對陣亦離交鋒甚遠之姿,然後突然使用奇兵來一舉「亂而取之」!
斯人網站 (cman.hk)

TOP

發新話題